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养鬼为祸 第一千四百一十章:棘手

时间:2018-05-04作者:浮梦流年

    “我知道那些狂热的截教崇拜分子想要把你从人类阵营分出去,不过你应该知道,他们蹦跶不了多久了,宛州这里的组织已经清理殆尽,接下来各个州都很快会有相应的行动的,所以所幸你和他们走的不是很近,小友,跟我回去如何?”昊阳真人追在我后面,距离我也不过几十米左右。

    我遁入杀道,直接在仙气乱流里横着走,但这昊阳真人却同样能够做到这一点,他那根长枪就如同破浪的风,一吹之下海浪都要让开一条道来,眼看他越来越近,我心中也着急起来。

    “什么截教?难道还有阐教什么的么?”我皱了皱眉。截教是三清之一的灵宝天尊,既通天教主创立的一个系统组织,而阐教则是元始天尊,道德天尊为尊,双方阵营分明,通天教主有教无类。元始天尊是主宰天界之祖,而道德天尊即老子,道教的创始者,而后教化世人。

    “那是当然,我们组织,便以阐教教义为依托,行顺天度化万仙之举,和那截教狂热分子是完全不一样的。”昊阳真人解释起来,说截教的都是狂热分子,也大有贬截教之感。

    我对上古传说倒是有点了解。人教教主老子即是太上老君,而阐教教主元始天尊,截教教主通天,两教之争名为天下杀劫,实为道统之争。争天下信仰。

    想不到之前我接触的黑衣人和星袍老大竟是截教组织,可目前按照他们给我的所见所闻,我都觉得截教的教义更适合我一些,而阐教确实强大无比,每个州都有其教众。

    但越州道门给我的印象,却彻底的让我感觉到他们的恶意,无论是否是阐教组织所为,还是越州道门所为,我都对这事痛恨万分,至少笑千剑一家和步玉心的死,都是拜他们所赐!

    而且根据我的了解,当时的阐教和截教之争,既是封神之争,这封神,是仙家死后得以册封的神位的阴谋,所以当时三清要共议封神榜时,通天教主理所当然就认为是自然死亡者可册封神位,然而元始天尊却想的是杀,把截教弟子杀个干净,这样一来,天下信仰就归于阐教所有了。

    而恰恰正好这微妙的时刻,就出了一件对截教不利之事,所以当时还没有冲突的两教,就发生了全面的冲突,导致了阐教可以高举正义大旗而发动消灭截教的战争。

    这没条件没有关系。可以创造条件,杀人就会恰当出现冲突,而一旦冲突,就出现矛盾,有了矛盾。自然就有了阶级对立,这也就有了胜负,以及胜者书写的一切。

    当然,传说尽然是这样与否,对我而言都不重要,我只知道我现在并不支持某一组织,我只愿意走我自己的路,至于拦在我前面的大石,我都会一一踢开,要不然怎么能行自己心中的正义?

    “如果不归类你们阐教会怎样?”我皱眉说道。而这个时候,我扭过头,发现昊阳真人表情僵硬了起来:“孩子,你有祖龙气运临身,乃是九州大战之关键。若不与我阐教共进退,难道还打算和截教的那些异端走在一起么?”

    “呵呵,杀戮我数位好友,还要让我和你们共事?你觉得可能么?”我冷冷的说道。

    “你是说妖族么?我以为你能够区分人和妖之间的区别呢,却没有料到你会将他们当成朋友。”昊阳真人觉得我是在说妖族。

    “我说的是九霄神剑门的笑千剑一家!以及逍遥剑道的掌门步玉心!无数无辜的人类和妖族老幼妇孺!”我阴沉的说道。

    “笑千剑和步玉心便是截教之人。是已经得到承认的,而笑千剑的家人,自然是有他们的原因才会导致这样的后果,至于无辜者,哪一场战争没有?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但若是能换来后世和平,因去毒瘤而忍刮骨之痛,还是需要的,对不对?”昊阳真人说道。

