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养鬼为祸 第二千二十四章:招牌

时间:2018-05-04作者:浮梦流年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她的话落音,不止是参赛者,在场的所有神仙更是无不动容的,我扫了一眼,甚至看到有好些个在角落里身穿低频序司器监官袍,道体却偏偏达到四品,甚至三品的官员竟哭了起来。

    “他们是……”我心中一滞,看他们的表情。还有瞳孔的光芒,这是既高兴又难过的表情,这是人在灰暗的世界里见到一丝曙光的神色!

    “司器监给贬职打杂的官员。”竺道青叹了口气,而竺道蕴解释道:“或者是上任的,或者是上上任的,他们的年纪,当我们爹爹的长辈的长辈都足够了,他们不愿意离开司器监,因为那就是他们最高界别的归宿了,除了这里,哪里还是尽头?”

    我心中大惊,这些果然就是韩珊珊转世投胎之前的下臣,亦或者干脆就是肆小仙的亲信,他们热爱这里,也不愿意离开,或许有的可能还曾经任职超高级别的官员。可惜的是现在有能力无处施为罢了。

    韩珊珊的一番话,恍如是当年司器监主官降临,让所有官员都面色惨白,而一些上上任主官就一直任职下来的官员。更是潸然泪下。

    “唉,可悲可叹。”我叹了口气,而韩珊珊那边,一群司器监官员已经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毕竟韩珊珊太像上上任主官了,这简直让他们无法忍受。

    特别是现任首座蒋东祥,更是目露沉凝之色,这往往是意味着有些什么坏主意出来了。

    “想不到这位韩仙家居然有这等本事,确实让我们司器监大开眼界,不过,既然这里是司器监,就有司器监的规矩,不是谁能够更改的,而且,韩仙家虽然能够凌驾于其他的参赛者之上,但却无法掩盖形成道器所消耗的时间硬伤。所以本官宣布,你不及格!”蒋东祥大袖一挥,而身后一群官员立即站了出来,纷纷附和。

    我眉心拧起。真没想到这蒋东祥比我想象的还有狠辣,居然一言而决了韩珊珊无望晋级。

    “这……这岂能这样?这小姑娘不是赢了所有人了么?”

    “是呀!而且刚才那位参赛者曾和,不也是说了只要赢了他,小姑娘就算合格么?难道说话也不算数?”

    “未免不近人情!这司器监,迂腐的很!”

    不止是这些,整个会场再起嘘声,我心中笑起来,刚才的嘘声是贬低和取笑韩珊珊的。但想不到现在竟然是因为韩珊珊无缘晋级而嘘司器监,真是此一时彼一时。

    但即便是有所异议,但官员里还是无人敢站出来,倒是那叫曾和的老者给戳脊梁骨多了,脸色也有些铁青,他也算是说话算数的仙家,如果今天的事给说出去,以后还能在神庭混就见鬼了,这就不是当不当官的问题了!

    “蒋上神!我之前挑战韩仙家前,说过只要她赢了我,我的名额就让给他,此言非虚!还请蒋上神明断此事!取消我的名额,让韩姑娘晋级!”曾和说道。

    蒋东祥脸色难看,估计已经在暗骂老头不懂事了,不过他既然宣布了韩珊珊不及格,自然要一条道走到黑。所以继续说道:“曾和,你当我们司器监是市集买卖?名额想要给谁就给谁?无论怎么说,之前的选定的一百位合格者晋级,绝不能再加一人!”

    曾和脸色尴尬,也不敢太过得罪上神,况且他已经努力过了,别人也不能再说他什么,所以颓然当场的时候,也可惜的看了一眼韩珊珊,他确实也承认了韩珊珊的实力。

    韩珊珊听到自己无缘晋级,也是气坏了,怒道:“蒋上神,我的降维卡片可是早早完成了,至少不是五十位之前,也是七十位之前,你们无人敢来审核。却把责任推脱我身上,那不是太过份了?天下有这等霸道的道理?对,规矩也是由司器监定的,但合理么?是否让人信服?”

    “呵呵,韩仙家,到现在你还不明白么?都说你不合格!出局了!还是收拾下滚蛋吧!再叨叨就把你拖出去了!”这蒋东祥身为首座不得不注意言辞,但他的爪牙就没那么好说话了,一摆手。好几个神将就飞了出来,脸色阴狠的要把韩珊珊拖走。

    竺道青气急了,包括竺家姐妹也恨得牙痒痒,如果是正常输了还好。但就这样出局,谁能接受?

    韩珊珊哼了一声,怒道:“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

    “慢着!”就在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观赛席中传了出来!这声音穿透力很强,连隔音罩都无法阻拦这声音,可见这绝对是一位顶级道体的仙家了!

    我和竺道青面面相觑,而竺道蕴整个人都怔住了:“陈训华!陈老!”

    竺道蕴叫破离位飞出的白衣白发老者身份,我和竺道荷、竺道青都震惊无比,自然是知道这陈训华是谁!而这名字又代表了什么!

    司器监最厉害的锻剑者,连天子怒都出自他手。听说也是强者中的强者!

    “陈……陈老……”蒋东祥面色一凝,显然也没料到这个时候陈训华会出现在这里,至少刚才看了一眼场内外,都没有发现有什么一品道体的高手在。

    “蒋东祥,你还会叫我一声陈老!?我以为你已经忘了我是谁了!”陈训华冷冷的说道。

    “陈老,这是什么话?你是我们司器监的招牌,我们怎么会干自砸招牌的事情?”蒋东祥表情郁闷。

    “呵呵,司器监的招牌?你们现在不是砸了么!”陈训华怒喝道。一群官员全都脸色大变,或有害怕,或有惊恐,但都能代表这陈训华到底是什么样的角色!

    我细细看去,那老者身后横背六把剑袋,里面毫无疑问都装着宝剑,这样的装束,可谓压迫感十足,估计所有剑都是他自己打造的也说不定。

    而看向了他的面庞,虽然有着一股儒雅之气,但却挡不住岁月的刀削斧凿!至于身体,肌肉扎实。把衣衫撑了起来,让他整个人就像是一个书生,故意把身体锻炼到了彪形大汉的程度!

    而且他眉毛一挑,那种凛然气质,果然是澎湃而出,所有第一眼看到他的人,若是心里有鬼,绝对会为之夺神!

    “这……这怎么是砸招牌呢……这女娃儿破坏了我们的规矩,我只是想要……”蒋东祥有些郁闷的说道,对方虽然不过是一介白身布衣,但那种压迫感,比他顶头上司还有厉害,这简直就有些不可理喻!

    “够了!这女娃儿在规定时间里完成了这叫降维卡片的道器,何等的天赋?你们居然连试一试都懒得,觉得能够看穿一切!这冥顽程度,简直匪夷所思!且不知道人才难得,却只知规矩!只知道排挤天才!司器监道器包罗万象,人才更应该不问出处,这般抵制,岂是我司器监的做法?”陈训华眼睛半眯了起来,死死盯着蒋东祥。

    蒋东祥也感觉到了威慑感,不过让他在数万的观众面前认错,又怎么可能,所以他说道:“陈老,本官乃是司器监的首座,对于此种祸乱分子,自有处理的职责,况且,如果破坏司器监的规章规矩而让她进入了司器监,岂不是处处规矩界定都要给毁了?所以本官觉得,将她判定不合格,逐出比赛,方才是上策!”

    “呵呵……有点意思,连我的话,在司器监都没有用了对么?”陈训华缓缓的从天空降落,这时的他须发微张,如同暴怒的狮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