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古代人保护区 67.第六十七章

时间:2018-06-20作者:路七酱

    ,精彩小说免费!

    这是防盗章节, 穷是第一生产力,你的支持是路七最大的码字动力~

    等到闭市的时候,引渡人则会如法炮制,将这些人连同货物一起,原路送回。

    和来时的胆战心惊不同, 回去时,同样是蒙着双眼,但是顾文澜手里拽着自家幼弟,心平如水。

    所以, 也听到了与来时不一样的风景。

    乘船时, 有船破水面, 激流拍石,水流荡漾;乘车时有风入长林, 树梢震动, 鸟虫高鸣。步行时,他们手拽绳索, 拾级而上, 有人声交谈,或高谈阔论, 或喃喃低语……

    随着时间越来越长, 顾长澜能感觉到队伍的人越来越少, 每隔一段时间, 就会有一队人从队伍里, 悄悄的消失。

    最后只剩下他们几个人。

    许是过了半天, 又许是过了一天。

    他们再次停了下来,身边有人轻轻的拽了拽他的袖子,声音清透:“到了。”

    顾文澜果然又听到了熟悉的哨音,似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尖锐而急促。

    三长两短,是和摆渡人约定好可以摘掉束带的信号。

    顾文澜半低着头,双手伸到脑后,将系在脑袋上的长带解下。

    眼前是一片山野,小道颠簸,杂草丛生,他们立在一颗百年古树旁,被树荫遮蔽着。

    做少女打扮的女子站在一旁,看着最多只有二十岁,鹅蛋脸,羽玉眉,不施粉黛,皮肤白皙,长发微乱,有一咎发丝落在脸颊上,称的她面容愈发姣好。

    她将文青从竹篓里抱了出来,半蹲着,将孩子放在了地上。

    女子轻轻俯下身,替文青解开系在眼上的长带,侧头靠在他的耳旁,似是轻声说了一句什么,逗得那孩子笑了起来,苍白的脸色也多了几分血色。

    顾长澜眼眶微微发热,侧过头。

    他们又回到了去界市之前等待摆渡人的地方,只不过和之前所想的不一样的是:

    他们一行四人,去而复返,不仅一人未少。

    还多带回了一人。

    ***

    三月的风,还有些凉。

    南方春日来的早,长平城外已经一片绿色。

    余初将滑到腰上的长毯扯了扯,又密不透风的把自己裹上。

    她两颊通红,一脸病容的靠在马车上,身体跟没了骨头似的,随着车厢摇摇摆摆。

    顾文澜手里端着本杂书,一个字没有看下去,他余光扫了几次,见她连直起腰的力气都没有了,终是没有忍住,再次提起:“余姑娘,这长平城里有我顾家的一处别院,等进了城安顿下来,我就遣人去请大夫来给你看看。”

    余初睁开眼睛,觉察到对方的善意,嘶哑着声音回道:“不必劳烦了,我这是水土不服,过几天就好了。”

    “水土不服,也轻视不得。”

    “无碍,无碍——”

    顾文澜还想说什么,余初已经闭上了眼睛,像是沉睡了过去,拒绝的意思已经十分明显。

    他想起这位余姑娘出自什么地方,收起了最后一点劝说的心思。

    余初换了个姿势,将毯子拉高,盖住了半张脸。

    其实古反的药余初也有带,不过那药效果一般,副作用却很大,吃完后烧倒是不发了,意识却是模糊的。

    现在她身边没有队友,局势又非常混乱,失去意识,是一件十分可怕的事情。

    倒不如现在这样,虽然起着烧,可是思维却是清晰的。

    时隔三年,再一次进入古代区,指挥部也没有指望她一个人能力挽狂澜,拯救世界。

    也没有不切实际的要求她在大海里捞针,独自一人在几千万人口的古代区,找到失踪的国师。

    所以给她下达的任务,都非常的务实。

    首要的就是要去古代区的驻点查看一番,了解下为什么古代区这边的工作人员整体失联了。

    其次,无论如何,她要把消息送回去。

    如果在以上两点都做到的情况下,还有余力,她可以打探打探下谭宪的消息,如果有办法,也能试着救下来被捕的他。

    谭宪是京都总负责人,和前任封肃相比,简直就是完全相反的一个人。

    跟封肃护犊子情怀不一样,谭宪从一开始,好像不太瞧得上她,后因为藤晓的关系,和她就更没有什么交集了。

    脑壳疼。

    可能是顾家还有点身份,马车在城门前只是稍作停留,连盘查都没有,就直接入了城。

    余初强撑着拉开帘子,视线在城门前一扫而过,目光落在了城门外的告示板上。

    那正贴着几张通缉犯的画像,三男一女,通缉的罪因也不一,有杀人越货的,有强抢民女的,有私贩官盐的,也有谋杀亲夫的。

    古代的绘画艺术,走的是意象派,很考验画手的个人素质。

    遇上个画技飘忽的画师,就会像城门口那几位一样,抽象的厉害,脸型特征模糊,五官失真。

    只不过,她还是依稀能判断出,这些被通缉的人中,并没有她认识的。

    余初放下帘子,又重新缩回了毯子里。

    顾家的别院在城南,是一座三进的中等院落,看家的老仆提前得到消息,早早的就领着丫鬟仆人在大门前候着。

    马车刚停下,就有人迎了上来。

    “大少爷,您可回来了,老爷都遣人送信问过好多次了。”

    “跟老爷报平安了么?”

