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养鬼为祸 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七两

时间:2018-05-04作者:浮梦流年

    “简直……丧心病狂!”声音从雾海中传来,我没有看到她到底长了什么样子,因为百几十米之外,我只看到一个淡淡的身影。

    我并没有觉得杀妖有什么不好,他们阴险狠毒,一路过来对人类造成的迫害已经多不胜数,这些妖怪既然要杀我,我当然不会留情,所以阴森一笑,代表了我的回应。

    但就在这个时候。媳妇猛然拉了我的衣角,我目光一凝,因为忽然间,那百十米外的人影一瞬间就到了我面前,速度快得匪夷所思!

    轰隆!

    那影子速度极快的一鞭子轰过来,我也迅雷不及的用剑一挡格,那鞭子快之又快的给剑挡在了一边,轰击到了地面上,直接扎入了三四尺有余!

    我心下骇然的同时,准备好的缩地术启动,瞬间躲入了雾海之中!

    “有些意思,好厉害的剑术,是云州的蓝家妖剑蓝空止,还是仙来剑谷的诗韵仙?藏头露尾的杀戮,是何道理?”来妖念出了两个名字。似乎并没有看出我的身份,或许这叫做蓝空止和诗韵仙的,都是妖修中拔尖的剑修,所以她认为我是这两个的其一。

    毕竟有星袍在,分不出男女的同时。还能混淆掉部分的气息,以至于对方接触之间,一时没能认出我来,而且我如今吞服妖元后,故意泄露出了强大的妖气。这才让来妖以为我是妖修。

    “这些家伙欲要围杀我,最后反被我杀,道友为何不先问青红皂白再动手?”清楚了来妖九重仙的强大实力,我并不想太过得罪了此獠,毕竟九州之地,强中自有强中手。

    “吞服同类妖元,此为灵妖大忌,若有特殊缘故,先除下你的袍子,你才有资格解释,否则,我云冰心自会清除你这劣妖,为妖族除此大害!”来妖冰冷的说道。

    “凭什么?”我阴沉一笑,对这妖精并没有多少的惧怕,我如今缩地术已经可一步踏出十几里,千里独行,并不是不可能。

    “凭我手中青藤仙剑!”自称云冰心的女妖声音再次传来,而后,猛然间再次欺身过来,速度好比电光火石,快得不行!

    我心中一凛,对这女子竟生出了意一丝的本能惧意,她竟不过是入境期修为而已!

    那把叫青藤仙剑的剑果然剑如其名,碧绿也就罢了,剑刃也是没有。长得还真如同一根青藤,而剑把位置也是枝叶缠出来的,一看就是活物。

    刚才一照面的功夫,我也发现它似乎如同鞭子一样可收放自如,而通常这类坚能成百炼钢。软可化绕指柔的东西,已经可算是神物了,好比混沌铁也是如此。

    果然和我料想的一样,云冰心人还没到,这把青藤仙剑已经朝我扎来,我一看之下也不禁胆寒,剑已到,人却还在雾海之中,这绝对是逆天的仙剑了,但这样的剑,真能挡住泰阿剑全力一击么?

    我念了御器咒语,立即朝着青藤仙剑砍去,然而,只听到‘嘭’的一声,我就感觉到了手中产生了一股若有若无的奇怪反弹仙力。竟制止了我的破道之剑继续前进,甚至将其弹开!

    而那把青藤仙剑给劈到后,剑尖位置,竟弯折朝我扎过来!

    看来这剑还真是能够打人,又能调转剑头扎人,真是变化多端,怪不得叫青藤仙剑了!

    御器咒语之后,我一边急念缩地术,一边也用近身剑法挑开了青藤仙剑的攻击,而那把剑仍然朝我不断缠过来。似乎这云冰心是想要将我抓住,而并非只是轻易杀死。

    但我可不是一般的修炼者,立即再次以缩地术逃离,顷刻间就飞出了很远,就算能够让云冰心探测到。也不可能霎时间就到我这里,至少逃还是没问题的。

    “又是缩地术!不过你真以为能凭借八重仙化境的实力,逃过我的追缉?”不过云冰心不像是轻易放弃的妖精,她似乎发现我能如此快速的缩地,就把身上的所有潜能都爆发了出来,这一阵气浪让我感应到,着实吓了我一跳!

