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养鬼为祸 第一千九百九十一章:来迟

时间:2018-05-04作者:浮梦流年

    ,精彩无弹窗免费!

    黑子对我竖起了大拇指,然后说道:“不愧是九州霸者,胆大心细,那就这么定了,我把手续办好,要不了几天通知和任命就会下来,到时候走马上任的时候我们再去送送他们。”

    干脆利落的办完了这事,行吏科的主官如释重负,毕竟我三品道体眼下众人皆知,这在中品区域,简直就是跟螃蟹似的横着走,就是出门的时候,黑子也不禁有点趾高气扬起来。

    “妈的,这趟办事真顺利,带着你小子。我都不禁鼻孔朝天了!”黑子乐呵呵的说道。

    “还别说,跟着我也危险,你就不怕回去的路上给人堵了么?”我压低声音说道。

    黑子顿时好半响才蹦出一句话来,道:“要不你先走吧,我这还有点事,如果遇上危险,我也好帮你叫救兵。”

    “嘿嘿,我正巧有点事,要去下品区域一趟,要不你自己先回去吧。”我也不介意。毕竟黑子才六品的道体,出事可就是害了他了。

    黑子犹豫了下,好奇问道:“你去下品区域干什么?那边你还能有啥事?”

    “当然有事。”我也不告诉他,毕竟这事说出来,他肯定不会让我去的。黑子犹豫了下说道:“那你可别惹上什么了不得的大事,眼下上头正在送礼帮你活动,把你官职抬上去,新任务也马上要下来,你只要把几件事情做好了,累积点政绩,官位也就到手了,到时候谁都说不了你,所以这挡头你给我安逸点。”

    “有这好事?”我心中一喜,看来官位有人帮忙跑,省下不少麻烦,不过累积政绩的任务估计不好弄,所以还是悠着点好。

    黑子一拍胸膛,大刺刺的说道:“当然,你以为呢?所以你……”

    “对了,这事且先不说,你让老陈帮我调查下当年辛什年到底犯了什么官司,我们这都中品官职了,调查她的档案应该没事吧?我想要给她翻案。”我打断了黑子继续吹嘘,而是把事情引向了辛什年。

    “哦?给旧神翻案?这个有点难度了,不过如果这叫辛什年的神仙是下品区域官员的话,调那边的刑律殿档案应该不难,我让陈腾试试好了,至于能不能平冤昭雪,等你回来再说。”黑子犹疑了下。不过因为说是下品神仙,他倒也不介意,纯当作是我平素里惹上的小事来办了。

    “那好,咱们这关系,就不说谢了。回头请你喝酒,先这样,我这还有事要忙。”我说完,也不等他回答,一瞬间就缩地术飞得不见人影了,至少这一手能够把一群跟踪我去向的行吏科官员晃掉。

    我现在没有神兵利器,这点是很致命的,如果遇上同级高手,要打赢就没那么轻松了,所以我首先想到的是给贬值到了下品区域司器监的徐剑娇。

    而且现在我还有个计划,那就是要为肆小仙平反,毕竟要强行杀上神庭中枢救她简直跟凡人登天一样难,唯独有可能的,就是给她平反了,而跟黑子抛出辛什年的事情。就是给平反难度来个测试。

    毕竟给肆小仙平反也不是不可能的事,第一,她是司器监的人才,炼制道器基本上无出其右的,第二。韩珊珊都能放出来,肆小仙的罪名眼下也不过是私自下界而已,大不了也就来个贬职惩罚,那还算运道不好的了,别家也常有私自下凡而只是轻罚的。到了她那个层面还要下葬神棺,委实判得太重。

    第三,她只是个技术人才,上面不会不知道,如果平反的方向正确。有了呼声,没准试一试,就给你放了呢?

    而且肆小仙现在对我的帮助很大,以前就无数次帮助我解决了难题,甚至没有她我们也上不来。

    因此知恩图报,我怎么能让她给关入葬神棺里直至身死道消?

    坐在翼蝠上面,我快速的飞去下品区域,好几天过去,总算来到了当时第一次和白如琪接任务时的那破旧司器监。

    我尤记起当时徐剑娇这老太的话,让我完成任务后去她那儿一趟,结果因为种种事情,最后竟阴差阳错的去了大荒,以至于如今回来,已经不知多少日子过去了。

    进入了这司器监,我扫了一眼柜台那边,杜元正在那清点库房账目,我当即说道:“杜元,好久不见,我想见见你们司长,不知道她在不在?”

    杜元正低着头,随口说道:“好,上神请稍等,司长在里面喝茶,我这就让他出来。”

    “嗯,徐天官可还好呀?”我笑了笑。看来这里还是老样子,不过神庭这地方,岁月如水,安静得可怕,从指缝中穿过去。也只是觉得掌心微凉而已,物和事都在变化,唯独神仙,活得老长。

    “徐天官?这里没……”杜元一愣,抬起了头。而看到我的时候,浑身一震的捂住了嘴巴:“夏仙家……是你?”

    我皱了皱眉,这小子用的着这么吃惊么?我说道:“我现在不是仙家了,已经有了六品的官职,对了。杜元,我找徐剑娇徐天官,劳烦你请她出来一见。”

    杜元忽然有些措不及防,他左右看没人,连忙做出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拉了我的肩膀出了门口,难过说道:“徐天官……她已经不在了……”

    “什么?什么意思?去游历了还是调任了?”我看杜元有点双目泛红,心中顿时有了不祥预感。

    “夏上神,你出走大荒后不久,徐上神……她就进了葬神棺。眼下这里的司长,已经换了另一位上神了……唉。”杜元叹了口气。

    我整个人怔在了当场,当时老太还说要等我任务回来一唔,结果想不到竟成了诀别,但她怎么会进葬神棺?我当即问道:“徐天官不是给贬值到这里的么?难道对头还不愿意放过她?怎么会进入葬神棺那么严重?我走那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白天官并未跟我说起此事!”

    “夏上神,白天官似乎许久不接任务了吧?又如何知道内情?而且严格说起来,这也是神庭的机密,我一个司器监杂役,就算在徐上神身边。知道的也真并不多,况且徐上神也从来不告诉我她的情况,生怕我给连累了……我知道的,只是她以前身居高位,是司器监里有名之极的大人物。给贬职到了我们这下品区域罢了。”杜元用袖子拭去眼泪,怕也很伤心。

    “上面怎么通知你的?更迭司长,总得有个理由。”我皱眉问道。

    “夏上神,他们来了一些高官,把我带去了审议司那边亲自提审我。问了一些关于徐上神的各种事情,最后看我连一些小问题都回答不了,他们就不再审讯我了,随后审议司的官员把我下放回来,并跟我说徐上神进了葬神棺。说我算是逃过了一劫,我本来想要问问到底怎么回事的,可他们没有任何人愿意告诉我,只让我老实工作,随后米上神就来接任了徐上神之前的位置。”杜元难过的说道。

    “算了。你知道得越少越好吧,最后一个问题,徐天官不见之前,可有什么奇怪的留言么?”我心道他一个小吏,知道的恐怕不多,就叹了口气,打算自己亲自去刑律殿翻翻徐剑娇进葬神棺的案底。

    杜元想了想,说道:“有的,还是关于夏上神的,不过我一介杂役,也不知道什么意思,我只能原话告诉上神,至于上神知不知道里面的意思,就不关在下之事了。”

    “好。”我点头示意他说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