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古代人保护区 5.第五章

时间:2018-05-03作者:路七酱

    第5章

    这日,封肃起了个大早。

    穿了正装,打好领带,头发用发蜡固定好。

    他长着一张雌雄莫辩的脸,眉眼间透出的却是凌厉的英气,下巴半抬着,面无表情,脸上写满了生人勿进。

    这几年,他专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是出了名的,往日除了开会,几乎不在一线指挥部出现。

    今天他来到指挥部,推开大门,皮鞋咔哒咔哒踏在地砖之上,惹来一群人惊讶的目光。

    封肃扫了一眼,大概事情已经到了十分紧急的地步,天刚刚亮没多久,指挥部居然是满座的。

    大部分人疲惫不堪,眼带血丝,明显是熬了一整宿。

    藤晓的位置在最前方的左侧,她今天穿着件高领薄线衫,坐在自己的办工作桌上,板着的脸上因为倦怠,少了几分冷意。

    已经看不出一丝昨日情绪崩溃,歇斯底里的样子。

    封肃走到近前,将一打文件扔在了她的桌上,还没开口,眉梢就露出了讽意:“满意了?”

    藤晓低头看着简历上的姑娘,顶着的年轻的一张脸,长发扎成马尾,笑的露出一口白牙。

    睫毛微不可闻颤了颤。

    封肃嘲讽了一句后,便沉默了下来,直到将工作关系交接完毕,也没有再开口一句。

    他也知道,藤晓但凡有第二个人选,也不会找上余初。

    在现代文明世界里,环境的差异都是客观存在的。

    就像是高原和平原之间,海拔的差异导致了无数人跨越区域时,会产生了不良反应。

    头痛、失眠、呼吸困难……更严重者,会导致肺水肿和心脏衰竭。

    而古代区和现代区域,几乎是两个截然不同的生活环境。

    氧气含量不同,病毒种群不同,压强不同,甚至连重力都有所差异……

    正常一线人员进入古代区,会产生严重的古代区反应,简称古反。

    好一点的高烧不退,四肢浮肿,意识模糊。差一点的,卧病在床,九死一生。

    可以说,一线人员送过去时,基本上就是个毫无行动力的伤兵。

    需要在特定的护养机构,从吃抗敏抗病□□物+耐受力训练开始,一点点的增加身体的习惯和耐受力。

    平均需要半年到一年左右,才能恢复一般的行动,等到身体完全适应,基本上又得一年。

    但是一些紧急任务,有时间的限制,一两年后别说完成任务,黄花菜都凉了——

    为此也不是没有想过办法,药物换了一代又一代,提前抗压训练室也在不断的设计修改。

    可是人体的适应是有个极限的,无论科技前进了多少,直接接触古代环境,人体该出现的副作用,一样不会少。

    直到,偶然发现了一类人。

    他们外表看起来并没有多少区别,体质却非常特殊,天生带有古代圈菌种免疫力和压强的适应力。

    进入古代区域后,直接跳过适应期的这段时间,只需要简单的几天休整,就能投入工作和任务中。

    回到现代区时,也不需要经受同样的“现反”。

    因为能够自由往返两个区域,驻地给他们起了个名字——

    自由人。

    余初猜的不错。

    驻地四大区,一共十一名自由人,两个即将退休的老人,一个刚入职还没有执行过任务的新人。

    剩下的人,全如同沉入水地的石子,消失在了古代区,彻底失去了联系。

    只有这个时候,他们才会想起,驻地还有一个还在界市摆摊卖水的自由人。

    ***

    时隔几天回到界市,映入眼底的,还是一派市井的样子。

    灯笼烛火摇曳,朦胧的光线打在行人身上,像是镀上了一层浓郁的油画色。

    戴着黑色面具的顾客往来不息,扣着白色面具的摊主叫卖拉客,零食部的小张,站在凳子上,卷着纸筒做扩音器,挥动着自己右手:

    “花生,瓜子,兰花豆嘞——”

    “五香,椒盐,十三香,味道自选——”

    “走过路过,千万别错过,界市最好吃的零食,不好吃不要钱。”

    ……

    余初顺了一把花生米,将一颗抛在空中,半抬着头张嘴接住,咬的卡啦啦作响。

    这种孩子气的举动,也只有她做起来,既没有油腻感,也不会惹人反感。

    小周笑出声,放下纸筒,又给她塞了一把兰花豆:“给给给,多吃点,吃完了哥这里还有哈。”

    余初咬着花生米的声音一顿。

    “姐、姐、姐,叫你初姐,可以了吧,你这丫头——”

    余初眼睛一弯,抓起抛起一颗兰花豆,用嘴接住继续卡啦啦嚼了起来:“谢啦。”

