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养鬼为祸 第两千零七章:嘘声

时间:2018-05-04作者:浮梦流年

    ,精彩无弹窗免费!

    黑子听我说罢,顿时对我竖起了拇指,说道:“夏天官果然豪爽,周天官这要是不收,那可就要得罪夏天官啰。”

    周其平眼皮跳了下,顿时是双手接过了这两年份的三品气盘,然后兴高采烈的说道:“既然是兄弟送的,我哪可能不收?这岂是我周其平的性子?”

    我心下暗笑,还真是自古情深留不住,只有套路的人心呀。你收下我的礼物,就是接受我刚才的话了,眼下上百号的官员都看着,你想要玩赖的,估计也不用行走神庭了!

    “哈哈,周上神不愧是和我一起上界的兄弟,不过眼下总不能呆在界坞这里吧,赶紧进里面去吧,免得大家伙都久等了!”我笑着说道。

    “对,对。列位神仙,请。”周其平抱着三品气盘当然是喜上眉梢,盛情邀请大家进他所在界面。

    我也就跟着黑子为主的一群官员往界内飞去。

    还别说,周其平选的界面和以前住的那地坑差不多,阴森森的,界坞到主殿那边起,都挂着一盏盏红灯笼,虽然有喜庆的味道,但怎么看怎么瘆人,就跟进了阎罗殿似的。

    不过每人的爱好都不一样,既然别家没提此事,我也懒得说什么。

    “这次不止是我们刑律殿的神仙,其他中品六部的片区主官,以及五品的神仙,我也盛情邀请到了,诸位可趁机接纳一番,没准去其他各部,会有意想不到的方便,嘿嘿。”周其平乐呵呵的说道。

    “哈哈,不愧是周天官,面子果然是够大的,其实不说其他部给方便,有你在我们刑律殿,本就是最大的方便了!”黑子也少不了一阵的奉承。

    其实周其平的面子也未必大到这个程度,别家片区的主官就算是不来,他也说不得什么,但是,周其平的妻子却有些不一样,那是二品的超级大官,谁敢在二品大官大喜的日子里不来?

    “孔天官太客气了,千万不要给我带高帽子了,我媳妇儿怕要不高兴了,要是没有她,我又怎么能盛邀到各位?”周其平笑呵呵的说道。

    大家其实都心中暗骂这家伙吃软饭的,不过这话当然不敢说出来。只能继续迎逢拍马起来。

    周其平也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带着我们这些刑律殿的官员,引荐给已经落座的辖区内的六部主官,包括廷议司的主官也都来了。

    似乎对我另眼相看,周其平大肆向所有神仙引荐我。逢谁都告诉别人我就是夏一天,而这些官员多是五品往上,我的劣迹在这片区基本是人尽皆知,至于神庭中枢的事情,倒还没传达到这里,毕竟那种腐败大案,基本是秘密审讯,防止走漏了风声,至少在我的官职下来之前,还都是秘密。

    “原来是夏天官。在这片区,也算是个名人了,上次行吏科的神仙,不也刚给他打了一顿么?”自然少不了好事者,我一眼扫过去,说话的神仙是个刻薄的女子,正在跟一位行吏科的五品官提及此事。

    而这群五品官全都面色难看,至于坐在上座的主官,更是额上青筋冒出,并且看向了我。

    “嘿嘿,确实是呀,我们行吏科是给揍了,但你们言正殿又好得过哪里?只是和他接触的机会少,要是换成你们,估计还不止是挨揍那么简单。”一个同样刻薄的行吏科官员顿时冷笑回应。

    立马引来了言正殿群体反驳,这还只是众多争论中的一角,其他地方因为引爆了对我的看法,所以也有这样的争执。

    而对我的评论,也相对倾向于可恨,可恶,霸道上面了,黑子一路走一路笑,对我现在在中品区域里的境况深表同情。

    议论声越来越大,在廷议司所处的桌子那安坐的老者忽然一拍桌子,嗖一下就站起来指着我怒骂道:“不过是一个道体厉害点的六品小毛神,还没了王法了!殴打上神,岂不大罪!居然还大刺刺走在这里,小子安敢欺我们这么多神仙!焉敢不把廷议司看在眼里!”

