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养鬼为祸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皇后

时间:2018-05-04作者:浮梦流年

    但泰阿剑本身便是杀气沸腾的威道之剑,瞬间爆发出腾腾的杀气,把抓住它的香菱震慑得双目都微微一怔,不过香菱修炼黄泉道也有一段时间了,调动身体上下的戾气,强行和泰阿剑共鸣起来。

    泰阿剑似乎并不领情,越来越厉害的杀气轰然爆发,这对于香菱而言,却是也有些强其所难,毕竟她接触的人和事物。都没有这么猛烈的杀气,她和我还是有本质的不同的。

    泰阿剑专门找上了我,而香菱是去争取泰阿剑的承认,好比人说找上门的不值钱,别人找的就精贵了,所以我能够轻易得到泰阿剑的认同,但香菱却需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剑继续疯狂暴涨着狂暴的杀气,已经几乎没入了杀道之中,要就此遁走消失,不过香菱却并不甘心如此,立即拿出了几张符纸,快速的贴在了剑身上,要强行禁锢它进入杀道!

    不过泰阿剑和我征战多年,战斗经验和本能极为出色,剑身高速旋转,发出了哧哧的响声,香菱紧握剑柄的手一时拿捏不住,嗡的一下给它脱手离开了!

    “哎呀,一天,你这把剑可真是调皮。香菱已经很优秀啦,特别是在战斗这一块上,跟你印一个模子出来的呢。”海师兄有些惊讶的说道。

    “泰阿剑可不同纯钧剑,纯钧剑的剑灵灵动无比,能所为而为,无可为而变,泰阿剑的剑灵却不一样,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有一往无前的气概。”我笑着解释起来。

    “怪不得了,纯钧剑明知难逃两人的联合阻拦,因此要择其一最优秀者为主,但泰阿剑却性情暴躁,若不能以力、以理、以智压服,则任谁,它都不会侍奉。”师兄点点头。

    香菱听罢,感激的看了一眼自己师伯,我却摇头无奈苦笑,道:“师兄噤声,不可故意引我放水。”

    “嘿嘿,都是自己带大的娃子,总不能什么都不帮嘛。”海师兄狡猾一笑,他这已经算是帮香菱作弊了,不过他不想香菱空手而归的想法,我也同样有,但还得看她自己本事如何。否则我宁可不让她拿到泰阿剑!

    泰阿剑是威道杀剑,有令人感到恐怖的潜在能力,给没有能力控制它的人拿到,要么闯下弥天大祸,祸害无穷,要么就是受其杀戮所影响,形如杀道傀儡。

    香菱除了资质上的出色,在于道心上,也颇为坚韧,泰阿剑进入杀道后。她也毫不犹豫的闯入杀道里面,并且以缩地术直接追上了这把剑,再次拦在了它面前!并且手中黑色宝剑往泰阿剑一引,想要带着它回到自己手中,结果泰阿剑猛地一搅。嘭的一声,直接把那把黑剑消去了箭头,然后朝着香菱疾刺而去!

    香菱手中的剑也是海底少见的宝剑,平时多是削别人剑如泥竹,但现在,竟也尝到了给泰阿剑反过来弄断的结果,所以香菱一时竟愣了一下,但泰阿剑却不等她,瞬间就到了她的胸膛前面!

    众人全都惊呼提醒,不过香菱也不是没遇到过生死交关的事情。断剑的横截面立刻往泰阿剑腿去,只听到嘭的一声,断剑因为巨力脱手而出,不过香菱也趁着泰阿剑凝滞一刻,再次把它的剑柄抓在了手中!