    她就这么不着调的走了一路,也吃了一路。

    逗逗小哥哥,调戏调戏小姐姐,偶尔帮个忙,看见界卫就伸出手像招财猫一样懒洋洋摆了摆,就算打过招呼了。

    直到将所有摊位都晃荡了一圈,和所有她认识的人都打了个照面,她这才手上的果壳扔进垃圾桶,拍了拍上面的残屑,往回走。

    余记水铺还是那日离开的样子,挂着招牌,蒙着白色的布,摊位底下散落着没有来得及收拾的空箱子。

    余初收起白布,从地上捡起一个空箱,将上面的水一瓶瓶的往回收。

    开始第一天她来得晚,矿泉水摆的本就不多,收了两箱基本上收好了。

    将箱子塞进摊位底下,顺手关上柜门,用钥匙锁好。

    然后捡起一个空箱子,将自己私人东西,一样一样的收了进去。

    毛巾、蓝牙耳机、吃了一半的山楂干、拖鞋、扇子,账本……

    账本——

    余初将扔进箱子里的账本又拿了出来,塞在了摊位的抽屉里。

    账本还是留在这更合适些。

    收拾完私人物品,余初走到摊子外侧,伸手去勾挂在摊位顶上的灯笼。

    只是她个子不够,即使垫着脚尖,手也才刚刚勾到灯笼底部,试了几次也没有能成功。

    一只手从她后背伸出来,穿过她的头顶,将灯笼摘下来,正好将她整个人都罩住了。

    余初回过头,意料中的,看到了熟悉的白色面具。

    来人穿着一身红色长衫,却丝毫不显女气,身长如玉,纯白色的面具没有任何装饰,只有系的绳子上坠着纽扣大的狼型玉坠。

    他提着灯笼,将灯罩轻轻提起,半低着头吹了一口气。

    烛火摇剧烈摇摆后,熄灭了。

    “过几天,让小周给你重新钉个钉子。”他将灭了的灯笼又挂了回去,手在余初的脑袋上比了比,“这个高度就差不多了。”

    余初失笑:“肃美人,你又把小周当小工使。”

    封肃不以为然:“我连你都当小工使,怎么了?再说这点事儿,算不上什么。”

    “是是是。”余初转过身,抱起纸盒子,“领导说的是——”

    她话没说完,只觉得头上一重,封肃的手已经覆了上来。

    “告别完了么?”

    余初这几年不知道被这只手敲了多少次,他身形精瘦,手关节十分明显,每次敲她的时候,都能脑袋火辣辣的疼。

    可是,今天的这一记摸头杀,却让余初眉眼都软了下来。

    “嗯,该见的都见了。”

    “明天我不送你了。”

    “好。”

    “出去了,要记得回来。”

    ***

    界市的监狱在地下,要回到地面,需要顺着漫长的楼梯一直往上。

    顾文澜的视线一直在四周打量,并没有发现其他的出口。

    七天前,他们被这里的护卫捆绑着,押入这暗无天日的监狱之中。

    却没有等来意料之中的酷刑和虐待,甚至连基本的盘查都没有,如果不是狱卒三餐按时送到,还有那个男人和他的交易,他甚至以为自己一行人早就被这界市给遗忘了。

    坊间对这家界市传言甚多——

    有人说界市上珍奇无数,瑰宝如云,外面鲜少能得一见。

    也有人说界市坐拥无数神医,疑难杂症手到病除,神丹妙药信手拈来,但是需要用开膛破肚,挖心炼骨。

    有人说界市势力强大,作风狠辣,行事鬼魅,视人命为草芥,许多打探的人进去后,至今连尸首都没有找到。

    这许多的传闻交织出来的界市,让人仅仅是听着,就心生惧意。

    要不是他的幼弟文青重伤不愈,眼看就要夭折了……

    顾文澜想到这,思路就断了。

    前面领路的界卫停了下来,用钥匙打开铁栅栏,推开了沉重的大门。

    光线从外面突然涌入,将眼前的视野全部晕染成一片刺眼的白色。

    顾文澜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好一会儿没有适应过来。

    界卫将他们三人手铐的打开:“有人让我转告你,之前他跟你的协议,还望公子莫忘了。”

    “不敢忘。”

    顾文澜眯着眼睛打量了四周,并没有看见熟悉的身影,心下着急:“那舍弟?”

    “你们顺着这往前走,到大门处就能看见了。”

    顾文澜带着两个护卫,顺着界卫所指方向走了约莫半炷香,终于看见了他口中的大门。

    纯铁打造,高五丈,气势恢宏。

    门前此时正停着一辆马车。

    马车旁,立着一个青色长裙的女子,她盘着少女发髻,怀里抱着个五六岁的男童。

    有风吹过,掀起她的长发,露出一双含笑的眼睛。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