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养鬼为祸 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剑行

时间:2018-05-04作者:浮梦流年

    赵仙官看着周围的一切草木和建筑,感慨无比的说道:“皇朝更迭,天命所趋,龙玄天这位置,今日也该易主了。”

    我笑了笑,随后一飞冲天,直接冲上了云端,而后面是赵仙官、秦蓉雪,以及一干我身边重要的伙伴和官员!

    大家很快站在了云端中,而大军看到我们的到来,士气更加的旺盛,但现在大军并没有在和敌人继续打仗,而都是擂鼓助威,一副看热闹的样子!

    原因无他,整个龙玄天的大军早就给打没了。现在,所有的将士飞在了半空中,只等待小天庭的大门如何给击破,而龙玄天如何的给大军消灭!

    小天庭在天梯的最高峰,这里是一处诡异和神圣无比空中庭院!地面是透明的。走在上面,仿佛走在云似的,只有建筑采取了金色质地的砖块,不知道是真的黄金,还是漆面刷出来的效果了。

    而所有的建筑群。都漫地是我这方的军队和夏瑞泽的黑龙军,黑压压,恍如一片的黑云。

    战争停歇了,所有的大将和统帅,包括阮秋水和夏瑞泽。现在都站在了小天庭最大的一座宫殿前面,因为只有这座宫殿还在顽抗,周围四处都是大阵,四周都是九重仙,这数量。我看绝对不亚于上三州的仙路门,亦或者黄泉杀道的数量!

    狗皇帝的底牌,还是相当丰富的,但现在,紧闭宫殿大门,却昭示了狗皇帝即将覆灭的下场,攻破,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而已,他已经无力回天了!

    看到我这么快到来,阮秋水立即飞过来问起了我赵昱和荆云的情况,我低声说出了天柱山和皇家天宫后,她也点点头,觉得我的安排很正确。

    “夏瑞泽在我们来的时候,已经消灭了半数的敌人,死伤竟不过半,可谓是龙玄天之后我们最大的威胁了,荆云和赵昱有这想法,实属正常,而我们后面的精锐到来,把余下的杂兵清理后。却失去了围攻小天庭宝殿的先机,所以现在在皇宫前面打垒叫阵的,却是夏瑞泽,我们只能在外围观战,且看他一人怎么斗那龙玄天。”阮秋水冷静的述说现在的境况,心中似乎也有些不满。

    “一天,这夏瑞泽明显是想当皇帝,刚才我上前想要叫阵龙玄天,却给他的下属逼退了回来,说是夏瑞泽要和龙玄天死战分出胜负再说。”商宛秋也很不高兴的把来到这里后的事情说出。

    “你怎么看?”我看向了带领上清教众多修士来此的孙重阳,他现在是我的国师了,前生也是龙玄天的国师,而且还是黑龙皇帝的好友,问他怎么看,得到正确答案的比重会高一些。

    孙重阳捏着下巴,摇摇头,说道:“此一时彼一时,看不出呀,师兄,这夏瑞泽现在挺积极的。手底下的大将质量也极高,而且他身边有位很厉害的老者,听说是军师的同时,也是他师父,他很多决定。都是从这位老人口中出来的,现在他可不是之前的他了,也不像是你能够影响的人了,所以不好鉴定,你问我我也不知道怎么给你打包票不是?”

    我皱了皱眉。看向了正站在皇宫的楼梯正中央,手中按着一把狰狞黑剑,身穿黑龙铠甲,大刺刺站在那的夏瑞泽,心中生出了一丝的焦躁来。

    而夏瑞泽身后很远的地方,一个老者身披斗篷,带着斗笠,脸上蒙着黑布,驼背弯腰的在众人的簇拥下,看着站在那儿的夏瑞泽不说话。

    他是谁?没人说得出他的名字,但无论如何,我看他绝对不是凡人。

    “我说师兄,我说了这么多,你到底怎么想?这龙玄天也是跟我们有天大的仇怨呢,你要不也去叫叫阵?”孙重阳的沉吟问我。

    “于情于理。这事我也不能争先,就让他先来,不行再说吧。”我皱起了眉,夏瑞泽上次见我,也是为了求援。但现在,他却站在了最前端,他身后的老者,绝对不简单!

