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养鬼为祸 第一千五百七十六章:嫁衣

时间:2018-05-04作者:浮梦流年

    “老大,到底是什么事,你尽管直言好了。”修士们立刻说道。

    “看来大家并不知道这件事,亦或者对这件事并不上心吧?也好,那我就开诚布公的说一说,再好好问问我们原来支持着的夏一天夏道友,该如何解释吧。”任之忽然把话锋转到了我身上。

    任之这转角,让所有人都愣住了,全都看向了我!

    其中一位更是把头上斗篷拿掉,从人群里走了过来。对我说道:“一天,这是怎么回事?你不会是干了什么坏事吧?”

    我看着这位熟悉的人,不禁笑了笑:“诗韵仙前辈,好久不见了,这事,说来也是我的问题,不过我并不曾后悔,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选择这样。”

    这人群中走来的俊俏男子,正是妖族里。对我有过恩情的诗韵仙!所以即便大家修为一样,我还是叫他前辈。

    诗韵仙愕然一愣,跟任之说道:“怎么回事?老大,什么事这么重要,就不能商量么?”

    “你觉得可能么?屡次三番下来,你难道还不明白这孩子的脾气么?”任之看向了我,然后看向了诸位道友,说道:“既然大家都来了,那此事知道的听一听,不知道的更应该听一听,我任之当大家的领头羊,也是为了大家着想,并非是一己私欲,而此事,也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也是我彻底想要把责任转移他人的原因!”

    众修哗然,全都看向了我,似乎都觉得我做错了什么,让任之如此的‘开诚布公’了。

    “是不是因为夏道友宣布了不继承九州神格之事?如果是这事,确实是一大问题,不过……我们可以找其他人来继承,而夏道友对我们截教而言,也并非有什么大的损失啊,依然是帮助颇多不是?别忘了,他还是中州皇帝呢,手中掌握上千万的精锐大军!”宫美琴第一个站出来说话道,她头脑灵活,消息灵通,想到大家如果有不同的理念的,也只有这一点了,所以她是站在我这一边的。

    “啊?有这么回事?”诗韵仙看着我,陷入了沉吟,然后说道:“宫前辈说的也对呀,谁继承神格,应该都不是问题……只要能带领大家白日飞升就好。”

    “呵呵。如果只是这样,咱们的老大,岂会如此怒火冲天,把一天带这里来让他溜猴呢?”黑子随性的靠在墙边看好戏,顺便发挥他爱点火的性子。

    任之看了不解的众人一眼,说道:“呵呵,看来大家除了这件事,也并没有太多觉得不对的地方,善良,实在是太过善良了!不过,这也是我们截教难得的品质之一,但大家可知道,如果继续把宝压在他身上,会发生什么么?让我来告诉你们,如今他的气运正在以难以想象的速度下降。如果我们继续跟着他,很快就会大祸临头了!”

    这话一说出来,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

    气运,对于那个组织而言,都是无比重要的,把宝压在我身上,正是因为我气运庞大,跟着我,没有肉吃至少也有汤喝!

    可如果气运低落呢?会发生什么事?

    我仔细一想起最近的事情来,也忽然感到一阵的窒息,以前种种好运,自从澜州之后,就成了背运了,最惨烈的,无疑是在和黄泉杀道以及上三州那一战了,死伤了无数的修士朋友。

    而接下来,则是小天庭夏瑞泽要借势而起的事情,除此之外,仍有许多细微,而不让人感到怀疑的事情在发生,这都是可以看到的。

    祖龙气运,本来是一种厄运,但到了我身上后,因为拥有炽烈的浓度,所以物极必反的否极泰来了。左右逢源便罢,桃花运还丝丝缕缕,但这同样意味着责任,反而是一种对自己不好的事情,以及杂物缠身。让我分身乏术。

    这样的背运,有时候又是一种大气运驱使的好运,对于一方大势力而言,危机既是一个转机,危险和际遇是并存的。

    然而如任之所言,如果我的气运失去平衡呢?会发生什么?

    那就是大厦将倾,无法再承受住这股强烈气运的我,将会倒大霉,引领一个组织走向灭亡。

    好比现在,截教会离我而去,接下来,夏瑞泽揭竿而起,我则成了第二个龙玄天,最终给黑龙打败。

    “大家觉得他不接受神格气运,只是为了稳定一方么?呵呵,真真是笑话!我从下界开始,就一直研究气运,而黑子,也对气运了若指掌,为何他最近不再提起夏一天?为何不再去接任务而引领他,为我截教也能附庸到一丝气运?反而改去干通知和联络诸位的任务?”任之看向了黑子,把这段时间黑衣人消失得无影无踪的事情解释了出来!

    我顿时暗暗心惊,想不到任之和黑子,都对气运如此了解,看来除了万松小知道气运这东西外。很多高阶修士都能一眼看出来!

    我气运将失,接下来就是一段倒血霉的路,任之为了截教能够继续站在九州的舞台上,如何愿意再和我合作?那岂不是找死么?

    “呵呵,现在你该知道了吧?大厦将倾,我们如何能立在危墙之下?我也曾经想过各种各样的解决办法,也寻找过你气运丢失的理由,然而,这次气运丢失的理由却让我感到难以解决……也迟迟下不定决心!”任之看向了夏瑞泽,又看向了我。

    到了这个时候,我哪还不知道他说我气运丢失的原因?而任之这样为了截教而不择手段的人,什么事干不出来?

    我咬咬牙,噌一下拔出了长剑,指着任之:“你想要对华珂怎样?”

    “夏道友,一天!住手!”宫美琴和诗韵仙几乎同时的站了出来。一副不明原因的样子,但任之却笑了,摇摇头说道:“看看吧,看看,你如此聪明,怎么会不知道我要干什么?现在……给你两个选择,其一,杀掉华珂这孩子,断掉缠住你命运的枷锁,其二,将祖龙气运转移!因为祖龙气运,不单单是属于你的!”

    我双目顿时赤红,剑指着任之没有一丝颤抖:“不单单属于我,难道还属于你不成?要杀华珂,就从我尸体上踏过!”

    “遥想当年,黑子找到我,将天灾跟我说起,并种下气运种子,引祖龙而来,这祖龙岂会是属于你之物?我截教费尽千辛万苦,呵呵……却想不到反而给你做了嫁衣,如今你不但不为我截教做万千其一之想,反而还更想牵制我们?孩子呀,这就是你为了天下大义而要做的事?祖龙气运,不是一个为了让你去给一个孩子绑缚着,害得大家跟你一起死的陪葬品,而是要为了这九州,为了天地一切生灵负责的大气运,也是逆天而行的关键!为了华珂这孩子,死的人够多的了。如果我还有别的选择,我怎么会轻言让你做这两个选择?”任之丝毫没有畏惧泰阿剑,而是直面此剑呵斥我。

    听完的一瞬间,我整个人都懵了,想不到自己气运的衰竭,会是这么可怕的结果,而如果联想到万松小把华珂绑在我的身上这事,那会不会太过可怕?这万松小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如此明白我的弱点!?

    我保护华珂,势必会丢失气运,而这股气运,是任之和黑子替我种下的,引下来的,它关系着我身边所有的人,如果他们没有这股气运,就跟鱼离开了水或者氧气,会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