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养鬼为祸 第一千九百九十三章:桀骜

时间:2018-05-04作者:浮梦流年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中枢的司器监是最高的行政机关,我自然不能喊打喊杀的冲进里面,这事情得找个由头才行,两位神将站在我身边,问我道:“夏天官,此地便是司器监中枢,你到这里,所为何事?”

    “给我的守护者报名参加这次的司器监遴选。”我当然不能说要讨东西,要不然这俩神将非跟着我不可。

    “在下看来,夏天官是中品区域的官员,报名应去所在区域的司器监,再由此部司器监转呈司器监中枢。何以越级来此报名?”另一个神将犹疑道。

    “你既然知道我是夏一天,便知道我在中品区域和诸多官员不和睦吧?我若是在那边报名,定然有其他神仙从中作梗,没准名单报了不呈。没准守护者人选外泄招来暗算,我直接来中枢报名,方才安然。”我瞥了这神将一眼,露出一丝不悦。

    那神将道体品序不高。给我三品的道体压迫感所束,心中也是一凛,毕竟我凶名赫赫,闹不好就是要打要杀的结果,所以问明了原因,另一个神将立即圆场道:“既然如此,那夏天官请自便,若是办完了差事。还请尽快离开神庭中枢。”

    我点点头,那两位神将方才消失不见,这中枢位置的任何一个角落确实都守备森严,只有此地独立一界里,方才有些自由。

    成功的混入了司器监,我在两个杂役的带领下,很快到了办事大厅,这地方要见主官当然不容易,一般能够见到的,最多也就是三品的官员,至于二品和一品,基本上是别想找到他们,大多是在工坊里研究新道器,要不就是往神庭更中枢的皇宫上朝,亦或者走访其他的官员什么的。

    “这位天官,此来何事?”一位看起来老得不行的。看不出官品的官员坐在办公台那边问我。

    我想都没想就说道:“来报名参加司器监的副官遴选的。”

    “哦?天官为何的不送呈所在区域司器监,而来中枢总部报名?”那老者也是有些诧异,我想也没想,就把之前和神将说的话又转达了一遍。

    “这种事。不是早有名单呈上来了么?”那老者想了想,有些郁闷,但还是问及了我所要报名者,然后叫来了两个捧着一大叠文书的杂役。

    他把名字报给两个杂役后,很快这两位就翻到了有韩珊珊资料的一页,老者估计觉得我有些没事找事,不高兴的告诉我已经报上名了。

    “我就是来确认下,既然报上名了,也就算了。”我心中暗笑,确认了一下也好,不过我来的目的可不仅仅是这个。

    看我还不想走赖在这四下盼顾的样子,老者有些不满了:“看什么看?这里是司器监总部。问完了还不赶紧走?”

    我不怒反笑,问道:“也不知道今日荀颜上神当值没有?”

    “今日荀上神是当值!但是!”老者摆摆手,又道:“如果没什么事,那就赶紧滚蛋。这里不是你这小神该来的地方!”

    “嘿嘿,正好还有一件事,希望能见见荀上神。”我笑道。

    老者顿时脸色阴霾的站了起来,上下打量着我。冷笑道:“你和荀上神有旧?还是与他有亲属关系?可有拜帖,书信?”

    “无亲无故,更没有拜帖书信。”我也上下打量他,这老者虽然在神庭中枢当值。但不过是个四五品的文书,这里也不是各个都是二三品,甚至一品的官员,而大多数当值的,几乎都是为他们服务的,也就是一些充其量四五品道体,甚至挂了闲散文职的三品以下官员。

    “呵呵,那就是来找茬的了?凭你这毛神,也配见荀上神?”老者阴沉一笑,然后看向了前面两个守卫,说道:“守卫,把他给我打出去!”

    我冷笑一声。瞬间伸出手就把他衣领抓住,冷道:“给你点颜色,你还真开染坊了?”

    老者完全没想到我一出手,他连躲开都完全做不到。所以脸色也变得有些惨白了,而两位守卫围了过来,怒喝道:“哪来的泼皮毛神!敢来司器监总部闹事!”

    “闹事?我可不是闹事,这老货倒是想闹事来着。”我面色难看的说着。道力一瞬间炸开,三品的实力将守卫和老者都吓得双目瞪大。

    “你……你到底是谁?”那老者吓得身体都软了。

    “夏一天。”我吐出三个字,也懒得再吓唬他,松开手放了他,但老者就跟烂泥似的默念我的名字,然后似乎想起我的凶名,顿时目露恐惧。

    那两个守卫也惊讶看着我,不敢再向前来,我拿出了私持文牒,在他们面前晃了晃,说道:“我找荀上神拿点东西,这你们应该没意见吧?”

    看罢文牒,两个守卫互看了一眼,其中一个说道:“既然找荀上神有要事,那我们便去通报好了。”

    另一个守卫虽然面露不悦,但此刻也不敢在我面前说什么,把老者扶起来,低声说了几句话,老者顿时像是回过神来似的,一下子站得笔直了。并且脸上又多了一分桀骜。

    我心中冷笑,狗改不了吃屎,典型的在特权中执行潜规则习惯了,就总想要游走在规则之外,看谁都觉得要低自己一筹,老想着用力量压服别人,典型的特权主义。

    等待了一会,很快就有一群守卫围了过来,把我团团围住,而一群想要围观的司器监官员则给拦在了外面,似乎有意给隔离了开来。

    而很快,一位身穿司器监三品官服的偏瘦中年人,带着一群的官员很快朝着一旁的非接待用主殿那走出来。

    我对付这类人经验丰富,排场摆足了,出来的当然就是主官,没准还就是荀颜。

    这偏瘦中年额骨高耸,面颅骨也颇为突出,长得一副刁钻阴险的样子,一路上一边的打量我,一边的和身边几个守卫头子说着什么。

    看到我。这中年人嗤笑一声,说道:“原来是最近名震六部,上了朝议的夏一天夏天官,实在是幸会之至,怎么地?今天突然大驾光临我们司器监,莫不是我们司器监哪里惹毛了夏天官,要给打上门来了么?”

    “打上门?嘿嘿,不敢,我就是要讨回一样东西,也不知道贵部的荀颜荀上神可在?”我也反笑一声。

    这让中年人露出了一抹厉色:“呵呵,真不巧,你口中的荀颜荀上神,似乎就是我!你要讨东西?我不记得我欠了你什么东西了,譬如是女仙?还是财宝?”

    “哈哈,荀上神,我怕这小子是精虫伤脑了吧。”他的话一出,一群司器监的官员全都笑了起来,并且热烈的配合起了荀颜。

    “也不看看我们这里是什么地方,不过是打伤了朱上神,真觉得神庭什么地方他都可以闯得了么?”说我打伤了朱四河,估计也是行吏科怕丢面子,所以才散布出了这宛转的消息。

    看着一群司器监的官员,我发现除了这三品的荀颜,在很远处几个大殿那,又多了好几个三品的主官,这些主官似乎都抱着看热闹的心理,并没有立即过来。

    看来司器监主官不少,三品道体的同样不乏少数,这些都是司器监的中流砥柱,不过都各自有各自的殿门,出什么事,只要跟自己无关,他们应该不会插手。

    我拿出了私持文牒,将其打开后说道:“可能荀上神是忘了吧?之前在下品界某个司器监后山,没问过我就偷走了我的剑,眼下我自然是来讨回宝剑的!”

    这私持文牒开启后,里面那把天子怒闪现耀目神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