    九重仙,九倍道统!

    我倒吸一口寒气,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有九倍道统。还是九重仙的,不是西王母的徒弟还能是谁?

    了解了她的身份和能力,我心生去意,毕竟知道现在的自己是绝对打不过她的,而且关键她那把青藤仙剑也足够的厉害,我的泰阿剑竟无法将它砍断。

    而且西王母说这个弟子是先天九属性,我这还没看到任何一种属性,如果九种属性跑出来,那还用打?

    “前辈,妖元若不经由特殊办法保存。力量迟早也会渐渐消散掉,我身有顽疾不得不吞服妖元以化去毒性,也是迫不得已,既无生死较量的理由,何以生死相博之?”我学着妖类的说话方式忽悠起这姑娘来。

    “露出面目,报上姓名,再言其他!”云冰心冷冷的说道。

    “我说云姑娘,你说你怎么这么固执?我都说身有顽疾了,我面目因为顽疾已经化去了大半,而不得不穿着这身救命黑袍,若是脱下黑袍,我岂不是就死了?对了,姑娘可听过一种顽疾,叫做‘见光死’的?”我看这女的固执,也就再次先打算骗过她。

    云冰心九倍道统全力施展后。速度竟快得跟缩地术似的,我一路缩地,她竟能仅以一点点差距落后我,这么下去,可就得比拼耐力了!

    云冰心听罢我的话。似乎犹豫了下,然后竟真的要信了,还问道:“见光死?竟有此种妖异顽疾,此事可是当真?”

    “我骗谁也不能骗你不是,你是西王母的弟子。在这妖修中大名鼎鼎,我要骗你不是找死?”我连忙把西王母先抬出来,详装知道她是谁再说。

    “哼,报出姓名来!若是此言当真便罢,救命之事,也情非得已,但若是此乃虚言,我必寻名而来,届时看你如何办法!”那云冰心冷哼一声,随后居然就信以为真了。

    “夏……七两。”我随口就胡诌了一个名字。

    “夏七两?这名字……如此随意,该不会是骗我的吧?”云冰心再次追了上来,我根本不让她接近,立刻又缩地术跑到了前面极远的地方。

    而等她接近后,我想了想说道:“这名字随意?云姑娘,话说这七两命可是大有来头的,此命推来福禄宏,不须悉虑苦劳心,一生天定衣和禄,富贵荣华主一生!这么一来,你还觉得随意么?”

    “好吧,夏七两道友,是我失言。”云冰心咀嚼了一下我这话,也觉得是大有来历,居然又信了我的忽悠。

    “那倒也没什么,不信是正常。不知道我这命数的人,也都觉得当年给我取名字的取得很随便,这七两命确实是好命不是?只可惜了我这时运却和名字相反了,如今因为病入膏肓,不服食妖元已经无法存活下去。所以适才我才吃下了妖元而兴奋发出笑声,毕竟我并非嗜杀的妖,所以妖元得之不易,若能得到一枚,就自觉造化了,故而长久下来,养成了这弊病,倒是让姑娘误会了……”看云冰心似乎缓下了脚步,我也没再缩地逃开,而是试图再说服下这云冰心,毕竟她看起来似乎不擅长对付花言巧语。

    可回头想想也能理解,要知道当时笑千剑说他和一个九重仙九倍道统斗过,还输掉了,而若这修炼者就是云冰心,人妖斗法而不杀对方,这里面必然是有些内容的,笑千剑老谋深算,输了没给妖杀了,肯定也是忽悠了云冰心。

    不过同样不排除云冰心本来就是这性格,她或许就不屑去杀输给她的人。

    “好了,既然夏道友是这样的情况,那我不追你了就是,你是否也是去赴凤凰一族婚宴的?可与我一行,有我在,其他修士也不至于因为你打扮如此怪异而再阻截你,你也不用多造杀戮。”云冰心居然真的信了我,然后还邀请我同往,我一时间心中也不禁好笑了。

    这本来是要生死决战的,但随口说几句就暂时算过去了,也是运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