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听说我长得像吕布(三国) 52.益州事变

时间:2018-05-25作者:有绯

    此为防盗章~跳订太多即会显示,如有不便请谅解么么哒。  吕宁姝挑眉:“那怎么可能找得到人嘛。”

    “所以说这事儿一听就不对劲啊。”

    刘朝一拍大腿, 而后又意识到自己的反应太大了些, 忙缩回来继续对着吕宁姝八卦:“我猜啊……这莫不是大将军的私生女罢?”

    吕宁姝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啥?”

    她敢赌上自己的节操, 这具身体绝对不可能是刘朝猜的这个身世!

    刘朝见她满脸的不信, 还一本正经地试图分析:“能得大将军如此重视,却始终不肯道出那人的身份,这本来就有点儿问题。而且啊……要说这年龄也是对的上的。

    况且你想想, 儿女长相多是随父母的,若是大将军把画像张出来……长得像他的女娃,那哪儿成啊,这一来可不就得神神秘秘的么?”

    吕宁姝轻咳一声——为什么乍一听还感觉挺有道理的。

    她摆摆手, 试图止住刘朝的胡思乱想:“得了吧你, 哪有这种不可言说的身份还给挂赏金的。”

    挂赏金说明她这颗脑袋值钱嘛!

    刘朝“唉”了一嗓子,嘟哝道:“也是啊……”

    他还以为自己猜中了一个惊天大秘密呢。

    吕宁姝笑他:“你当自个儿是大将军帐下的那群谋士呐?猜不到也正常。”

    刘朝憨笑,伸手搔搔脑袋, 却未曾想到搔下了一只虱子, 他习惯性的把那东西没人的地方一弹。

    吕宁姝一看见这东西就跟避瘟疫似的一蹦三尺远, 捂住鼻端, 食指一伸:“你几天没洗了!”

    刘朝疑惑地朝她眨了眨眼,望天思索:“也就……十日罢。”

    他还算爱干净的呢,至少他边上的另一个汉子半月才沐浴一回。

    吕宁姝闻言打了个哆嗦,躲得离他更远了。

    好嫌弃。

    ***

    军中百人为一屯, 袁绍定期派人来筛选一批新兵, 作为精军备选之用。

    而屯长则被委任负责把挑选上的新兵交接, 若遇到上面赏识的,便直接送到战场的前线延津。

    这日,屯长照例挑选那些平日里一看就是好苗子的兵。

    毫无疑问,次次完成规定训练量的刘朝等一干人被选了出来,那屯长在人群中左看右看,疑道:“谁是吕殊?”

    这人倒也是每日能完成训练,只是……

    屯长瞧了一眼剩下那群人的身板儿,搓搓手——看着就像一群弱鸡啊。

    吕宁姝走了出来:“我啊。”

    屯长瞪大眼睛,左手一指刘朝那边:“你能跟他们一样?”

    我读的书少你不要骗我!

    吕宁姝理所当然道:“有什么问题吗?”

    刘朝耐不住,对着那屯长说道:“他挺厉害的,别瞧他人小……”

    “不可能。”

    屯长打断刘朝的话,摆手表示不信。

    他皱眉打量了吕宁姝一番,疑道:“长得倒是细皮嫩肉的,莫不是每天的训练都是别人帮你的罢……”

    他瞄了刘朝一眼,又瞄了吕宁姝一眼,那眼神怎么看怎么不对头。

    很微妙。

    吕宁姝一瞬间就明白了屯长的意思,拳头捏的咯咯响,用尽平生最大的自制力才没让自个儿的拳头直接往他脸上招呼。

    我呸!!!

    你丫才卖屁股!!!

    吕宁姝气道:“你这是不信?”

    屯长被人看破了心思,有些尴尬:“你倒是说说,怎么让我相信?”

    吕宁姝凤眼微眯。

    她左右瞧了瞧,刚巧望见了平日里用来休憩的、校场中的唯一一颗树。

    那树约摸有几百年的树龄了,约摸有十几丈高,树干比两个碗口还粗壮些。

    屯长惊讶地看着吕宁姝往那棵树走去的背影,嘴巴微张——这是不堪经受歧视,要撞树自尽了?