    “因去毒瘤而忍刮骨之痛,忍受你们的虐杀,你们的奸淫掳掠,这就是阐教的正义么?我一开始就不觉得你们是什么好东西,我也不会跟你们走在一起!”我冷冷的说道,一路过来。所见所闻皆超乎了我的认知,纵然战争免不了小部分的无辜身亡,但没有纠察,没有规矩的杀戮,实在太过可怕,至少截教组织给我的印象却还未有过这等恐怖。

    “阐教信众遍及九州,也总有组织伸手不到的黑暗,你为何不跟我们越州一行,求取你心中的答案?”昊阳真人又拿出了模棱两可的解释钓我前往越州。

    “越州我会去,但是却杀人的!”我冷冷的回答。

    “杀人?”昊阳真人有些意外,速度却也快了几分。

    “承天门、玄阴宫、太华门、天心道,这些都是越州的道门对吧?你让我去越州,难道就不怕我也给他们来一个屠门么?”要给昊阳真人抓住,我只能转道往北进入中州才有活路,但对方显然不会让我这么干。因为不出一会儿,他就能追上我。

    “呵呵,这几个门派,确实是激进了一些,但若不是对方先挑衅在先。相信他们也不会做出过分的举动,小友,我可以和他们沟通下,让他们不会对你不利,当然,屠门之事,你也少说为妙,一个门派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建立起来,也不是随随便便就会因此灭亡,而你一旦成为我们组织的一员,他们不也是能够多理解你一些了么?”昊阳真人淡淡一笑的说道,似乎觉得他能够从中调停。

    “嗯,那倒是好说了,我不屠他们一门,由你去说好了。说通了他们,我就加入你们,你看好么?”我突然停了下来,而昊阳真人给我这举动吓了一跳,也愣住了,说道:“小友,此话当真么?”

    “当然,不过我跟你说,承天门的少门主百里凌给我一剑斩了头颅,玄阴宫的宫主陆柔真也给我轰死了。至于太华门和天心道或许好说服点,我就杀了他们七八个九重仙,还有一些七八重的长老,你应该很好能够说服他们,对了,忘了告诉你,有个叫做甘箐的十重仙女修,刚才给我顺道杀了,她是哪个门的?她师父长辈不会来找我报仇吧?”我淡然的述说道,而昊阳真人当场就怔住了。

    “你……你说的都是真的?”昊阳真人听完我的描述,整个人都不好了,沉默了一下,说道:“这事可棘手了……”

    “棘手?你们杀笑千剑一家,觉得不棘手,杀步玉心更是觉得简单不在话下,而屠杀几百万妖族,九大妖门,同样觉得不棘手,是乐意的事情,所以我觉得,由组织出手灭了这四个门派,又怎么可能觉得棘手?这事就成了,我也就成了你们阐教一份子了,这多简单?”我打着商量的口气,昊阳真人整个人都怔住了。以为我开玩笑。

    “你说的事,确实让我震惊,或许其中有些误会?总之如果你和我回去,这事都有商量,一起面对才应该啊,这么就往中州走,委实武断了。”昊阳真人看来真是组织里有头脸的人物,觉得事情都还有商量。

    “好,既然这四个门派的事你都能替我解决,那我还有一事,也需要你们来断一断好了。”我看这昊阳真人还真想解决我的后顾之忧,而带我去越州,这事总得提出来才行。

    “嗯,这四大门派都是组织的重要一员,而你说这承天门的少门主百里凌是你一剑杀了的?我却没听说呀,我听说的是,他死在了妖族大能之手才对,这孩子太耿直,遇到强者都不退缩,我回去还是要在组织里表彰他一下的,至于其他事,我们其实可以再议嘛,而且甘箐道友也只是分神前来,受此波折,损失巨大,但也算是给年少气盛的她一些教训,我可与她师尊解释一番就好,至于其他三大派,再议,再议。”昊阳真人居然大手就把这事揽了下来,还把百里凌的事情直接伸手就抹去了,也是霸道,但后面的事情,我看他怎么给我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