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听说我长得像吕布(三国) 53.战场投石

时间:2018-05-25作者:有绯

    此为防盗章~跳订太多即会显示,如有不便请谅解么么哒。

    曹丕嗤笑:“你与我年岁无差。”

    言下之意就是——你把自己也说进去了。

    吕宁姝:“……”

    理论上好像确实是这样。

    她自觉嘴皮子并不利索, 便不再多言, 直起身子走了出去。

    四月的天气已经有些热了, 阳光洒在脸上, 倒也不觉烧灼,而是泛着丝丝的暖意。

    这才多久……

    距离她来到这个时代的时间,才三个月而已。

    为了转移注意力, 吕宁姝随手扯了把长刀耍着玩儿,认真琢磨着每招每势需要用出的力道。

    力气大不等于体力好,一味的使蛮力是绝对不可取的。

    相对而言,她这具身体对使刀并不习惯, 反而是刚穿越那会耍的画戟更顺手, 可惜不知道去哪儿了。

    这次吕宁姝射杀颜良算是立了大功,即使接下来毫无建树,待战事结束后也能得到不菲的封赏。

    不过……有大把的功劳已经放在了面前, 为什么不立呢?

    尽管她在曹营待的时间并不久, 可她却对这里面的情况看得很清楚。

    袁绍那里的党争都只差摆到明面上撕破脸了, 不过曹操这儿倒是较为平静, 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最重要的一点是——袁绍那里的内斗已经牵扯到了大局,乃至敌我不分的程度。

    其中蹦跶的最厉害的就是郭图,为了打压别人,他倒是什么都能干得出来。

    并且袁绍还很信任他——这可不就杯具了么。

    曹操这儿的谋士在私底下暗中讨论的时候, 都一致把郭图当成了典型的反面教材。

    虽然初战失利, 可袁绍势力受到的损伤毕竟有限, 这两军所派出的兵力也还没够得到一战定生死的地步。

    可曹操清楚,总会有这么一天来临的。

    成者,能彻底掌握半个大汉的权柄,败者自不必说。好一点的,对方大发善心留你一条小命把你拘禁起来,倒霉一点的那就只能等着枭首了。

    总的来说,曹操先前颁布的一系列休养生息的政令还是有用的,可他毕竟起家的时候不如袁绍,这会儿也只能以曹军的三万余精锐直面袁绍的十万余精锐了。

    二人的兵力两相对比一比三还多一点,这会儿曹操面临的压力着实很大。

    “中郎将。”军医阴测测的声音从吕宁姝背后飘来。

    军军军……军医?

    吕宁姝一个激灵,立即停下了手中舞刀的姿势,讪笑着转过头来:“有事吗?”

    军医皱眉望了吕宁姝活动自如的右臂一眼,惊疑不定:“你……”

    受了不算轻的伤还能活动自如不渗血?

    你仿佛在逗我。

    吕宁姝望天,一副没事人的样子:“蹭破点皮而已,哪有那么严重啊。”

    军医继续皱着眉头打量她,最终还是勉强点了点头:“让老夫瞧一眼。”

    吕宁姝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不用。”

    瞧什么哟,真瞧了就要命了。

    “真不用?那老夫可走了。”军医哼了一声,又用疑惑的眼神瞧了吕宁姝一眼,往伤兵营去了。

    望着军医离开的背影,吕宁姝松了一口气。

    她平时最怕这些医者,能躲着就躲着。

    因为这群人是最容易、也是最有可能看出她身上破绽的人。

    ***

    张辽最近很郁闷。

    他不过是私底下调侃了句主公“那个方面”的八卦,便被曹操丢了个与前任上司极为相似的小子过来。

    说极为相似吧,倒也不是身形面貌上的,而是这如出一辙、令人生畏的……力气。

    为什么这比他还矮一个头的小子这么嚣张啊!

    再加上约有五成像的相貌,虽然其他人看来并不如何,可换了在吕布手下呆了多年的张辽看来……简直就是莫名的眼熟。

    张辽觉得曹老板简直焉坏焉坏的!

