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听说我长得像吕布(三国) 63.郭嘉献计

时间:2018-06-13作者:有绯

    此为防盗章~跳订太多即会显示,如有不便请谅解么么哒。

    毕竟这是一个乱世、一个处处都有可能兴起销烟的乱世, 不知有多少人分别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

    不管吕殊为什么会在荆州, 出于一种微妙的心理, 吕宁姝现在倒是一点都不想被吕殊发现。

    其一,她跟吕殊也不过只是萍水相逢,其二……吕殊知道她是个女的啊!

    而且现在“吕殊”驻军安阳的消息都快传遍了, 吕殊本人肯定是听到过那些传言的。

    吕宁姝现在莫名有一种被人抓包的紧张感,死死地盯着吕殊走来的方向。

    曹丕微微敛眸, 瞥了一眼自个儿被她无意识攥住不放的袖子,而后侧头去瞧吕宁姝的表情。

    吕宁姝一心注意着前方,并没有察觉到曹丕的小动作。

    ……

    吕殊越走越近了。

    他的步伐很轻,很缓, 似是闲庭信步一般。

    暗处的吕宁姝屏住了呼吸。

    似乎是上天听到了她的心声,等吕殊走到最关键的那个拐角的时候,步伐一转, 又慢悠悠地拐去了与二人藏身之处相反的方向。

    吕宁姝松了一口气, 这才扯着曹丕从巷子中走了出来。

    曹丕似笑非笑:“你认识他。”

    吕宁姝痛快承认了:“对, 而且我不想让他看到我。”

    ——她跟吕殊碰面倒是没事,可关键是她边上还有个曹丕看着啊。

    依着曹丕对主公的关系……曹丕要是知道了,主公说不准也会知道。

    更何况吕宁姝清楚她犯的是大罪。

    一旦“吕殊”的身份露出了些许端倪, 更多的秘密就能顺藤摸瓜、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揭出来。

    饶是对立的势力如袁绍的谋士之流也不得不承认, 曹操这样唯才是举, 知人善任到极致的主公, 纵观古今也挖不出几个。

    因为真正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少之又少, 他把每个人都放在了最合适的位置上。

    先前他那主动烧毁通敌密信的举动更是令吕宁姝禁不住心悦诚服,直叹其胸襟之宽广。

    试想,有多少人能做到,在明知那些人先前早就有弃自己而去之心的时候还能既往不咎、权当不知、毫无隔阂地待他们?

    如果曹操在官渡一役输了,那些人就会毫不犹豫地在他背上捅上致命的一刀。但曹操赢了,并且他选择了宽容。

    其实势弱的一方里面,有人背叛是人之常情,很多人都能理解。理解容易,真正要做到宽恕就不知道有多难了。

    但曹操又是一个很复杂的人,在胸襟宽广能容人的同时,他的疑心也不轻。

    这似乎是个很矛盾的性格,可这确实呈现在了同一个人身上,关于这一点贾诩是看得很透的,而如今吕宁姝倒也歪打正着地知道了一些。

    她先前盘算着要离开的心思早就不知道去哪儿了,如今竟只是一心盘算着今天打哪里明天打哪里。

    毕竟她也只是想让自己有用武之地而已,至于封侯拜相什么的的野心也与这个志向并不冲突。而对于这个目的来说,每次论功行赏都十分公平的曹操实在是一个很合适的主公。

    直到这时,吕宁姝才发觉曹操这人最可怕的地方。

    你看,他只是做了该做的事情而已,在他看来这是理所当然的,但却能在潜移默化之中收拢那么多的人心。

    ……

    吕宁姝的眸子中带着一丝不易觉察到的茫然,无意识地朝着襄阳的方向行去。

    那是刘表的所在之处。

    刘表占据的荆州并不完整,他虽然没有与曹操大动干戈,却也打了几场规模并不大的战役,使得南阳及其周围那一块战略要地被曹操夺了去。

    新野距离南阳、穰城都很近,算是一个极其关键的地方,刘备极有可能在不久之后会被刘表派去新野屯兵。

    ……然后吕宁姝走着走着,约摸好一段路之后就发现前面好像有个人在等她。

    “别来无恙。”吕殊的声音挺温和,但在吕宁姝听来简直比炸雷还要命。

    “……别来无恙。”吕宁姝艰难地答道。

    ——千躲万躲没想到自己跟人家的目的地是一样的,最终还是碰上了。

    吕殊朝着她笑了笑,把一边的曹丕无视了个彻底:“我先前听闻你在豫州,还在遗憾距离如此之近却不能得见,没想到今日竟遇上了。”

    曹丕见了他堪称无礼的反应,瞥了一眼没说话。

    吕宁姝没想到他这么热络,简直是一副老熟人的样子,有些不知所措。

    ——兄弟我跟你不熟啊连话都没说过几句我们还是后会无期吧。

    吕殊见她不动作,默默地收回了刚要伸出的手,意味不明道:“殊兄……好似不想见到我?”