    “送信的人,今天上午就出城了……哎哟,这不是小少爷么,您可是大好了?真是祖宗保佑。”

    “别哭天抹泪的,之前我的口信传到了吧?东园屋子布置好了么……”

    ……

    那边顾家主仆上演着喜相逢,这边余初却烧的有发软。

    她扶着马车架,脚步虚浮的下了马车时脚步,所有精神都在跟自己的小脑做斗争,也顾不上一众仆人丫鬟各色的眼神和表情。

    没走几步,腿就有些飘,正想着这时要是有个拐杖什么的就好了,手上一抖,就摸上个东西。

    温度正好,带着微微的粗粝感,手感却不错,余初忍不住多摸了一手。

    低头一看,乐了。

    正好是顾文青的小脑袋。

    他一只腿虚抬着,只留着一只腿支撑着,却还想着送过来当人形拐杖支撑她。

    见余初停下来,半仰着头:“嫂子,到家了。”

    余初手一抖。

    只见那熊孩子生怕别人不知道,睁大他那双大眼睛眨了眨,加大了嗓门:“嫂子,你有没有好点。”

    余初哆哆嗦嗦的收回自己的手。

    她现在觉得有些不好了。

    顾文青那熊孩子在大门前闹得一出,让顾家仆人脑补了一出狗血的言情剧。

    等到第二天,顾家上下已经统一了故事的版本,再看向她的时候,眼里都带着同情。

    顾文澜为此还特地带了熊孩子特地过来道歉,只不过他自己就是读圣贤书长大的,还没开口,自己的脸就红了大半。

    支支吾吾的,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只能一直逼着顾文青道歉,只是那熊孩子人不大,脾气不小,一脸舍生取义,打死不张口。

    他又大病未愈,顾文澜打也不舍的打,骂也不舍得骂,僵持着,越来越尴尬。

    余初很大度的表示自己真的没有在意,她这种天天跟在肃美人身后晃荡的人,绯闻女友早就当习惯了。

    而且古代人多半比较矜持,还有等级观念,基本上八卦也只是会在私底下八卦一下,从来不会当面说什么。

    她自认为自己态度诚恳,眼神真诚,但是明显对这次道歉事件没有什么帮助。

    顾文澜的脸更红了。

    道歉事件之后,顾文澜基本就消失了,天没亮就出了门,天黑了才回来,即使在家,也跟自己的书房和屋子杠上了。

    不止一次看见她后脚刚到,前脚就有个身影,翻飞着青色的长衫匆匆离去。

    余初在门口逮了几次也没有逮到人——

    再怎么迟钝,余初也知道,顾文澜这小子在躲着她。

    她捡了根树枝在地上画了正字。

    到长平城第五天了,没有顾文澜,她也得出去一趟。

    他们以七人为一个小队编制,分散在不同街区巡逻,利用时间点的交叉,织出一张密不透风的网。

    确保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发生任何一件事,附近的界卫都能在一分钟内赶到。

    他们见惯了界市各种奇葩事情,视线稍稍扫一眼对峙的两拨人,就知道了大概。

    小队长和余初相熟,一起搓麻将赖过账一起去厨房偷烧鸡的战友,隔着面具也知道彼此是谁,他朝着余初靠了过去:“又被偷了?”

    余初沉默了几秒钟,点头。

    眼神说有多悲愤就有多悲愤。

    “节哀。”小队声音带着笑意,拍了拍余初的肩膀,将腰侧的电棍卸下来,塞在了她的手里。

    等他视线落在前方,气势徒然一变,语气客气而疏离:“劳烦各位合作一下,跟我走一趟。”

    对面四人如临大敌。

    为首的青年侧过头说了一句什么,站在后方右侧的中年男子将身上的背篓卸下,换到了青年身上。

    连同另外两人,将青年团团围在了中间,他们眼中溢出决然,摆出对战的姿势。

    这是拒不合作了?

    这买卖不成,被顺走货物在界市也是时有发生的事,即使真被确认偷了东西,也没什么。

    或拘留几日,或照价赔偿,或赔礼道歉……反正古代区也没有案底着一说,这些处罚力度对他们而言都不大。

    怎么对面的架势,像是走错了片场,甚至莫名的让人觉得有些悲壮?

    七个全备武装部的界卫,对上四个手无寸铁的顾客,在主场,结果并不会出现意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