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养鬼为祸 第一千七百二十六章:传承

时间:2018-05-04作者:浮梦流年

    所有人都跑的远远的,唯有我和外婆、云冰心在这里,万松小也不知道飞哪去了,因此李太冲到来时说的话,间接的让我听得一清二楚,他把师父叫成了‘李剑魔’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

    我看向了声音发出的方向,三道强烈的气息,很快两前一后的来到了我附近,前面两个人,剑圣李太冲,他身后漂浮着一把碧清色的青萍剑,此剑璀璨,傲视天下,但凡见到它的人,心中无端惶恐。因为会有生出膜拜之心的预兆!而剑格位置,九霄神剑门那找到的剑盘赫然就在那儿,想必这就是暂时封住它能量,并且助它吸收天地仙灵之气的关键所在,若是这东西和剑分离,剑必然爆发无穷力量!

    可怖的净世青萍剑!

    而除了李太冲,他身后还站着一位龙章凤姿,身后背剑的中年人,这中年人竟身具神格,浑身有一层淡淡的金光。可据我知道的神格拥有者看来,绝对不像是其中任何一个才对,不知他是从谁人身上抢来的神格?毕竟按照他眼角的鱼尾纹来看,这中年人大概四十五六岁左右,风尘仆仆。可模样却清奇,让人觉得他像个青年,一见难忘,而更让我心生疑惑的是,他并非是人类,因为身体散发着妖气,并且展现而出的气度和力量,绝不在于李太冲之下,只不过和李太冲不一样的是,他的表情很冷,仿佛冰玉,万年不化!

    “来晚了,来晚啦……”李剑圣露出了可惜的表情。

    至于中年人,依旧一言不发,倒是后面那位气息熟悉者,已经从后面来到了李剑圣的身边:“李道友,怎么才来?我亦无力回天了!”

    “唉,我却是给个域外来的道友耽搁了,这才解决了事情赶来,半道遇上弟子,还都落在了后面。”李太冲摇摇头跟来人解释,旋即赶忙去查看周边的情况。

    我看向了来人,正是去而复返的杜金蝉。

    杜金蝉又叹了口气,旋即看向了李剑圣身边的中年人,脸上首次出现了嫌隙的表情。这和我所见过的杜金蝉不同,我从未发现有过他会发出这种鄙夷的表情,似乎他们两人从来就有着一层矛盾在其中。

    但让我更意外的是,杜金蝉在鄙夷之后,却摇头露出了一副怜悯的神情,说道:“玉蟾,幻儿……死了。”

    玉蟾?幻儿?

    我联想到了南宫幻临死之前说过的‘玉蟾’这名字,加上之前和杜金蝉飞去了云海处说话的事情,整个人愣愣的看着他们。

    “她来过……怎么死的……”中年人露出了伤感的表情,仿佛有千言万语要说出来。却无可奈何的表情。

    他没有去看一眼杜金蝉,但杜金蝉却也没有半点觉得不对的,只是摇摇头,说道:“死在了隐仙门祖子一的手中,你知道我打不过他,而且当时我也给一群隐仙门的人拦住了,而这孩子,幻儿死之前,他就在旁边……”

    那中年人双目中闪过了一丝的杀机,好一会儿后才压抑了平静。旋即看向了我:“幻儿……说什么了?”

    “她说,可惜没等到前辈你。”我平静的说道,而中年人回转过头,缓缓的看向了天空:“谁料别去成空叹……”

    我心中松了口气,这中年人实力绝强。否则李剑圣也不会轻易和他同行,我也不想和他产生什么冲突。

    很快,那中年人和观察着魔气大阵周边情况的李太冲说道:“李道友,我去去就回。”

    李太冲正在前方感应大阵变化,中年人和杜金蝉的对话。他也都尽收耳中,自然明白对方想去干什么,摇头温言说道:“绝仙,勿要再造无辜杀孽了。”

    我怔了一下,心中再次波涛汹涌起来。他竟是传说中的妖族杜绝仙!

    云冰心似乎也是第一次见杜绝仙本人,也彻底愣住了,而她本能基于对妖族前辈的礼貌,想要出言和那杜绝仙打招呼,然而刚拱手。却发现那杜绝仙已经彻底消失不见,不知道飞去了何处!

    这速度,绝对堪称恐怖了,如果是去追祖子一,怕两位之间。必有惊天动地一战,但我肯定不想去瞅这热闹,因为大神生死斗,很容易能殃及我这种池鱼!以我现在十重仙的实力,在这些老一辈真大神面前。无疑不过蝼蚁。

    李太冲发现他的话对方并没有在意,他表现出了一丝的无可奈何,显然这杜玉蟾真的很厉害,以至才有了杜绝仙这名头!那是要绝尽天下仙之势!

    杜金蝉摇摇头,对李太冲说道:“唉。我这弟弟……李道友千万不要往心里去,他心中执念,这一世已然无解。”

    “活到了我们这岁数,谁都有一些永远无法解系的死结,绝仙有。我亦难免……”李太冲叹了口气,看向了黑暗的高空中,而很快,阴沉湿热的天空,就这么落下了小雨。在夜风的席卷下,飘来扫去,让人心情空牢牢的,情不自禁的想要落下泪来。

    “剑圣前辈,能不能救救师父……即便他……我……”我始终难以控制自己的心,而向李太冲求助,即便师父再怎么坏,破坏了这片地方,让这里成为第二个魔炼之地。

    “方才急着去探查,未曾和诸位道友打招呼,都别来无恙呀。”李太冲看向了我们,大家全都点点头,拱手客气了几句,而李太冲最后把目光定格在了我的身上:“夏道友,你不必去自责。他成为这样,老夫也有责任,只可惜,事已至此,再无可为的地方。就连老夫,也只能是等了。”

    我心中失望至极,外婆也说过事不可违,但我仍觉得会有转机,可现在从李太冲的口中说出,显然这世上已经没有救师父的可能了……

    愣愣的咀嚼李太冲的话,我也一时没有明白为何剑魔师父做这件事,李太冲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还有些自责,是自责自己来得晚了?还是自责什么?亦或者只是一代宗师陨落。而惜别旧人?

    “看来夏道友并不是很明白,也好,趁着这里的事情还要再等一阵,倒也无妨说说……其实,这也是我乾坤道的一桩旧事了……和夏道友无关。却和老夫有关,你是他的弟子,我亦有将此事还原与你的责任,也好让你知道自己师父的来历。”李太冲认真的看着我,但眼神却有些涣然,仿佛思绪飘去几百年,回到了遥远的故年。

    “数百年前,乾坤道仍然延续着剑者和剑侍的谷老道统,我为剑者,而李剑魔。既是你师父李太乾,则是我的剑侍。”李太冲平静的和我说道,而这话,顿时让我和外婆都脸色骤变起来。

    “这……不,师父用的是天机道……不是你们乾坤道的……”我摇头看向了李太冲。虽然震惊,但我竟无端信了一半,毕竟李太冲现在没有说谎的动机,因为就算他在拉拢我们之间的关系,都是不可能的,毕竟师父就死在了乾坤道。

    “乾坤道,拜三清中的元始天尊为传承,而元始天尊之下,更有无数的道统名号,乾坤道是其一,天机道也赫然就在其中,故并非一脉传承从一而终,也不能免去和其他道统一样的结局,纷争从始至终,所以,纯洁无暇这个词,在我们乾坤道里,其实无从说起。”李太冲平静的说道。

    而他说着这番话的时候,李破晓和乾坤道的弟子也从外间到了这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