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听说我长得像吕布(三国) 65.蜻蜓点水

时间:2018-06-13作者:有绯

    此为防盗章~如有不便请谅解,耐心等待么么哒。

    吕宁姝会意点头, 悄然带着一队受过专门训练的人潜入打探。

    她对袁绍营中的布局还算熟悉。

    今晚的夜色漆黑如墨, 月光被层层叠叠的云挡住, 透不出一星半点的光亮。

    ……

    远处嘈杂的声音随着她的靠近渐渐清晰。

    只听一人嘲讽道:“先前那被关进去的田别驾好不容易出来了, 谁知道才出来没几日啊, 又被关进去了!”

    吕宁姝歪头——田别驾?是指田丰吗?

    又有一尖细嗓子连声附和:“怪他蠢!非得给主公找不痛快,弄得他自己也不痛快, 你说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为了什么?为了他那满脑子的圣贤之言呗!”郭图路过,刚巧听见了他们在角落里头嚼舌根,随口道。

    众人哄笑。

    整天只知道那些圣贤之言有何用?还不是被关进去了。

    尖细嗓子兴味道:“他不是还说, 今晚曹军必定夜袭么?”

    正躲在黑暗中听墙角的吕宁姝指尖微微一颤。

    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

    难道计策没成功?

    郭图嗤笑:“袭什么袭, 他们自身都难保了还有心思来袭我们?”

    吕宁姝这才松了口气——

    不好意思,她还真有这个心思。

    尖细嗓子双手交叠往脑袋后面一放,遗憾道:“若不是军中禁酒, 现在我定去痛饮三坛!”

    郭图随口道:“待战事结束,保准儿让你喝个够。”

    他见这几人还站在这儿不动,挥挥手:“别杵在这儿嚼舌根了, 回去养精蓄锐,明日大破曹军!”

    “唯。”那几人对着郭图躬身一礼, 恭敬地退了去。

    吕宁姝躲在暗处都快憋不住了,险些笑出声来。

    这家伙还真是名副其实的搅屎棍,放着田丰的忠贞之言不信, 非得往其他人头上踩一脚才舒服。

    这回她要是不去打袁绍都对不起郭图的“倾力支持”。

    吕宁姝又呆在原地耐心观察了一会, 确认这几人并不是装腔作势骗她之后, 便趁着夜色迅速离去了。

    ***

    遍地的曹军倾巢而出,夜袭袁军。

    一开始袁军的抵抗很激烈,且并不显慌乱。

    虽然是仓促应战,但他们到底是训练已久、层层筛选出的袁军精兵,在无人指挥的情况下,起初还算做出了像样的抵抗。

    曹军也不是吃素的,况且他们这回算是孤注一掷,个个都杀红了眼睛,这种不要命的打法倒也吓退了不少袁军。

    而且他们的“队友”袁绍……

    吕宁姝眨眨眼睛——果然反应很慢啊。

    她都快打到袁绍门口了喂!

    这会儿夜色正浓,虽然军营里头点了火把油灯之类的玩意儿,占据先机的曹军依旧能够趁着对方还迷糊的时候浑水摸鱼。

    吕宁姝猛然策马向前,手中画戟舞的虎虎生风。

    两米之内皆被她的气势所摄,竟无一人敢靠近!

    叮叮叮几声,袁军匆忙之间射向她的箭矢全被她精准的用画戟拨向一边,偶有没注意到的,也仅仅只是蹭破一点皮而已,几乎是刚蹭破不久就愈合了。

    吕宁姝无视甲胄上沾着的血迹尸块,径直冲向指挥着袁军的张郃!

    沉重的画戟在空中画出一个漂亮的弧度,势若万钧地朝张郃劈来。

    张郃上前应战,咬牙持刀一抵,想要把吕宁姝向他劈来的画戟抵住。

    可谁曾想,刚一触到对面的兵器,他的身子便骤然一顿,手臂直被一道巨力震得发麻!

    若不是崩裂流血的虎口传来的痛意提醒了张郃,他简直生出了一种自己的手臂被当场斩断的错觉。

    这吕殊还是人吗!