    香菱要驯服泰阿剑。竟还有生死之忧,少梓也不禁感慨起来:“师父,这泰阿剑可比我的纯钧剑难驯服多了。”

    “你是赚了便宜,要是你一个人去抓纯钧剑,有把握在它第二个遁地术施展前,把你自己的缩地术念完么?”我笑了笑,纯均的灵动我是见识过的。

    少梓吐了吐舌头,她是宁愿取巧,也不甘愿受苦的类型,不过两个弟子如果性情都一样。那就太过无趣了,有矛盾才会有进步嘛。

    这次抓住泰阿剑,香菱顿时把自己的杀气和韧性都提高到了自己的极限,稳稳的抓住了泰阿剑不放,坚韧不拔的意志和大毅力,甚至是杀气,都已经到了相当恐怖的程度。

    泰阿剑也感受到了香菱的决心,这次虽然仍剧烈的挣扎,但已经不如刚开始那么拒绝了,加上好几次都不能脱困,它渐渐默认了香菱各方面都比它还要优秀,正是自己可以服侍的主人,所以到了后面,竟任由香菱摆布起来。

    不过香菱却不敢有丝毫的放松,仍然紧紧的握住了宝剑。即便少梓高兴的跳起来为她欢呼,她的表情也没有太大的波动,仍紧张之极。

    “香菱,你和它说说话,沟通下吧。没准它就认你了,你师父每回打不过别人,也是跟它说几句什么的,就莫名其妙轻易打赢了。”海师兄乐呵呵的说道。

    香菱也是听话,毫无心机就柔声细语的安抚起泰阿剑来。结果泰阿剑不听就罢,还剧烈挣扎起来,海师兄连忙用手遮住了嘴巴,眼神都瞪大了。

    我白了他一眼,说道:“扭扭妮妮的。泰阿剑如何能服?”

    “是呀!我也是这个意思,香菱,师伯的意思是,你吼它两句呗……”海师兄听了我的话,又出了馊主意。

    好不容易才又制止住泰阿剑的香菱这回是死活不听这师伯的了。凝神以待,嘴巴跟封住了似的,决定闭口不言了。

    其实对泰阿剑,最好的办法就是用杀气养之,它本来就是靠杀气、战意作为养分来提升自身威力的。突然杀气没了,它不闹腾就怪事了。

    经过这一段小插曲,香菱也算是了解了泰阿剑的脾性,所以对待起来更是认真了,而杀气也收发自如的控制着,让泰阿剑也体会到了她的磅礴力量,并且渐渐也习惯了对方的杀气养分。

    泰阿剑断掉了无数的名剑,自身却没有半点损耗,是当之无愧的仙剑,香菱给折腾了好几回。死活都不愿意放手了,而大家似乎都觉得这把剑难以驯服,所以也都沉默的等了起来。

    香菱能做到这一点坚持,已经委实比少梓好多了,我笑了笑,也不打算再磨砺下去,说道:“好了,以心灵沟通剑灵,尽快进行认主吧,相信它也对你的实力有所了解了。”

    香菱点点头,然后闭上眼睛开始沟通剑灵,而过了好一会,剑忽然消失在她手中,显然是成功的认主成功了。

    我心中并没有以为失去泰阿剑,而感到一丝的可惜。甚至感觉它正在浴火重生,因为一把剑,若是留在手中常年不出鞘,那它只能是装饰品,或者是精神象征而已。倒不如换个主人,继续发挥它的光和热。

    平稳落在了台上,香菱长舒一口气,脸上却难掩兴奋:“师父、师伯,我成功了!”

    “嗯。孺子可教也。”海师兄捏着圆圆的下巴,一副老成稳重的表情。

    我点点头,为她感到高兴,而少梓立即飞了过去,拉起了香菱的手,高兴的端详起了对方手心。

    仙剑认主,手心自然会有一道如血槽一样的痕迹,这是剑出入的通道,少梓的是纯白色,而香菱的是黑色的,两人各自对照,不时发出咯咯笑声,可见志得意满。

    “仙剑无强弱,御剑人有别,你们两人没有令为师失望,都得到了仙剑的认可,但同样的,也该背负起我天一道的自尊,不堕我天一道的威名,这才能将仙剑的能力充分发挥出来,明白了么?”我给她二人来了个总结,随后示意了大家,各自离去。

    “是,师父!”少梓和香菱异口同声,随后自然是留在这片八卦演武场继续熟悉仙剑的能力,还有各种特性。

    至于我,很快给赵仙官和涂仙官找到,要抓我来问询登基的重中之重:那就是由谁来当这个皇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