    吕宁姝冷笑一声,挽起袖子,两只手托住树干,屏住呼吸,用了些力道,猛然把那极为粗壮的参天大树往上一托——

    刹那间,叶子落雨般飞下。

    由于在此地扎根百年,底下埋着的根系错综复杂,扎得极深,顷刻间被她骤然连根拔起,竟产生了地动山摇之感!

    尘土飞扬,白日的阳光似乎都被铺天盖地的沙石遮盖。

    散落的尘埃扑了屯长满脸。

    而屯长还维持着极度惊讶的表情,直接被吕宁姝拔起的树喂了一嘴灰,正猛烈呛咳着。

    这还没完,吕宁姝忽然像是不堪受力似的松手,那参天大树便直直的向屯长倒去!

    漫天扬起的尘土间,屯长唯一剩下的念头便是——完了。

    这树在平日里少说也得几十个成年男子才拔得起来,至于要完全托住……少说也得五人。

    正当屯长觉得自己死到临头的时候,那树忽然就不动了,并且还直直的往上立起,在持续掉落的树叶间归回原位。

    他定睛一看——那个甚么“吕殊”又把树扶回去了。

    只见某个始作俑者悄悄地往刘朝身后站了站,满脸无辜地瞧着他。

    屯长还没从极度的惊吓中反应过来,只是机械地咽下一口唾沫,猛地揉了揉眼睛。

    难道真的是自己读的书少……

    否则为什么这么一个看上去像是小白脸的家伙能不费吹灰之力就拔起几十人才能拔动的树!

    若说要是刘朝那样膀大腰圆的体型也就罢了,最有视觉冲击力的却是吕宁姝怎么看都只有七尺的,堪称“娇小”的体型。

    这也太恐怖了啊!

    吕宁姝见屯长回神,朝他乖巧一笑:“抱歉,手滑了。”

    屯长:“……”

    刘朝默默地给了她一个眼神——这家伙倒是记仇。

    把屯长吓成这样,定然是为了方才那道微妙眼神的报复。

    即使刘朝在默默腹诽,可他心里头却还是升起了那么些暗爽。

    不过也只是险些而已,曹丕身形一晃还是站稳了。

    吕宁姝咦了一声:“没看出来,下盘还挺稳的啊。”

    曹丕闻言似乎心情不错,眨了眨眼,唇角牵起一丝弧度,笑道:“那是自然。”

    若是武艺不好的话,他十岁那年怎么可能在从宛城的混战中逃出来嘛!

    毕竟那会儿的张绣可凶了,曹操那一仗打的可算是十分憋屈。

    吕宁姝瞧着他终于显露了些少年时期应有的活力与朝气,满意的一点头:“基础不错,无需我教,我只能教你些对敌经验了。”

    曹丕对她郑重一礼:“讨教了。”

    吕宁姝一巴掌拍向他的背:“走罢,你怎么又开始一本正经了。”

    曹丕抬眸瞧了她一眼。

    ……他讲点礼数又怎么了。

    ……

    袁绍到底是兵强马壮,有十足的底气与曹操僵持,而曹操的兵马虽然质量上比袁绍的好些,可相较而言数量实在是太少。

    又僵持了整整四个月。

    建安五年九月,官渡。

    吕宁姝最近清晰地感觉到了曹操焦灼的心情。

    这几日曹操每天都与谋士议事至深夜,茶不思饭不想,整个直接人瘦了一圈儿,就连执军法时都严厉了不少。

    虽然他们的初战赢得了胜利,但这显然不能左右整个战势大局,如果没有足够的兵力相持的话,因初战告捷提起来的士气也很快会低落下去。

    袁绍命人建了箭楼,这玩意是用土建的,想烧也不着,只要曹军一靠近就放箭,死伤无数。

    好在曹操这儿还有个叫刘晔的人,制造了投石器反击箭楼,才取得了一些成效。

    又相持了一个月。

    曹军的粮草已经快支撑不住了,士气陷入了极度的低落之中。

    吕宁姝的鼻端充斥着无尽的血腥味,挥舞着画戟又斩下了一个大将的头颅。

    她随意抹去脸上沾着的血迹,往后方担忧地望了一眼。

    兵力不足带来的直面感觉就是——只能望着自己这方的人死伤惨重,却无法减少丝毫损失。

    因为战争不是一个人的事,而是一群人的事。

    曹营。

    曹操负手而立,神色复杂地与其他人一道望着面黄肌瘦的运粮人,深深叹了口气。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