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养鬼为祸 第二千四十二章:烈阳

时间:2018-05-04作者:浮梦流年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他说相信我们,虽然简短几个字,但里面的意思已经很简单明了了,孟知秋肯定给安排在了死亡之组,而且结果不可能更改,

    “唉,我就知道了,我们夜宴回来后,外公就把六部主官重新邀请回了大殿,肯定是要落实你把合格者分成三组的建议,你知道的,六部在一起,要落实这提议,势必要经过激烈讨论和政治交换,外公能够如愿提议就不错了,至于你帮助孟知秋的事,行吏科怎么可能不知道,所以把你丢在死亡之组,就是要置之死地而后生,外公对你的信任,也是他妥协的原因,”竺道青叹了口气,然后认真的看着我:“要不是太相信你的实力,这次孟知秋能不能出线,我都没把握了,你可小心了,到时候十个合格者,可能会选择合作优先干掉你,”

    我背脊骨发凉,一个打九个同品序,那也是相当的要命了,

    不过既然已经确定了,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互相安慰了一阵,我们各自返回,

    翌日,比赛果然如期的举行,这名单确实分了三组,每一组都是十人,而且和昨晚商量的结果一样,韩珊珊和古凡飞等司器监的内定人才一组,而孟知秋果然分到了钱喜光和李忠谋那边,成为了死亡之组的一员,

    我因为要帮孟知秋试剑,所以没有去观赛台那边,而是站在擂台这里,

    环目四顾,看台上挤满了人,大致得有数万之巨,其中竺家那边,楚嫣带着竺道蕴、竺道荷出现在了会场里,而家长竺君钰因为要打廷议官司,所以并没有在会场出现,

    常胜王爷站在会场里,简单的说了几句话后,就宣布了比赛开始,

    话音落下,三位司器监二品的官员排在队伍的最前面进场了,他们分别捧了三面山海图出来,并且将图放在了台上,如果我猜得没错,这应该是三组比赛的场地,到时候为了让各组不受影响,会让每组都进入一个山海图空间比赛,这样一来确实谁能出来,都会成为悬念,

    接下来出场的,是捧着各式没有经过加持兵器的司器监官员,这些兵器使用材料,毫无疑问是三品的程度,但随着给其加持的人不同,也会发生不同的效果,因此输赢悬念,很大程度也取决于此,

    剩下进场的是合格者和他们所带领的各自助阵成员,而除了韩珊珊和孟知秋,以及一些六部关系极强的合格者外,闯入决赛的,基本没有选择司器监推荐的三品试剑官,毕竟用自己认识的人,会更值得信任,

    韩珊珊领着竺道青进场,还回头跟我打了个招呼,我站在孟知秋身后,点头回应了他们,而很快,我们就各自找到写着自己名字的小作坊,

    孟知秋是专业的人才,立刻一言不发的准备起了材料,而主持人也让我们这些试剑官去选取兵器,给自己的伙伴加持符文阵法,

    大家看起来起跑线相当,但选材的好坏,也是十分关键的,为了给孟知秋更好的加持上符文阵法,首先武器上就不能选择品序太强的,所以我来到了剑区,挑了把看起来档次在三品剑里相当柔的剑,当场试了起来,

    “呵呵,这位试剑官,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进来大名的夏一天夏天官吧,”和我一起选剑的,是位看起来跟我年纪相仿的人,这人眉清目秀,双目精神奕奕,

    “是我,恕我眼拙,你是哪位天官,”我上下打量了他一眼,

    “本官凤剑德,不知道夏天官听过没有,”那青年傲然的报出了自己名头,另外还看向了另一个选剑的女子,介绍道:“这位是盖春珍盖天官,阁下应该也听过了吧,在中枢三品道体里,也是跻身前十的剑者,”

    那盖春珍拿起了一把细剑,轻轻一抖,剑嗡的一声刺耳乍响,看着实力确实是强的不行,而且这把剑在二十把各式利剑里,也算得上品质最好的几把之一,

    “我不认识你们,”我淡淡一笑,把手中拿着的那把利剑放下,因为这把剑用料太精良,只有四品道体的孟知秋肯定在这把剑上难有所作为,

    “呵呵,看来夏天官目中并无一人能入眼呀,就算不知道我们,名单总看过吧,”凤剑德笑了起来,虽然言语还是客气,但目光已经多了一抹给轻视后的不满,

    我这才想起了名单上确实有这两位,而且还是死亡之组里,给钱喜光和李忠谋当试剑官的两人,所以我不禁多看了眼这凤剑德和盖春珍,

    结果凤剑德把我这一眼当成了挑衅,冷笑一声后,准备言语讥讽一番,

    然而沉默的盖春珍在确定手中的细剑后,正巧看到我放弃了一把好剑,又拿起了一把粗制的剑,所以问道:“为何不选刚才那把剑,”

    “为什么要选,”我反问道,

    盖春珍哼了一声,也没在回答我,倒是凤剑德说道:“目空一切,连选的剑都会挑到最差的,尚不自知,”

    我看他拿起了我刚才丢下的那把利剑,笑道:“捡别人剩下的,觉得就很好了,”

    “你,”凤剑德怒瞪了我一眼,似乎看到我们争执,司器监的官员看向了我们,因为不好再和我吵,凤剑德只能怒而转身离开,将剑带给行吏科推荐出来的人才钱喜光,

    毕竟用过的好剑不少,所以好歹分得很清楚,我并没有花太多时间就挑了把最差的剑,并且送到了孟知秋的面前,

    孟知秋抚摸这把次三品剑,犹豫了下还是说道:“夏大哥,你怎么挑了这把,可有深意,”

    “这把剑比较空灵,剑身也稍宽,会容易注入符文阵法,”我笑了笑,

    孟知秋感激的看着我,说道:“可我看天子怒却并非是这样大开大合的剑呀会不会用的不顺手,”

    “放心吧,只要是把剑,我就能用好了,关键还是你,”我拍了拍她的臂膀励道,

    孟知秋点点头,开始了符文阵法加工这把宽剑,

    因为是三十个小作坊露天加工以增强观赏性,所以查看对手改造兵器也成了所有试剑官的制胜关键,毕竟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我看向了韩珊珊那边,竺道青毫无疑问挑了把厉害的枪,并且韩珊珊也开始了她的加工,她使用的材料是前一场比赛获得的青金缠玉,以及一种透明的金色粘液,而且似乎还把竺道青惊喜到了,手舞足蹈起来,

    而不少的比赛选手,也有不少惊呼出声这种叫做混沌金的金色粘液,我想了想,以前囚牛就寄身混沌铁上,难道这混沌金有异曲同工之妙,如果真是,那就厉害得很了,

    当然,除了韩珊珊,这里也不乏有炼器制器的名家,他们都不约而同的使用了青金缠玉来当这武器的外部提炼,并且在符文和阵法的构建上,也下了十足的功夫,当然,我对道器符文不拿手,顶多能从阵法中看出点端倪,

    韩珊珊的算法和别人明显不同,采取的符文构建,更是让不少的试剑官和制器者目瞪口呆,甚至好些人眼中都出现了挫败感,倒让司器监那一组的悬念变得平平无奇起来,

    “我可能做得没那么好夏大哥你不会怪我吧,”大家的目光都放到了韩珊珊的身上,孟知秋似乎觉得难为情起来,

    我摇摇头,安慰道:“她是天空的烈阳,耀眼得照亮一切,你虽然没有她的那样的光芒,但却同样让人眼前一亮,不是么,”

    虽然我不在意她做得怎样,但说完这话,我还真因她手中制作的剑眼前一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