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听说我长得像吕布(三国) 71.画风有毒

时间:2018-06-13作者:有绯

    此为防盗章~如有不便请谅解, 耐心等待么么哒。

    刘朝一拍大腿, 而后又意识到自己的反应太大了些,忙缩回来继续对着吕宁姝八卦:“我猜啊……这莫不是大将军的私生女罢?”

    吕宁姝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啥?”

    她敢赌上自己的节操,这具身体绝对不可能是刘朝猜的这个身世!

    刘朝见她满脸的不信,还一本正经地试图分析:“能得大将军如此重视,却始终不肯道出那人的身份,这本来就有点儿问题。而且啊……要说这年龄也是对的上的。

    况且你想想,儿女长相多是随父母的, 若是大将军把画像张出来……长得像他的女娃, 那哪儿成啊, 这一来可不就得神神秘秘的么?”

    吕宁姝轻咳一声——为什么乍一听还感觉挺有道理的。

    她摆摆手,试图止住刘朝的胡思乱想:“得了吧你,哪有这种不可言说的身份还给挂赏金的。”

    挂赏金说明她这颗脑袋值钱嘛!

    刘朝“唉”了一嗓子,嘟哝道:“也是啊……”

    他还以为自己猜中了一个惊天大秘密呢。

    吕宁姝笑他:“你当自个儿是大将军帐下的那群谋士呐?猜不到也正常。”

    刘朝憨笑, 伸手搔搔脑袋,却未曾想到搔下了一只虱子,他习惯性的把那东西没人的地方一弹。

    吕宁姝一看见这东西就跟避瘟疫似的一蹦三尺远,捂住鼻端,食指一伸:“你几天没洗了!”

    刘朝疑惑地朝她眨了眨眼,望天思索:“也就……十日罢。”

    他还算爱干净的呢, 至少他边上的另一个汉子半月才沐浴一回。

    吕宁姝闻言打了个哆嗦, 躲得离他更远了。

    好嫌弃。

    ***

    军中百人为一屯, 袁绍定期派人来筛选一批新兵, 作为精军备选之用。

    而屯长则被委任负责把挑选上的新兵交接, 若遇到上面赏识的,便直接送到战场的前线延津。

    这日,屯长照例挑选那些平日里一看就是好苗子的兵。

    毫无疑问,次次完成规定训练量的刘朝等一干人被选了出来,那屯长在人群中左看右看,疑道:“谁是吕殊?”

    这人倒也是每日能完成训练,只是……

    屯长瞧了一眼剩下那群人的身板儿,搓搓手——看着就像一群弱鸡啊。

    吕宁姝走了出来:“我啊。”

    屯长瞪大眼睛,左手一指刘朝那边:“你能跟他们一样?”

    我读的书少你不要骗我!

    吕宁姝理所当然道:“有什么问题吗?”

    刘朝耐不住,对着那屯长说道:“他挺厉害的,别瞧他人小……”

    “不可能。”

    屯长打断刘朝的话,摆手表示不信。

    他皱眉打量了吕宁姝一番,疑道:“长得倒是细皮嫩肉的,莫不是每天的训练都是别人帮你的罢……”

    他瞄了刘朝一眼,又瞄了吕宁姝一眼,那眼神怎么看怎么不对头。

    很微妙。

    吕宁姝一瞬间就明白了屯长的意思,拳头捏的咯咯响,用尽平生最大的自制力才没让自个儿的拳头直接往他脸上招呼。

    我呸!!!

    你丫才卖屁股!!!

    吕宁姝气道:“你这是不信?”

    屯长被人看破了心思,有些尴尬:“你倒是说说,怎么让我相信?”

    吕宁姝凤眼微眯。

    她左右瞧了瞧,刚巧望见了平日里用来休憩的、校场中的唯一一颗树。

    那树约摸有几百年的树龄了,约摸有十几丈高,树干比两个碗口还粗壮些。

    屯长惊讶地看着吕宁姝往那棵树走去的背影,嘴巴微张——这是不堪经受歧视,要撞树自尽了?

    吕宁姝冷笑一声,挽起袖子,两只手托住树干,屏住呼吸,用了些力道,猛然把那极为粗壮的参天大树往上一托——

    刹那间,叶子落雨般飞下。

    由于在此地扎根百年,底下埋着的根系错综复杂,扎得极深,顷刻间被她骤然连根拔起,竟产生了地动山摇之感!

    尘土飞扬,白日的阳光似乎都被铺天盖地的沙石遮盖。

    散落的尘埃扑了屯长满脸。

    而屯长还维持着极度惊讶的表情,直接被吕宁姝拔起的树喂了一嘴灰,正猛烈呛咳着。

    这还没完,吕宁姝忽然像是不堪受力似的松手,那参天大树便直直的向屯长倒去!

