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听说我长得像吕布(三国) 56.新的亲兵

时间:2018-05-25作者:有绯

    此为防盗章~跳订太多即会显示,如有不便请谅解么么哒。

    糜竺刚要开口, 此时却只见四面八方涌来了不知多少的骑兵, 一下子便把他们半围了起来, 挡住了去路。

    而打头的,正是那身挂赤色战袍,外着唐猊铠, 面若冠玉,手持画戟气势如虹地朝他们冲来的吕殊!

    那画戟长一丈二, 看似极为沉重, 却被那人舞的虎虎生风, 仿佛带着从尸山血海而来的冲天煞气,直教人不敢靠近半分。

    吕宁姝势如破竹地冲开人群,径直朝着刘备飚马奔去, 杀气犹如实质:“大耳贼纳命来!”

    见曹军主将不管不顾地直接朝刘备冲过来, 关羽和张飞自然不会干看着,一个立即护着刘备突围,另一个上前试图拖住吕宁姝。

    张飞右手握住一柄极沉的长铩上前格挡住吕宁姝猛劈过来的画戟, 而关羽的大刀则是左右劈砍着冲破己兵刺探进来的曹军。

    吕宁姝一击下去被长铩抵住, 却并不肯撤回此招,而是借着劈砍下去的力道骤然旋转画戟,变换角度朝着张飞刺来!

    这一下张飞的压力就大了。

    他虽达不到吕布那般的境界,但也能称得上万人敌, 平日里算是刘备极为爱重的一员悍将, 可此时他面对这一招抵挡起来却格外吃力。

    战场上瞬息万变, 不过一眨眼二人便已经过了五十招,吕宁姝的余光瞧见刘备在关羽的护卫下即将突围出去,心生焦急,锋刃骤然一震,不知哪来的力气,暴起一招就要往张飞的面门劈去!

    眼见着张飞就要性命不保,关羽立即持着大刀拍马上前,与张飞上去一同夹击吕宁姝。

    吕宁姝默默腹诽——

    二打一,不公平啊!

    说起来,吕宁姝和关羽还有两面之缘,不过现在这两人各自都杀红了眼,哪里还想得到这种事儿。

    又是百余回,三人还未分出胜负。

    中军。

    曹丕远远地望着总是喜欢冲在阵前的吕宁姝,心下不禁为她捏了一把汗。

    讳疾忌医,伤又不知好了没,还直接不怕死的跟两员悍将对上……

    估计除了阿翁,没人能管教得动她。

    怪不得说主公挑下属,下属也挑主公呢。这人才也不是谁都能驾驭得了的。

    由于吕宁姝冲得太快,跑在后面张郃这会儿还没赶到。

    吕宁姝又被关羽张飞二人绊住,眼见着刘备越走越远,急的直冒火。

    边上的士卒,无论敌我皆被这刀光剑影所慑,但凡靠近的也都被波及地斩下了脑袋。

    又是一百回合下来,吕宁姝始终不见疲惫,瞅准机会,佯装体力不支卖了个破绽,而后猛地奋起一招,竟直接把张飞的长铩斩了断!

    张飞只觉得虎口骤然一震,汩汩的鲜血缓缓地流淌而出,吕宁姝又趁势一刺,边上另一人也被她的大力震地手臂一阵发麻,顿时变得毫无知觉,暂时失去了战斗力。

    这会儿张郃已经领兵赶到了,压根儿没废话就直接上来配合吕宁姝揍人了,吕宁姝甩下一句“交给你了”便直接往刘备的方向狂奔。

    张郃能怎么办,当然只能选择围殴了。

    好在张飞和关羽的战斗力都被吕宁姝的那一招削了一大截,这围殴什么的……大抵也是成了罢。

    刘备策马扬鞭狂奔而去,吕宁姝策马狂追,也不知跑了多久,眼见着距离越拉越小,吕宁姝却忽然小腹一疼,一阵怪异的温热感袭来,险些刺激的她摔下马去。

    刘备自是不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在赵云等人的护送下跑远了。

    吕宁姝额上冒着冷汗,想要继续去追,却奈何浑身无力,连马都险些骑不稳。

    ……又开始疼了。

    什么毛病这到底是!

    吕宁姝眼见着实在是追不上了,气的勒住马缰,使马停下,把手中画戟往地下猛一插,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闭起眼睛。

    除了这阵阵痛意,好像还有哪里不太对。

    身上满是不小心沾上的血迹,血腥味很浓重。

    ……不对。

    除了血腥味,好像还掺杂着一股甜腥。

    吕宁姝一愣。

    ——好像想起了一件不得了的事儿。

    她是女的……

    听说,女的……都有,葵水这种东西。

    只是先前她年纪未到,从未有过,故才把这桩事情忘了个彻底。

    要命嘞。

    好在这里是郊外,离城镇也不远,一会儿找个借口……嗯,偷偷的去找个地方换了罢。

    只是因着这要命的玩意儿,竟让刘备跑了!

