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养鬼为祸 第一千九百八十三章:反水

时间:2018-05-04作者:浮梦流年

    ,精彩无弹窗免费!

    “谁跟你们说的韩珊珊无罪?呵呵,真是好笑,经过我们调查,当年她在九州界一些认识的人里,就有直接称呼她为神选者的情况!这神选者是什么?据我们的调查,那是在下界里,就能够拥有超乎此界所能有力量之修真的称呼!反过来就是说,她过早的就暴露了不是转世者的事实,既然如此,你们又怎么能说她不是原来的司器监主官转世投身!?”行吏科的主官一拍案台。驳斥了陈腾刚才发表的韩珊珊是常人而无罪之论。

    我牙齿紧咬,几乎是恨不能立即过去把他揪起饱打一顿,而陈腾也给这一阵抢白给震住了,他也没料到行吏科会突然发飙落难。

    好在这次为了把韩珊珊救出来,神霄府也精挑细选了一位能言善辩的参将前来,见行吏科拍了桌子,这位参将眼珠子一瞪,冷道:“你们行吏科调查了这么久,就因为她比较厉害一些,你们就妄言她是某某神仙转世,未免太过武断了,这神选者,也是带有很强迷信色彩的,有许多下界上来担当要职的神仙,在自己一界里被类似如此称呼者,难道没有么?那你们又是什么神仙转世?韩珊珊可以是神选者,但未必是某某主官转世,明白了么?”

    “这可未必,你们神霄府何必自欺欺人,这韩珊珊是谁转世,呵呵,估计上一位司器监主官最清楚,要不然为何就算是明知道要出大事,也不顾一切的以分神降临九州界?难道仅仅是好玩?怜惜人才难得?就这么跟你们说吧,我们神庭所在星辰大海凡几多的星辰?难道这亿亿兆兆之数里。还出不了一个韩珊珊?我倒是觉得,她必是那转世之神,而按照当年六部的旧书,此神当再次打入葬神棺,永世不得翻身,断绝了之前上一位司器监主官留下的尾巴!”身穿言正殿官袍的主官说道。

    我脸色阴霾下来,这言正殿是出了名的言辞犀利,而且还不怕死,能说到这个层次上,已经算是半只脚踏入雷池了。

    “猜测总不能当饭吃,难道你们言正殿还打算把它当成证据?拿出切实有效的证据来,这才是我们廷议的主旨,而不是光凭借猜测,架设,就算宁可杀错一千,也需得证明要杀的理由,而不是妄言断论!”司器监的主官派来了老余,可能是上头考虑到我们是一个区域共事的原因,这老余老谋深算,还是很靠谱的。

    这次六部廷议。七个主官,七个副官,坐在主要官位的是廷议司的主官,而我们六部阵营分明的分了文武左右,武的那边是神霄府、刑律殿、司器监。

    最开始是廷议司主官开场白。接着是陈腾发言,而再接下来神霄府和老余都分别发了言。

    而文那边,毫无疑问是行吏科带头,接着是言正殿和钦天监,而前两者已经说过话了,只有钦天监没有吱声,所以大家全都把目光放到了钦天监主官的身上!毕竟副官除非特许,否则没有发言的权限。

    两方势力角逐,明显是三打三,各胜擅场,而行吏科估计也和其他两位兄弟部门约谈在先了,这次一定会给我们一个下马威,毕竟我之前打灭朱四河道体的事情,应该已经发酵了,所以行吏科这次要拿韩珊珊开刀。

    看着钦天监的主官沉默无语。行吏科的主官有些意外,立即坐不住的说道:“夏天官,你说句话,这要是不按照当年的六部旧书来清算,岂不是要留下不确定的危险了么?况且我想上头也不会乐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出现吧?”

    “我和韩珊珊出自九州界。和她也有过私交,据我观察,她不过是平常人,至于什么神选者,就算有。我觉得也未必是那位主官转世投身,更无任何证据让我们这么平白诬陷她,至于之前所说上一位司器监主官分身下界之事,我身处九州界时亦有和她接触过,在我印象中,她不过是个喜欢痴迷各类奇妙道器的专业人士,最先一次接触,她正好要差对面的夏天官寻找一种叫剑笼的道器,所以我觉得,应该只是对九州界的道器痴迷而选择了九州界,绝不是关乎其他理由,而既然查不出个理所然,也不宜加罪。”钦天监的主官淡淡的说道。

    而这位主官,毫无疑问正是夏瑞泽!

    夏瑞泽的话,让行吏科和言正殿的两位主官几乎是同时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夏瑞泽,最后微眯了下来,意图要威压对方重新再举证。

    但夏瑞泽不为所动,顿时引得言正殿的主官不满,冷笑道:“呵呵。上位司器监主官借身的正是韩珊珊的影子,夏天官,此事可不能强扭,她寄身别处不行?非要寄身韩珊珊的影子,你如何解释?何以又能强辩?”

    除了神霄府和老余、陈腾。我几乎也是愣住了,从未想过夏瑞泽会在这个时候出手相助,毕竟之前我们一直就是对头,他也没有理由要帮助我!

    “如果硬要说为何会分神寄居在韩珊珊的影子上,我觉得。不如问问对面的夏天官,我记得和韩珊珊最接近的,应该是他吧,况且下界里有召唤上神之分魂法术,也并非什么奇怪的事,更别提九州界就是那位上神道统传承的起源地,难道不是么?”夏瑞泽伸出手示意我来说。

    我犹豫了下,说道:“我和韩珊珊在九州界时,就曾经拜了上任司器监主官为祖师爷,特别是韩珊珊。对于其道统自然是修炼到了当时算是很高深的境界,召唤来祖师爷,而祖师爷青睐接影子现世,又有什么不妥的?”

    一件件的事情反驳,顿时让行吏科和言正殿的廷议主官脸色发白。哑口无言起来,而看到现在局面已经由三对三变成了四对二,这廷议司主官已经知道放人不可避免,毕竟就算投票,也是放人那一方多两票,胜负已分,争论毫无意义,况且还有神皇旨意让我来参加主审,这摆明我的意图就是神皇的意图,我既然说话了。他也有了下台阶,总不能继续揪着不放。

    所以廷议司主官很快就双手在空中一压,示意大家不要在争论,然后说道:“韩珊珊在六部廷议殿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期间我也曾经去审讯过她,旁敲侧击,好几次的间断变换发问,也觉得她所知太浅,和之前的事情,也拉不上任何的关系。所以这段时间我也在考虑,是不是我们审问错了对象?而且神皇旨意也通报过各部衙门,大家应该也知道神皇的宽仁了吧?我知道几位主官皆是为自己顶上乌纱负责,但既然讨论毫无结果,倒不如无罪释放得了。神庭宽仁,也不是光是说说的,对不对?”

    行吏科和言正殿也知道眼下钦天监倒向过去,自己肯定是没法子让韩珊珊定罪,加上廷议司主官拿神皇旨意说事,那已经是够给他们面子了,再争论下去,就是违逆之罪,这罪名太大他们全都背不起,眼下趁着还能下台,只要把夏瑞泽临行突然倒戈之事推出去,他们还能没事了,至于上位者的责怪,就让夏瑞泽自己承受好了。

    所以他们也没什么好驳斥廷议司决断,因此很快点头。

    廷议司主官按部就班进行投票表决,毫无疑问经过辩论,六部廷议以六票无罪的表决,宣布了韩珊珊无罪。

    我当然很高兴,但同时也看向了正在那闭目养神的夏瑞泽,不知道他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