    正常人能有这么大力气吗!

    就在张郃脱力下意识放开大刀的时候,吕宁姝又紧接着骤然发难,旋转画戟一个点刺把他挑下马,命人把他绑起来带走。

    ……程昱那老头之前嘱咐过她,不能随随便便把敌方将领给干掉。

    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吕宁姝和曹洪等人趁着袁军短暂陷入混乱的时刻直捣袁绍处。

    ……

    这次夜袭还算顺利,袁军很快就被打散了。

    一开始他们还能做出像样的抵抗,而后来就是直接乱打一气根本分不着东南西北。

    吕宁姝冲入袁绍所在的地方,却失望的发现那儿的人早就跑了。

    程昱瞧见吕宁姝沮丧的表情,极其不雅地翻了个白眼:“你当他是傻子啊!”

    袁绍虽然反应慢但他也没有那么慢好不好!

    吕宁姝恹恹地“哦”了一声。,胯下的白马似乎也感受到了她低落的心情,也学着她的样子恹恹地“哕”了一声。

    程昱颇有些无语地看着这一人一马,转身朝别的地方清剿剩下的零散袁军了。

    “中郎将……”有一亲兵朝吕宁姝禀报道:“末将在袁贼藏书的地方发现了此物。”

    吕宁姝接过他奉上的一个奇怪盒子,有些好奇。

    这东西黑漆漆的,像木却又不是木,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香气。

    她小心翼翼地把它端平,放在了架子上。

    身侧的亲兵和她还挺熟,悄声对她道:“依属下看,在话本里头,这样的东西一般都是毒药。”

    吕宁姝一拍他脑袋,无奈道:“毒药还能跟书放一块?想多了你。”

    少看点话本啊少年。

    虽然口中这么说,不过吕宁姝打开盒子的动作还是小心翼翼,生怕碰坏了哪一块。

    把锁捏碎,她缓缓地把盖子翻开。

    只见里面躺着一堆手指粗细的……木筒?

    木筒上面还有帽子,似乎可以打开。

    吕宁姝又伸手取出其中一个,满怀好奇地把竹筒里面的东西抽了出来。

    那是一块写着密密麻麻小字的绢帛。

    身侧探着脑袋的亲兵“咦”了一声:“密信啊?”

    不过亲兵不识字,倒是没法看清上面到底写了什么。

    吕宁姝倒是认字,毕竟汉隶不如秦篆那么复杂,她还是看得懂的,只是由于古人用繁体字,看着要吃力一些。

    ——愿为明公效犬马之劳,为曹营内应……曹贼欺上瞒下,明公深明大义?

    吕宁姝睁大眼睛,恨得咬牙切齿。

    这丫是通敌袁绍的密信啊!

    哪个王八蛋这么浑!

    尽管心里气的冒烟,可她还是不敢细看,匆匆瞄了一眼署名之后便急急地把绢帛往木筒里胡乱塞回去。

    边上一头雾水的亲兵疑惑道:“敢问这是何物?”

    中郎将的表情怎么看怎么不对劲啊。

    吕宁姝重新把盒子的盖子小心翼翼地合上,捂宝贝似的抱在手里,板着一张脸,一本正经地对亲兵道:“只不过是袁贼闲暇时的……房中术而已。”

    为了不走漏风声,她给袁绍扣个偷看小黄书的锅……大概也是没什么的吧?

    说来也巧,就当曹军整顿好了人马, “鸠占鹊巢”在袁营歇息的时候,曹操带着偷袭乌巢、大破淳于琼的五千骑兵回来了。

    吕宁姝第一时间便越过程昱策马冲了出去,可到了大军跟前却又不知自己为什么要冲出来。

    她犹豫了一会儿,踌躇着勒马又退了回去。

    曹操挑眉看着她的动作,对吕宁姝招手示意她过去。

    吕宁姝翻身下马,对他抱拳一礼:“主公。”

    曹操伸手拍拍她的肩,点头道:“很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