    现在谁能坐在皇位上,可就不好说了。或许还真的未必是我。

    不过无论谁坐在上面对我影响都不大,整个九州才是我的舞台,至于中州,谁能让它和平,就谁去坐好了。况且如果是夏瑞泽,我还有什么好说的,他为人干练、出色,又是我青梅竹马郁小雪的丈夫,我还是他俩孩子的亲叔叔,难道我还能不认这门亲事不成?

    如果我们同室操戈,母亲会怎么说?

    而且母亲现在还在他那里带我素未蒙面的侄女,我难道还要让争霸的事情发酵到家庭上么?

    但,现在站在我后面的一群伙伴怎么办?我把他们带上了这条路,难道就止步于此,最后让他们尽数投入夏瑞泽的麾下?

    诚然不能,但称霸中州一成定局,我还有说话的权利么?狡兔死走狗烹,赵昱就提醒过我了,所以就算不是夏瑞泽,那他身后的黑衣老者呢?会不会慢慢烹杀我昔日的伙伴?

    我是退后一步,还是前进一步!?一时之间,我迷茫了,即便现在龙玄天还在那皇宫里面!

    “一不做二不休,大哥。等战斗到了最后,我们尽起百万精锐,将夏瑞泽的大军当场剿灭!至于夏瑞泽,小妹已经想好了处置,让他做个太平王爷就好。也算是满足了他之前跟大哥的索取,大哥也没有委屈他半分,只因他手底下的爪牙太过锋利而已!此事我已经提前很久知会荆云和赵昱,只待夏皇一声令下!”阮秋水传音和我密议。

    “不行。”但无论如何,我却无法答应她的要求,阮秋水心狠手辣也是出了名的,擅长将危险的萌芽斩灭,以前在周璇手底下做事的时候,我就看到了她这一点。

    “大哥……”听到我断然的回答,阮秋水的双眼露出了失望之色,但很快,她似乎早知道我会这么回答,所以又恢复了那秋水照人的眼眸,只不过仍委屈的摸了摸我的袖子,叹口气说道:“好吧。我能怎么说,都听你的好了……”

    “好了,剩下的事,之后再说,现在先看看什么情况吧。”我不想去想这件事。而就在我和阮秋水刚对话完的时候,一阵的欢呼和震动声,从皇宫那里传来了!

    皇宫的大阵,给夏瑞泽的袍泽们破除了!

    我双目微微一凝,看来夏瑞泽找到了一群可托付的伙伴,而且还有值得绝对信任的军师!

    但就在我双目凝视的时候,那原本站在远处的黑衣老者,缓缓的看了过来,似乎正看着我的样子,而我,也很快看向了他,希望能从他的眼眸中看出什么来。

    不过这一切,很快结束于皇宫大门的打开,还有一阵脚步的响起!

    踏……踏……哧哧……

    金属的靴子踏在地板上的声音,还有重剑耷拉在地上拖拽划出的声音,不断震动着我们的耳膜,这声音熟悉无比,不是他龙玄天,还能有谁!

    “呵呵,真的打上来了,很好,很不错,让我看看,到底是谁!先来送死了!?”龙玄天的出现,让周围变得寂静无声,仿佛细针落地都能产生回响,而他的声音,也的确在整个宫殿中如绕梁不绝一般!

    “龙玄天,你拿命来!”夏瑞泽怒吼一声,狰狞的黑色长剑嘭的一声划破楼梯,一路跟着他直冲皇宫门口:“兴盛极时须破天道,否当极处已成凶灾,欲问何时民心所向,轻衫撩乱少年剑行,九鼎道,天道剑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