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养鬼为祸 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邪门

时间:2018-05-04作者:浮梦流年

    “啊?”我愣了下,然后看向了云冰心,问道:“云姑娘,刚才你追击李破晓,是否已经将他击杀了?”

    云冰心飞过来摇摇头,说道:“未曾有之,他的剑笼给我破了以后,就和我对剑了三十多个回合,结果力有不逮时,昊阳真人和黄立辰来横加阻隔。我双拳难敌,就让他们离开了。”

    “原来如此。”我看云冰心也一副中气不继的样子,就知道她尽力了,西王母和赵茜刚才全力对抗其他敌人,只有云冰心一人追着李破晓去了,给昊阳真人和黄立辰救下也是正常。

    “那我们还不赶紧追?”剑魔师父说完,就拉着我往之前云冰心来的方向追去,我却不愿意离开,说道:“不行呀!我得保护这位姑娘才行!”

    “这位神格拥有者没你想得那么没福缘,而且这不还有那么多人保护她么?我们去去就回!难道牛鼻子的弟子。你加上我都打不过?”剑魔师父说道。

    我看向了赵茜,她正在收拢那边的修士,本来想要过来见见剑魔师父的,但看到我们说话,加上还要登名造册,选定庇护者,所以就耽搁了下来,看到我们聊起她,她当即说道:“前辈,天哥,你们都放心好了,我能够照顾自己,李破晓和昊阳真人他们去了东南边,应该是要过中州乱流区的,那边没有了仙气乱流,回越州最快路线就在那边。”

    “好吧,我们去去就回,如果追不上就算了。”我当即说着,然后还打算和西王母、云冰心再说点什么客套话,结果剑魔师父就拉着我往东南方向高速飞行,结果什么话都没交代清楚就出去了老远。

    有剑魔师父在前面飞驰,我借了破风之力,速度也是飞快,但李破晓和昊阳真人的速度可不慢,我们直飞到了入夜,都没有找到他们,剑魔师父倒也不急不躁,继续以同等的速度飞驰,让我十分的佩服他的定力。

    路上少不了交流功法和剑法的玄妙,以及解释之前对阵天鬼道至尊时,他使用的剑招,以及释放的方法,但因为受经验所限制,我无法一一领悟,但仅仅是皮毛。就对我受益匪浅。

    “徒弟,说说你离开了魔炼之地后这几年的事吧,我听你说的头头是道,倒是长进了不少嘛。”剑魔师父见我对剑技了解已经不同之前生涩,也忍不住夸了几句,以前他倒也不当我是弟子,但现在已经是真的把我当徒弟了,并且绝不藏着掖着的教我,甚至不懂的,也会费尽周折去解释里面的真意,这让我感受到了之前丘存之师父,陈玄机祖师一样的珍贵情谊。

    “嘿嘿,倒也没什么,后来从魔炼之地跑出来后,就去了……”我在魔炼之地出来之后的事距今也不断时日了,几乎天天都或在战斗里,说起来当然不胜罗列,一路说到宛州、澜州再到中州,说到人情世故,说到战斗和牺牲的朋友。剑魔师父都认真聆听,并且不时的也跟我说起他数不尽岁月里,碰到的一些同类之事。

    这些事或是启发我,或是让我唏嘘,总之都使我难忘无比,心中对他的恢宏阅历也佩服不尽,后来想想,他毕竟是活了几百年的顶尖人物了,所经历的事情,十倍凡人,如果记载成书,当然就是鸿篇巨制。

    “你经历那么多,成长自然也是很快,当然,气运也是起了不少辅助作用的,也不知道说你是碰上了好的时代,还是你的气运改变了这个时代,像是我,四百年的岁月里,却荒废了大半。也没什么可说道的。”剑魔师父难得得叹了口气。

    “师父,跟弟子说说你的身世?”我看他忽然有此感慨,顿时好奇的问起了他前尘往事,剑魔师父真名叫什么,出生何处,有过什么经历,我都很感兴趣。

    “也没什么好说的,师父我是个魔修,一生率性而为,做的一切都是自己想做的。师父一生,也不知道和那牛鼻子老道打了多少次,只知道年轻到年老,没消停过的,这一生的执着,似乎也就是这件事没做成了,到现在也没能杀死那牛鼻子,反倒是耽误了很多东西,比如也没娶过妻,生过子,到后来好几次压制走火入魔,甚至把自己名字,还有许多事都给忘记了,以至于到现在,师父也记不清自己出身了。”剑魔师父淡淡的看着远处天边,却不知道我心中已经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想不到剑魔师父经历了这么多的事,还有好几次压制走火入魔的凶险情况,但这也不能算是走火入魔了,毕竟压制成功了,而且看他也不想是疯子。无论条理,无论是想法,都没有问题。

    只不过他到底为什么一定要杀李太冲,甚至耽误娶妻生子,甚至无限执着于此?

    “师父,那你既然已经想不起到底一生执着于此的原因,那为什么还要杀李太冲前辈?为什么不娶个妻子,过自己的生活?没准那杀他的原因,只不过是一次小矛盾冲突呢?或者是口角什么的?”我不理解的问起来。

    结果剑魔师父瞪了我一眼,说道:“哼。你小子觉得可能么?他一定是做了让我不能原谅的事情,比如杀了我父母,妻子之类的,或者是屠了我天机道满门什么的,只不过我一时忘记了而已!反正一定是深仇大恨。否则我怎么一想起他就想杀他?”

    “啊?这也行?可……”我愣了下,觉得执着一件事,必有缘由,或许解铃还须系铃人,得找李太冲问问此事才行。

    “难道有什么不对?”剑魔师父有些不高兴的问我,我摇头笑道:“没什么,那就以师父的想法为准,反正你前事都记不住了。”

    剑魔师父也苦笑起来,然后说道:“其实忘记一些事,也没什么不好,老是记得这些深仇大恨也是日日痛苦,但你想想,那乾坤道靠谱么?那一公一母的剑笼你知道怎么弄出来的吧?剑魂属阳,是男子之剑魂,剑芒则属阴。是女子之剑芒,所以我才说这剑笼是一公一母,如此邪恶,怎么能是正道所为?说我是魔道,我觉得他们才是!”

    我愣了下。一时之间和师父产生了惺惺相惜之感,立即说道:“对呀,师父,我也觉得这乾坤道不厚道,做的事都不靠谱,这剑笼肯定就是极致邪门之物。”

    “对吧,哈哈哈!”剑魔师父一听我的话,顿时高兴起来,拍了拍我的肩膀:“好,对师父胃口,不愧是跟我一样修魔的,你之前那师兄就不行,跟你差远了!”

    提起言师兄,我顿时脱口说道:“师父,你说的师兄,是不是言阿肆言师兄?”

    剑魔师父怔怔想了想,然后冷哼的说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上界之后,他……他就是启蒙我剑法的师兄呀!”我当即跟他说道,这事不说也不行,反正终究是逃不开的。

    结果剑魔师父立即一阵的数落,说这弟子这里不行,那里不满意的,让我很是尴尬,不过最后却问起了我言师兄现在所在来,听我说起在中州,还有近期已经突破九重仙后,他说了句‘原来他都这么长进了’,就沉默了很久。

    到了第二天破晓之时,我们就到了一片仙气盎然之地,而正准备要继续穿过这片平原之时,前面飞着的剑魔师父突然停了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