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养鬼为祸 第一千九百八十一章:一家

时间:2018-05-04作者:浮梦流年

    ,精彩无弹窗免费!

    似乎也瞄到了夏瑞泽三个字,周其平眼帘也是一跳,还别说,夏瑞泽之前和他也曾经死磕过,要不是有自己老婆,估计他也要留在九州界了,而现在两位都在神庭,夏瑞泽又在这个特殊的时期来拜访我,两位有没有合作勾搭,这就值得我推敲了。

    “只有他一个么?”弄不明白他们两位的关系。我犹豫了下,打算先去看看夏瑞泽想要干什么再说。

    “对,就他一个,主公,要不要让他进来?”那守护者回答道。

    我点点头,但仍不放心的说要亲自前去看看,而周其平仿佛没事人似的,继续接受众多官员的道喜和贺喜,搞得现在不像是我的接风宴,而是他老婆要生了的欢迎预备会!

    到了界坞那边。一身钦天监四品官服的夏瑞泽出现在那里,至于道体,只要没有施展术法,就不好推测出来。

    不过典型这类背后有人,除了道体不计入审核官职的标准,就连牧守一界的基本杂役也给免去了,还能直接升官发财,令人羡慕无比,而且他们的档案里,都有守界过的记录,听说牧守的大部分是时间跨度最快的蝇蚊界,这些不需要以年计算,而是用天数来计算了。

    但这类界的存在,一直都是三品以上官员才有资格去触碰的,想要分配到蝇蚊界,关系都必须足够硬朗,至于他们有没有真的去牧守过谁都不知道,毕竟既然是连纪元都不足一年,时间跨度本就很极端,神庭也不好去追究,以至于就算是作弊篡改履历,也鲜少有人会被揪出,所以常常给高官所利用,成为给亲友洗底的渠道。

    “一天,好久不见。”夏瑞泽露出了淡淡的笑靥,他和我长相难以辨出,如果真要追究,气质上,他永远是清风淡如水,而我,总带有一丝丝的阴森。

    “我倒是谁来了,原来是夏上神,不知道夏上神所来,究竟是为了何事?”我皱眉问道,对于这样的人。我永远生不出太多的感情来,和他也不想太过接近,他害死了太多的人,用丧心病狂来形容他的所作所为,其实是最合适的。

    “不请我进去坐坐么?”夏瑞泽笑了笑。然后双目炽热的看着我。

    “呵呵,不知道夏上神是打算以官职来命令我,还是以其他的身份来央求我?如果不是用官职来命令我,不好意思,我这地方太小,容不下阁下这尊大神,请便就是了。”我面无情感的嘴角一挑。

    夏瑞泽仿佛没有感受到这种拒人千里的冰冷,淡淡的说道:“一天,我们是亲兄弟呀,往事如烟,早就应该随风而逝了,况且眼前正是同朝为官,莫说应该是合作才是,兄弟俩,又岂有隔夜仇的道理?”

    “你骗了妈。骗了小雪,骗了无数的亲朋好友,连我也要诓骗,屡次三番,我岂会信你?还请夏上神莫要提起兄弟二字。你不配!若是没有别的事,就到此为之吧!”我很不客气的说道。

    “也罢,我便知道你对我成见太深了,既然这样,我不进去也罢。这是庆祝你乔迁新居的礼物,我就放在这里好了,是妈给你的,务必收下,另外,她让你有时间了就去看看她,说很是想你,你可以不听我的,但终归要听一听咱妈要说什么吧?”夏瑞泽背着的手伸出来,一方包裹得严实的东西出现在他手中,他轻轻的放在了界坞上,然后才对我说道:“那我这就先走了。”

    我脸色没有半点的变化,但对这件礼物,又不得不收下,毕竟这是母亲留下的东西!

    夏瑞泽见我不理会他。袖子一扫,一团的光芒就出现在他身边,随后这阵光芒越来越亮,覆盖住了他的身影,最后一声不响的光消失了。而夏瑞泽,也同样是消失了。

    我研究过各家的飞行器,这钦天监的最是神秘,这团星光叫流星遁,神鬼莫测,不是高阶官员,一般是接触不到的。

    看夏瑞泽神的消失了,我出了界坞,伸出手,引仙气剥开礼物盒。结果里面除了一封母亲的亲笔书信,还有一方大概两巴掌大小的月饼,应该是母亲亲手烤制的,我看着心下一痛,心情复杂起来。

    拆开了信封。一看上面的字迹,就是母亲留下的,上面大致是表达了自己的思念,然后还有让我有时间来家里坐坐之类的,其中还有为夏瑞泽辩解的话。大意上是说他被我所误解,实则事情另有内幕,而非是我想象的那样。

    如果是母亲让我去看看她,那显然无可厚非。

    我收起了信封,把月饼也带了回来。然后继续回去参加宴会,不过此时此刻,刑律殿的官员虽然给周其平打了一记强心剂,但对于之前我杀了行吏科官员的事也仍耿耿于怀,生怕因此触怒了和给行吏科累及,所以各位在酒足饭饱后,就由周其平开头,然后逐个告别离开。

    有夏瑞泽的突然出场,我也无心留下他们,就任由他们就此离开。反正行吏科要染黑这里的人,那一个都逃不了。

    我居然已经是三品的道体,这让周其平很是郁闷,不过他似乎已经不纠结这件事了,估计是因为自己老婆马上要生的原因。或许他会有更大的准备。

    黑子和甄达余是最后走的,毕竟他们和我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怎么说都该有些亲近的话要说。

    “一天,三品大官给你这六品官吏弄死,此事恐怕会送至朝议。这朱四河足够参你一本的了,就不知道朝议那边会怎么说,极有可能还会上朝议去说事,做好准备吧,我们这边也会积极回应你的。”黑子提建议道。

    “我一个六品的小官,也好意思开朝议?”我冷笑起来。

    甄达余苦笑摇头,说道:“我的夏上神,你弄死的可是行吏科的官员!不是其他几大部门!这行吏科最重面子,要不然你觉得这朱四河怎么敢闯私界。要杀你问罪?就是摆明了弄死你后也不会怎样!”

    “对,你这简直就是捅了马蜂窝了,行吏科体制庞大,官员众多,对然内斗严重,但一旦出现外部问题,却团结的可怕,也最看不得自己人受辱,眼下你杀了他们一位,很快就会有更强者蹦出来。到时候你怎么办?难道一路杀杀杀下去?到时候只会迎来更厉害的敌手,唉,前途真像是暴雨行舟,稍微一步走错,满船皆翻。”黑子搓着手,然后说道:“还是准备上朝议吧,这应该是最好了断此事的办法,若不上朝议,行吏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看到黑子这么严肃,我心中也颇为惊讶,这朱四河明明有错在先,竟还如此的强势,难道就真的必须低头不可?这廷议免了,朝议却来了,看来还真不好打算了,可我也不打算继续想下去,反正人是杀了,就等于扇了行吏科一耳光,那会又如何?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对了,韩珊珊的廷议书下来了,作为副陪审的你,明日起就跟刑律殿主审官陈腾前往廷议司陪审,别忘了。”黑子从怀中摸出了一卷旨意交给我。

    我顿时高兴起来,接过了这旨意,然后客气了几句,最后将他们送走。

    让大部分的守护者去收拾宴席后,我邀请了白如琪和倾城若雪,杜风华等守护者一起品尝母亲送的月饼,并把我们这一界的月饼传统给他们一一说了,这吃了月饼而团圆的寓意,让他们十分的感动,而杜风华也连说自己这伤伤得值,毕竟我把他当成了一家子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