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养鬼为祸 第两千零二章:东来

时间:2018-05-04作者:浮梦流年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天,你和我一见如故,也参加过我两次家宴,就不要叫我上神了,太生分了,以后叫我竺叔叔就好。”竺君钰淡淡一笑,然后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以示鼓励。

    “竺叔叔!”我吃了一惊,我对这种好事倒也不会太拒绝,这相当于要认下我这小侄了,对于一个一品的大员来说,何等的难能可贵?而且现在竺君钰形势大好,关键我和竺道青、竺道蕴、竺道荷都成了好友,以后大家互相帮忙的事情也很多,终究要有牵连的。况且朋友的父亲,叫叔叔也是应该,如果再叫上神,确实有点尴尬了,加上以真实年龄来说。估计他当我祖父都不嫌老了。

    “哈哈,一天,你这么一叫,我才觉得舒服了好多。”竺君钰爽朗一笑,然后压低了声音说道:“你的情况比较特殊。所以我已经让刑律殿的一些好友起草了给你请功的奏本,并得到了一部分同僚的支持,明日会由对方在朝会上提出,让神皇来裁决,届时除了我会支持,其他同僚应该也会一呼百应,我想,到时候行吏科他们,应该也无法阻挠了。”

    我脸上露出震惊的表情,其实心中也颇为高兴。官职现在对我的意义重大,有了官职,才好给肆小仙翻案,竺君钰现在和我的关系,以及以前他和肆小仙的关系,极有可能会帮忙,这样一来,事情也顺利了很多。

    “多谢竺叔叔的栽培,我一定不负众望。”我当即感谢起来。

    竺君钰倒也习惯了这样的说辞,笑道:“不要这么说,这是你应得的,而且你现在已经是超品的道体了,神庭一向对你这样的天才另眼相看,我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以后你只要努力走好接下来的每一步,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我有和竺君钰客气了几句,并且就以后的一些步骤做出了详细的打算,毕竟现在竺君钰已经把我当成了子侄心腹,也喜欢我的行事风格。所以有意和我多一些交流,我虽然没有核心托出自己的核心计划,不过他的一些打算,我多少也是支持的,好比在安插司器监人手之类的事情。

    不过毕竟我和他官衔差距太大。也只能做出一些片面的建议,并不能直接的参与进来,况且认识的官员也不够广,眼界闭塞,倒也帮不上太大的忙,这种事我估计竺道青会更讨他欢心。

    然而作为现代人,我的思想却不禁锢在他们的官僚体制里,这点往往能做出一针见血的表述,所以竺君钰时常表现出眼前一亮的表情,应该也把我定位成了实干之才。

    不知不觉,天色已经不早,竺君钰也不好再留我,将两个盒子递到了我的面前,说道:“上回道荷已经转达了你推荐那位叫韩珊珊的姑娘的情况,我甚感欣慰。而听说她居然还有可前进的空间,故而我又往常胜王爷那边疏通了下,已经给你拿到了另一部分的仙气盘,希望你今后到遴选司器监能吏之前,多提拔下韩姑娘。一朝封臣,也算是你自己的亲密嫡系了。”

    “竺叔叔厚爱,我会传达韩珊珊的,我也替她多谢竺叔叔的盛情。”我连忙接过来,这个时候不好推迟。这种玩命的活儿,不要点本钱,那就太虚假了。

    “嗯,你做事干脆利落,这点我很欣赏。前段时间连朱四河你都敢打杀了,确实是块值得雕琢的良玉,我亦希望这位韩珊珊名如其人,也能给我带来惊喜。”竺君钰淡淡一笑,然后将第二个盒子给我。

    “这是……”我愣了下。且先接过来再说。

    “这把私器‘天子怒’本就是你的,我取回来的时候,专门请的司器监目前尚在的能工重新过灵打磨了下,现在应该可以发挥出比此剑以往更强劲的力量,另外。此剑尚有一件大惊喜,你可揭开一看。”竺君钰拍了拍道器的盒子。

    我心下大喜,有这东西,以后越级打怪都不是问题了,所以忍不住也就打开来看。

    虽然在私持文牒中看过缩小版的,但打开盒子一睹之后,还是给这把剑紫光凛凛的色彩给震撼住了!

    “好深邃的力量,剑不出鞘,果然藏锋不发。”我忍不住赞叹起来,但触摸剑身的时候,却又感觉到了另一股力量似乎正极力的压制它的能量,我顿时往这引而不发的力量那看去,只发现剑把的末尾,竟多悬挂了一枚佩穗的紫色玉佩!

    难道这就是大惊喜?

    毕竟这枚玉佩在私持文牒中并没有出现!但品序绝对不亚于天子怒!而且,难得的是。它的属性和天子怒的属性竟是近似的,亏得竺君钰如此有心,弄来这块玉佩配上此剑!

    竺君钰看我好奇这枚玉佩,说道:“天子怒,此剑当年在神庭里。也是有数的名剑,最先打造出来时,在整个司器监的后山引发了一场浩劫,当时可说是雷霆万钧,锐不可挡。而其招来的紫雷,威力巨大,几乎将锻造者自己都打得魂飞魄灭,真是厉害之极,后来。恰巧这位锻造者身上有枚紫玉佩,在锻打的过程中,竟与其雷霆相互辉映,生生压制住了此剑的暴戾。”

    “竺叔叔,是否是这枚玉佩?”我轻抚这枚紫色的玉佩。心中震惊无比,这枚玉佩,居然可以和剑相互辉映,简直不可思议!

    “呵呵,不错,这枚玉佩,正是那位锻造者身上所带的玉佩,此物叫‘紫气东来’!”竺君钰捻须一笑,然后又深沉的看着我。

    “紫气东来?”我脸色微微一变,紫气东来就是祥瑞之兆,这位锻造者佩戴这枚玉佩,也很正常,但为何能压制天子怒,那实在让我猜不出来,而且天子怒威力如此强劲。正是使用者想要的,为何还要让这枚玉佩压制它?这就让人难以理解了。

    “对,这就是此玉佩的名称,它的作用可不简单,根据其锻造者说,若有人用天子怒,此物便需配之,具体的作用,还需使用者自己去理解认识,另外有一点,其锻造者嘱咐,若非要到用剑之时,切记不可拔出此剑,君子一怒,伏尸百万。此言非虚。”竺君钰说道。

    配上了玉佩,确实感觉剑仿佛活了一般,还真是天子怒而紫气东来。

    我触及紫色的剑鞘直至玉佩,心中自然少不了一番感慨,但很快好奇心也驱使我问起来:“竺叔叔,请问这位锻造者,是否还在神庭?”

    “当然在,只不过陈老不问世事,早就隐于神庭角落,神踪不定,也不再任职了,这次遇上他,也并非是我寻到他,而是他见我手中有剑,所以飘然而来。”竺君钰笑了笑,估计也不打算说出这‘陈老’的所在的。

    “陈老,可是徐剑娇前辈的师父陈训华?”我试探性的问道,徐剑娇这位老太太本事不小,她说师承陈训华,而竺君钰又叫对方陈老,加上此剑归属徐剑娇,那极有可能他们之间本有着莫大的联系!

    “不错,你认识徐剑娇,得她赠剑之事,我与徐老也说了,他二话不说,便将佩戴身上不知多少年的紫气东来系上剑把,说来,这也是一种缘分呀,你且要善待此剑,才能对得起老人家的一番好意。”竺君钰认真的看着我。

    “竺叔叔放心,我定然不会辱没和埋汰了剑的威名,若是用剑,必不为恶。”我认真的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