    周其平嘴角似笑非笑,连忙走过来,说道:“言老,今天是犬子喜日,还请多担待点,毕竟我这下属年纪轻轻,多少还是有点稚气未脱,年轻气盛,凡事难免只想用拳头解决嘛。”

    嘭!

    又是一声砸桌子,一个言正殿的官员也站了起来,道:“周天官,你的意思是年轻就能气神,就能跨过神庭司法?辱打上神?简直荒谬!”

    “这……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想说,今天这是……”

    “周天官!你爱护下属之意,言某清楚明白!不过此子如此嚣张,顶撞上神便罢!尚且无人治罪,真不知道他当时打得是谁。为难道还被灭口了不成?敢不敢给言某站出来?我言某这就给他录证而缉拿此子!就算打到神皇那里去,也要把他的治罪了!”那叫做言老的廷议司神仙指着我说道。

    我冷笑看着他,说道:“就凭你,还想把官司打到神皇那里?有本事就现在解决好了。”

    “你这小毛神!岂不知我是廷议司言风!这般好嚣张!老夫今天就现在就在这劈了你!”言风凛冽的刀削脸狰狞起来,看来平日里。这老小子做事从来是雷厉风行,见不得其他忤逆神仙!

    “言上神,劝你冷静点,要是你劈不了我,反给我劈了,别以为有人能救得你。”我阴冷一笑,这样的性子我见多了,不问青红皂白,动辄就想要先来一顿杀威棒,剩下的再定论好歹。想得也太多了。

    言风脸都气红了,而周其平这老小子好死不死添乱道:“对,言老,你还是冷静点,你们这么多神仙,加起来都未必能拿下他,且不记得朱四河的下场?”

    结果周其平这话一出,非但没有让所有人直接群起殴我,反而都仿佛像是洗澡的时候给泼了桶冰水一样,都焉了下来,这顿时让他脸上大感没趣。

    烧着的火,总有人不愿意灭,立即就有言正殿的官员站了出来,和言风说道:“言老,之前在行吏科给打伤的。便是他,他若是告状到你们廷议司,你们敢不敢接这案子?”

    众人顿时全都看向了之前在行吏科欲要揍我,反而给我揍了的神仙,这五品官脸色阴霾。但很快就低头喝着闷酒了。

    言风眼看那五品官害怕得低头喝酒,显然是哑巴吃黄连的意思,赖不上他们廷议司,所以就大胆哼哼道:“这位神仙要告状,我们肯定敢接这状纸!”

    结果言风这激得行吏科的主官颜面大失。当然也不肯低头,站起来说道:“呵呵,言天官,这可是你自个说的,我就在这里替他应下了。你要是不敢去提审夏一天,你引咎辞职如何?”

    火苗再次烧了起来,但言风却怂了,咬牙切齿好一会,才大声说道:“好!提审不可没有文书!等我回去开会研究后。便提审这罪神夏一天!今天且看着周天官孩子喜日的面子上,姑且让他得意两天!”

    列位的神仙全都嘘出声来,这让言风顿时狡辩起来:“你们懂什么?若是我也和此子一般冲动,与他又有什么区别?”

    我耸肩冷笑,对这样的怂包完全提不起太大兴趣,就算到时候带提审令来,那又如何?

    就在大家各怀鬼胎的时候,很快周其平忽然感应到了什么,转身对着黑暗如渊的大殿说道:“孩子的娘,你来了……”

    众人都是震惊,连忙看向了门口挂满红灯笼,而里屋却黑得要死的地方。

    那里阴森森的,什么都没有,但阴冷的气息,仿佛存在了几千年似的,让人不寒而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