    当初曹操笑眯眯地拍着他的后背,对他摆出一脸“我很信任你”的时候,张辽还在为自己私底下八卦主公的私生活而羞愧呢。

    现在看来——

    “喂,说你呢,快把那块两人高的石头放下!”

    吕宁姝:“???”

    她帮人搬个石头咋了?

    一旁的小兵星星眼:“中郎将真是条汉子!”

    吕宁姝闻言,搬石头的动作一滞,手指头颤了颤。

    说来也奇怪,最近总觉得张辽看她的眼神叫她头皮发麻、十分的不对劲。

    就跟见鬼了似的。

    这张文远在传闻里头不是很靠谱的吗……

    果然传言不可信,就跟曹操的传言一样!

    ……

    就在吕宁姝跟张辽学的差不多的时候,曹操把她传了过去。

    吕宁姝以为曹操要调兵,对他拱手一礼后便立在原地等待号令。

    可曹操却笑着唤她上前,命身侧亲兵奉上一杆光洁地发亮的画戟到她面前。

    吕宁姝一愣。

    异常熟悉的感觉。

    这杆不是那日她躲避追捕,被袁绍治下的军汉拿走的画戟吗!

    吕宁姝抬手接过画戟攥紧,默默无言。

    曹操仿佛没有察觉到她的情绪似的,继续笑道:“它似乎很适合你。”

    吕宁姝微垂下头,双唇微颤,神色复杂。

    半晌,她呐呐道:“殊多谢主公。”

    曹操颔首,又命人牵上一匹一看就是神驹的马来:“宝马赠英雄,你立下大功,虽论功行赏还要在战后,可它却能助你一臂之力。”

    这会儿的吕宁姝已经懵了。

    其实每个武将心里头都有那么一匹梦中情马。

    尤其是曹操送的这匹马还颜色光亮,从头白到尾,没有一丝杂毛的时候。

    这匹马颜值超高!

    看着吕宁姝感动的快要哭出来的样子,一旁的曹丕轻咳一声。

    吕宁姝疑惑地循声望过去。

    曹丕见她望来,下巴微仰,示意吕宁姝瞧着他边上那一箱一箱被人搬走的竹简。

    这些是曹军从近日的战役中得来的孤本典籍,极其珍贵,而这回曹操几乎把大半都送予了曹丕。

    瞧着他罕见的露出了莫名显得有些得瑟的幼稚神情,吕宁姝冷笑一声——不就是几箱破竹子,至于么?

    曹丕瞧见她不屑的反应,微微一怔,下巴也不抬了,就这么盯着吕宁姝——一杆破铜烂铁而已,至于么?

    郭嘉无意间瞥见了二人对峙的样子,停下了扇扇子的动作,眼皮狠狠一抽,默默地往后挪了两步。

    怎么这么微妙呢……

    一旁的荀攸见了,无声地抬手轻轻拍打着郭嘉的肩膀,以示安抚。

    淡定。

    当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可怜伏完不但年纪一大把,官也做了半辈子,称得上是满腹经纶、饱读诗书的才学之士,如今却被吕宁姝这一句军中学来的糙话噎得满脸涨红,无从反驳。

    他抬起青筋毕露的手臂,伸出食指颤颤巍巍地指着对面神色轻松的某人,憋了半天也只憋出一句:“你……不忠,不孝!”

    而一边的魏氏则是比他的反应大多了,尖锐的声音竟一时压过了伏完的指责。

    她对着吕宁姝惊道:“姝儿,你身为一个女儿家,怎能出口如此粗鄙之语!”

    吕宁姝一个侧身,避过了想要抓住她手的魏氏,刚皱了皱眉想要开口,却没想到伏完自己就先把魏氏拉到了一边。

    他朝着魏氏斥道:“浅见!”