    吕宁姝恨得牙痒痒。

    郭嘉既然说刘表是“坐谈客”,若是去信一封以大军威胁他交出刘备,不知是否可行。

    不管行不行,总要试试。

    张郃拍马而来,奔去了半条命才找到这边带着亲兵的吕宁姝,喘气道:“将军……”

    吕宁姝叹气:“教他跑了,先回城,我一会儿去信一封予刘荆州。”

    “喏。”张郃应道:“他的那两个大将已经与那些士卒一同俘虏了。”

    吕宁姝点了点头,调转马头往回走。

    ***

    趁着其他人不注意,吕宁姝沐浴一番,换了一身衣袍,随意找了个借口就溜去一些农家挨个问询。

    这玩意要是去某些特定的店里买的话定会招人注意。

    好在那户人家见她生的好看,神色乖巧,又被吕宁姝早就准备好的一副说辞打动,不但塞了她足足够撑过这一周的带子,还坚决拒绝了吕宁姝给钱的请求。

    吕宁姝没办法,趁他们不注意,帮那户人家挑满了整整一缸的水才抱着那捆东西跑回去。

    得救了!

    ……

    最要命的事儿解决了,吕宁姝就开始琢磨着如何给刘表写信。

    为了表示郑重,当然得她这个主将亲手写出来才有意义了。

    可她才刚习惯这个时代的书面话语,不过距离亲手写么……差了那么点。

    于是就形成了她撑着脑袋唉声叹气地面对眼前一堆大白话和错别字的局面。

    ……字虽然看得清,不过距离好看还差一大截。

    曹丕瞧着她那满脸“要了老命”的样子,憋笑。

    ——叫你平日里不好好学。

    吕宁姝又废了一条写字的绢帛,提起来揉吧揉吧捏成一团丢掉,继续唉声叹气。

    见她打定主意,大有一副写废了整个豫州所有的绢帛都不肯朝自个求助的架势,曹丕无奈地笑了笑,悄悄起身绕到她背后。

    “这里。”曹丕抬起袖子一指某个写得歪歪扭扭字上面:“缺胳膊少腿。”

    吕宁姝默默补上。

    繁体字什么的,她也很绝望啊。

    “还有这里。”曹丕继续耐心的指向另一块地方:“是‘荊’州,不是‘荆’州。”

    吕宁姝默默地把字涂成一团,重写。

    曹丕笑道:“你觉得那刘荆州看了此信,会作何想?”

    吕宁姝把绢帛拎起来,抬远了看。

    ——好像,确实,有那么一点辣眼睛。

    如果就把这么一封堪称惨不忍睹的信这么交给刘表……想必很毁形象。

    吕宁姝又把绢帛揉成一团表示放弃。

    曹丕无奈,凑近她的后肩,摊开一张新的绢帛,掌心包住吕宁姝提着笔的手背,缓缓地带着她在绢帛上书写。

    而后,压低了声音问道:“哪里来的……血腥味?”

    妹子啊世间好看的男儿这么多你不必盯着我一个假的啊!

    当然,这句话吕宁姝肯定不会傻到直接说出口的。

    她朝着亲兵小声嘀咕道:“你刚才说这妇人有些权势,到底怎么个权势法,我现在惹得起吗?”

    亲兵瞪着一双豆眼,摊手表示不知道。

    不过这妇人家中据说男宠有很多是真的……

    吕宁姝又对着曹丕咬耳朵:“二公子你认识她不?”

    曹丕垂眸思索:“此人面熟,好似……与当地的世家大族有些关联。”

    那妇人见吕宁姝这样的反应,语气有些不满:“小郎君想要知道什么,问我便是,何苦……”

    她眯起美目瞧了曹丕一眼——没见过。

    顿了顿,接着便道:“何苦劳烦另一位小郎君呢。”

    吕宁姝瞄了一眼她身后带着的家丁,又望了一眼手中的画戟,开始思考强冲过去的可能性。

    她试图劝妇人:“姑娘啊,这天底下好看的人多得是,你看我边上那位不就挺好看的,何苦要为难人呢。”

    那妇人见她开口,瞟了一眼曹丕,娇着声音道:“他啊,看起来太正经了。”

    吕宁姝闻言,一口老血险些没喷她脸上。

    所以她看起来不正经的吗???

    似乎察觉到了吕宁姝微妙的神情,娇软的女声又道:“只是……小郎君生的颇像奴家的一位故人。”

    她叹了口气,眉睫有泪光闪动,盈盈的水光欲落不落,似乎任谁见了都得心生怜惜:“可惜奴不知他的姓名,当年郎情妾意,如今却是……一去不归呀。”

    不过她对面的三个人都没空怜惜她。

    亲兵是默默担心自家将军的清白,没那个心思去怜惜。

    曹丕是心里头暗自盘算着叫陈群弹劾这“强抢民男”的妇人,说不准还能借题发挥拔除一些世家大族的羽翼势力。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