    吕宁姝后退了一步,指尖下意识地摩挲了一下袖中暗袋里的匕首。

    该庆幸的是吕殊并没有直接揭穿她,而是叫了她“殊兄”,似乎就是把她当成了真正的“吕殊”。

    但是正常来讲,吕殊完全可以当作吕宁姝的这个“吕殊”是同名同姓的陌生人,可他现在却来主动接近她,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最要命的是,吕宁姝偏偏还不能怎么着他,因为吕殊表面上并没有恶意,甚至还对她释放了“善意”。

    吕殊似乎瞧出了她的不安,嘴角依旧噙着一抹笑意:“殊兄与我好似有什么误会,我来此地不过只是为了求学而已,现已拜入水镜先生门下。”

    吕宁姝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说这些,默默地道了句:“恭喜。”

    然后瞄着前面被吕殊挡住的路,直接翻身上马绕过他绝尘而去了,顺便还把曹丕拎了上。

    ——她不想继续这种危机感满满的尬聊啊!

    虽然这样直接跑了会显得很没礼貌……

    没礼貌就没礼貌吧,总比他冷不丁蹦出一句大爆料要好得多。

    吕殊立在原地,望着远处已经不见了的人影,缓缓地抬起手臂,垂眸看着手腕上纵横交错的伤疤,扯出了一个令人不寒而栗的冷笑。

    此话一出,谋士这儿就连一向低调的荀谌都朝这边望了过来,而沮授则是若有所思,缄默不语。

    吕宁姝被袁绍问懵了,睁大眼睛十分疑惑地瞧着他。

    吕布?

    这位仁兄的大名倒是如雷贯耳,尽管名声有污,却依旧瑕不掩瑜,还是成为了军营当中许多人偷偷摸摸暗自崇拜的对象。

    吕宁姝不禁想起了之前被她捎走藏起来的玉带。

    经过了这么些日子,她倒也不像刚来那会儿什么都不知道了,自是慢慢觉察出其中的深意来。

    若说这条玉带是吕布的,倒是有可能。

    心里正思索着,吕宁姝在此刻却没了紧张的感觉,而是异常镇定:“禀主公,殊乃是冀州魏郡人士。”

    吕殊是魏郡人,她既得了吕殊的身份,那么自称魏郡人也没错。

    袁绍闻言,抚了抚袖子,笑道:“这么说来,倒是我误会你了?”

    “殊不敢。”吕宁姝继续保持着行礼的姿势,状似问心无愧道。

    颜良这会儿倒是仗义开口了:“主公,这小子箭法倒是一绝,况且此战立下的功劳也不低……”

    袁绍满意的点点头:“好,便依了你,对他论功行赏吧。”

    没听过吕布有儿子啊……或许真的只是巧合罢。

    就在吕宁姝松了口气的时候,一向与河北派系、也就是颜良等人不合的郭图突然凑上前对袁绍悄声道:

    “主公,先前您不是还在追捕那吕布之女,若她去逃去寻了亲眷来报复……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吕宁姝恨得牙痒痒——瞎扯!

    颜良面沉如水,目光不善地望着郭图。

    “公则所言好似也有些道理。”

    袁绍屈指,往手心轻轻一敲,有些犹豫:“你先把他带下去,看起来罢。”

    依照郭图的整人能力,没罪也能硬生生打成有罪。

    此刻,吕宁姝的第一反应不是试图喊冤,而是低下脑袋,从旁人看不见的角度暗自估量着自己知道的一些逃脱路线,计算着成功跑路的可能性。

    吕殊的身份并不是毫无破绽,如果袁绍有心要查,这回她怕是要凶多吉少了。

    颜良叹了口气,给了她一个歉疚的眼神。

    郭图保持着一副警惕的表情上去绑了吕宁姝,似乎真的是忠心为主一般。

    吕宁姝任由郭图动作,随着他来到了一处看管俘虏的营帐内。

    此地虽偏凉,却也是有人把守的。

    正为打压了颜良而乐呵着的郭图并没有注意到吕宁姝眸中一闪而过的暗光。

    本来嘛,如果袁绍没有说出那句关于吕布的质问,郭图就只能干看着吕宁姝的升迁,使得颜良那边河北势力的羽翼进一步壮大。

    毕竟人家的战功是实打实的呀。

    可袁绍偏偏就问了这么个要命的问题,郭图便立马抓住了这个见缝插针的机会,就是为了给颜良添堵,遏制河北势力。

    在袁绍帐下,不但谋士中间结成了派系,武将也结成了派系,除了自己派系之外的人,郭图都乐得踩上一脚。

    不过他虽然口上对袁绍这么说了,可郭图心底还真不认为吕宁姝跟吕布有什么关系——

    就这身量,开五石弓?怕不是因为颜良自己开不了五石弓,白日做梦梦到的。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