    魏氏似乎有些怕他,在伏完话音落下之后便闭口不言了。

    吕宁姝颇有兴味地瞧着两人的反应,见伏完朝她望来,便扯出了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伏完对情绪的控制颇为熟稔,不过片刻的功夫脸上就不见了方才的怒意。

    他语重心长地劝着吕宁姝:“天子年幼,朝中便有小人能够把持权柄,祸乱朝纲。若是扶植天子……”

    吕宁姝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小人是谁?”

    伏完坚定道:“自是那司空曹操!”

    吕宁姝乐了:“伏中散可真会装瞎,虽然我没读过多少书,但也知道桓灵二帝在位期间的朝堂有多混乱。”

    卖官鬻爵,荒淫无度,这两位大兄弟可以说是被骂了很久了,就连再忠于汉室的臣子也没法否认其昏庸之处。

    唯一可以称道的,大抵也只有其在位时能镇住臣子,维持表面的统治了。

    扶植皇帝作甚?谁能清楚当今皇帝的秉性是否与桓灵二帝有着共通之处?

    伏完义正辞严地反驳:“只要除了小人,哪怕今上是桓、灵在世,也能维持朝野清明,再无**。”

    吕宁姝:“……”

    你认真的吗?

    她不禁被伏完的脑回路深深震惊到了,反问道:“可你没发现自主公掌权以来,朝堂已经相对清明了许多吗?”

    伏完摇头:“曹贼任人唯亲,你难道不见我等忠君之人皆为虚职,他的宗亲却身处要职,而且竟还有许多目无君上的寒门庶族青云直上,受他提拔?”

    显然是有自己的小心思了。

    吕宁姝挑眉道:“我也是寒门,谢谢。”

    伏完:“……”

    气氛突然尴尬。

    吕宁姝轻咳一声,继续说道:“在你看来,他就该在逢迎天子的时候立即交还大权,然后继续为你们累死累活地平定乱世?”

    ——哪来那么大脸哟。

    伏完反问道:“难道吕姑娘不是这么想的吗?”

    吕宁姝嗤笑。

    撇开这群人理所当然的无赖嘴脸暂且不说,退一万步,如果曹操真的把大权交还了皇帝,那身为曹操亲自提拔的他们又有什么立足之地了呢?

    这权柄可不是说交还就轻飘飘的一句交还就够了呀!

    光从字里行间的话就能感觉出来伏完这些人对曹操那些下属的恶意满满。

    若是曹操放权,他先前苦心培养、煎熬多年的势力定然会付之一炬,遭到毁灭性的打击。

    举个例子,世家子弟如荀彧荀攸那些人倒还能凭借家族势力保全自身。

    可像郭嘉之类的寒门就直接会被朝中大臣一面倒的针对、面临着清算掉脑袋的风险啊!

    这样的结果是可以预见的。

    所以别说什么曹操不愿还权,就算愿意他也还不起,他承担不起那样的后果,也辜负不起下属对他的信任。

    事实上,作为一个靠谱的主公,他当然是不会还的。

    吕宁姝简直受不了伏完这人了,也没了想要瞧瞧他的脑回路到底是啥样的心思,直接转身就想走人。

    “慢着。”

    伏完这会儿倒是满怀自信的开口了:“你不妨……看看你后面再做决定。”

    吕宁姝的心里油然生出一股不详的预感。

    她缓缓偏过头,余光瞄到了朝着她瞄准摆好、至少有十几架的黄肩弩。

    那些弩已经上膛,只消一碰便可穿破她的后心。

    吕宁姝此时却是异常的镇定:“你到底想怎么样?”

    “老夫倒是不懂了。”

    伏完负手,踱步走到她跟前,摇头道:“这个人到底有什么能耐,能使你这样……与他横着不共戴天之仇的人都死心塌地。”

    吕宁姝也很疑惑为什么汉室能让那么多人死心塌地地忠诚着。

    当然,现在她正被人威胁着,顾虑到自己的小命还是不要乱说话了。

    万一伏完被她一个刺激……不好说啊。

    “我可以当做今天的事情没发生过。”吕宁姝沉默了半晌说道。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