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养鬼为祸 第一千六百九十三章:契约

时间:2018-05-04作者:浮梦流年

    郁副使也没料到我的湛蓝石剑居然会吸收她镜子的攻击后,再度反弹给她,给这光束一照,她连忙避让,但这光束能量和速度都和她之前的攻击一模一样,连我都用盾牌来抵挡,她要躲也算是勉强得很了!

    噗嗤的一声,她一截黑色的袖子立即化作了虚无,而身上不大不小也给烙伤了,玉色的藕臂暴露在了我眼前,这让她又惊又怒起来,而盛正使明白了我的攻击模式,也颇感到惊讶,说道:“好一套剑盾,居然能够将能量攻击吸收的同时反弹进攻!”

    我心中冷笑。这套湛蓝石剑盾光是这能力,就可以独步天下了,无论什么能量形态的攻击,它都可以吸收殆尽,然后以湛蓝石剑为桥梁反弹出去,要不是郁副使手中那块镜子太厉害,恐怕连弹飞我都做不到!

    而免疫了能量攻击后,对付我的时候,也只能近战才能对我造成打击,这才是盛正使感到一丝担忧的原因。

    也是他们一个近战一个远程。否则现下里早就得死一个了,郁副使受伤后,对我也颇有些忌惮了,虽然是分神下来,但谁的分神不是经历一段时间的培养?又不是替身鬼蛊这类半鬼半能量体的物质。

    “盛正使,麻烦你牵制下他!对于近战,我并不擅长!”郁副使有些埋怨的说道。

    盛正使皱了皱眉,说道:“好,不过这小子手段有些古怪,郁副使还请注意则个。”

    “哼。我若是不留意,刚才早就给煌古镜打灭了!”郁副使颇有些怨言,而盛正使要对付我也并不轻松,所以两位难免就有了分歧矛盾。

    “嘿嘿,那还得请郁副使多担待了!”盛正使冷嘲道,这让郁副使脸上更是有了不忿之色。

    我自然不会放过这大好机会,立即缩地术到了郁副使的身边,开始近距离的攻击起来,但这郁副使对于近战,也并不是没反击能力,她换下了煌古镜后,立刻拿出了一把小剑,连续挡格我的猛烈进攻!

    而盛正使也怕自己搭档出事,立刻追了过来,要和我近战,他手中那把光剑和以前我刚得到的泰阿剑差不多的模样,但却是灵器级别的,加上他本身实力远胜与我,我和他对攻,明显就处于下风了!

    郁副使给一阵强攻。被我打得脸色涨红,盛正使来了以后,她才逃出了我的追击,又再次拿出了煌古镜要射我!

    我咬咬牙,再这么打下去,我显然不是两人的对手,只能是强攻防御相对弱一点的郁副使,这更让郁副使郁闷不已。

    缩地术能瞬间到达郁副使身边,而且在我进攻的时候,可以随时用无声借法施展。这让郁副使离得近了,很容易就给我逮住攻击,离得远了,盛正使又无法回援及时,她还是要被抢攻,好几次危机得护身罩都给打破了,这让她脸色屡屡惨然。

    煌古镜发射后,会给我的盾牌吸收能量,连续两次我都是轰向了盛正使,结果盛正使也难以抵挡这样的攻击。防御起来颇为蹩脚,甚至有一击直接打到了剑上,要不是他力大无穷,怕早就脱手而出了。

    给我的湛蓝石剑盾闹得灰头土脸,两位都很是愤恨,最后郁副使已经扛不住了,当即说道:“夏一天,我们要灭杀你,并非很困难,降下一道神旨便可让你魂飞魄灭,你真要对抗神意么?”

    “嘿嘿,你们动用神旨,我也未必怕了!”我心中虽然虚了,但嘴上却不饶人,而两位听罢。也是愣了一下,不过盛正使很快就冷笑起来,说道:“不怕神旨?我还未曾见过,你一个区区凡仙,说要对抗神旨,不自量力!”

    “盛正使,如果他继续逃下去,我们不如直接请神旨好了,何必如此大费周章?神仙灭界都不过举手之间,何况杀一凡仙!”郁副使冷笑起来。

    我知道他们志在必得山海图。也有点肆无忌惮的说道:“去吧,你们如果现在走,我顶多立即逃入山海图,到时候看你们怎么找我,还神旨,你们要是找得到,就不至于让陆遗躲在这里几百年了!”

    老话重提,让他们心里跟吃了死老鼠一样难受,郁副使怒道:“为何能如此无耻?谈好的条件,两个月内把东西给我们,现在就要想法子逃了?不怕跟你说,现在的你,就是跑到天涯海角我们都能把你逮住!”

    “呵呵,若是真能找到,你们追那么紧干什么?有本事就让我逃好了!”我自然不信逃走后。他们还能轻易找到我,不过说起来,我确实是有失言了,但这种性命攸关的事情,我怎么能随便就信她们?谁知道他们有没有忽悠我?这世道,老实人永远都是给欺骗的份。

    这话让郁副使气愤不已,两位使者合力围攻我也无法拿下我,这同样打乱了他们的步骤,盛正使似乎心中也有些不高兴,立即和郁副使讨论起来,结果两位一阵传音后,让气氛也有些奇怪的缓和了起来。

    “确实,我们的分神也拿你没法子,那咱们再重开条件,至少是你和我都能施行的条件。如果可能,最好再签下一份契约,我们也不会再追着你不放了,你看怎样?”盛正使忽然的说道。

    我心中微微有些诧然,看向了郁副使。她似乎没有什么意见,还说道:“前事既往不咎,也是大家没有商量好之故,那就按照盛正使说的,大家再谈一次。你看如何?至少别再起争执,但为了履行此次商量的结果,签下契约必然!”

    “嘿嘿,好呀,既然重启谈判。那你们说说,该怎么折中这条件?”我冷笑问道,所以说,不反抗就什么都没有,反抗后,让他们知道不好惹,妥协不过是时间问题。

    “你既然老是想逃,那你来说怎样才不逃!”郁副使冷道。

    我笑了笑,想了好一会,说道:“神格的事情。你们帮我把秘密守住,反正上头也不知道神位在哪里,对吧?”

    “你想得美!我们的任务也是限时的,你让我们把神位继承者给保下来?你怎么不飞上宇宙呢!”盛正使顿时打断了我话,气得是七窍生烟。

    “着什么急打断我。我这还没说完不是?”我冷笑起来,然后说道:“就算找不到神位传承者,最多也就是换一批正副使来找吧?你们两位想着的,难道不是只有山海图么?”

    这话一出,两人顿时是面面相觑。然后认真的看向了我,郁副使微微蹙眉,说道:“盛正使,要不……”

    “神位的任务!我们势在必行!”盛正使怒斥打断了郁副使的话,但眼珠子明显也转了一下,似乎被我说中了心事。

    我冷然笑道:“呵呵,自古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神位遗失了几百年了,也不在乎多遗失一段时间吧?两位下来,完成这任务,不过和官差小卒抓个人差不多,做好了回去是一阵褒奖,也得不到什么,做不好,回去顶多斥责罚钱什么的,也不至于引来杀身之祸,所以下来,也多是要独得山海图吧?”

    “你!”盛正使立即想要反驳,结果郁副使摆摆手,说道:“盛正使,让他继续说下去!”

    盛正使冷哼一声,示意我继续说,我继续笑道:“条件是,帮我瞒住神位和山海图所在,时间到了,还请两位上去交差,至于山海图,签了契约,我上去后,自会交给你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