    漫天扬起的尘土间,屯长唯一剩下的念头便是——完了。

    这树在平日里少说也得几十个成年男子才拔得起来,至于要完全托住……少说也得五人。

    正当屯长觉得自己死到临头的时候,那树忽然就不动了,并且还直直的往上立起,在持续掉落的树叶间归回原位。

    他定睛一看——那个甚么“吕殊”又把树扶回去了。

    只见某个始作俑者悄悄地往刘朝身后站了站,满脸无辜地瞧着他。

    屯长还没从极度的惊吓中反应过来,只是机械地咽下一口唾沫,猛地揉了揉眼睛。

    难道真的是自己读的书少……

    否则为什么这么一个看上去像是小白脸的家伙能不费吹灰之力就拔起几十人才能拔动的树!

    若说要是刘朝那样膀大腰圆的体型也就罢了,最有视觉冲击力的却是吕宁姝怎么看都只有七尺的,堪称“娇小”的体型。

    这也太恐怖了啊!

    吕宁姝见屯长回神,朝他乖巧一笑:“抱歉,手滑了。”

    屯长:“……”

    刘朝默默地给了她一个眼神——这家伙倒是记仇。

    把屯长吓成这样,定然是为了方才那道微妙眼神的报复。

    即使刘朝在默默腹诽,可他心里头却还是升起了那么些暗爽。

    好在酒封里头的这张纸还算牢固。拨去其他杂七杂八的布条之后,一张印着纹路的纸便完全呈现在了吕宁姝眼前。

    为什么说是“印”呢,因为这上面的花纹清晰平整,根本没有墨汁流动的痕迹,显然并不是画上去的。

    而且这花纹的边缘也没印完整,有些支离的感觉,应当是用一块石头般的硬物直接沾了墨汁草草覆上去便完成了。

    光这些尚不能使吕宁姝关注什么,依照平常来看,她顶多也就以为是酒肆的人塞错了而已。

    不过现在么,倒不一定……尤其是这花纹吕宁姝觉得莫名眼熟的时候。

    要知道她平日里接触的最多就是打打杀杀,这种花样纹饰之类的东西吕宁姝关注的极少,至于这种能让她眼熟的,就更不能当做巧合来看了。

    ——酒肆很可能有问题。

    这是吕宁姝心里头冒出来的第一个想法。

    不过就算十分眼熟,没有证据她也不能光凭直觉就冤枉人。吕宁姝撑着脑袋使劲儿回忆着这样的图案到底在哪里见过。

    像虎却不是虎,要说无厘头倒也不是……倒像是只印了半个的狮子!

    刹那间,吕宁姝脑内灵光乍现,猛地跳起身子,穿过院子与长廊,直直地奔向主屋翻箱倒柜开始寻找。

    好在她从来不放侍女们进主屋,里面的东西都没动过,很快吕宁姝便在床底下找到了一直藏得极为隐蔽的玉带。

    这正是先前她在严氏那里拿走的玉带,上头的雕刻果然与那张纸上的一模一样。

    上好的白玉精致雕琢着繁复的深浅纹路,想来必定是匠人挖空心思,耗费无数个日夜的精力才完成的。

    由于是清晨,屋内并没有点灯,玉带上的狮头花纹在昏暗的光照下透着一股幽幽的诡异。

    这下吕宁姝再傻都清楚那张纸就是冲着她身世来的了,并且很有可能在威胁着她什么。

    那家酒肆到底是什么来头?

    用这样的方式引起她的注意……又有什么目的?

    吕宁姝很清楚,光要引起她的注意并不足以令人如此神神秘秘大费周章,幕后之人肯定是打着一石两鸟甚至三鸟的主意。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吕宁姝翻出一把匕首藏进袖口,准备去会会这个偷偷摸摸的家伙。

    谁知就在她刚出主屋,路过客房之时便瞧见了宿醉醒来、刚饮完醒酒汤捂着脑袋的曹丕。

    瞧那毫无血色的嘴唇……看上去倒是怪难受的。

    十月刚好有甘蔗熟了一批,吕宁姝这儿倒也放着不少。

    ——听说甘蔗汁对宿醉的效果不错,一会命人去取些,灌也要给他灌下去。

    怀着某种不可言说的想法,吕宁姝这回去酒肆是从后门偷溜出去的。

    其一,她刚答应了主公好好背书,转眼又大摇大摆跑到酒肆去,这……怎么想都觉得很混蛋嘛。

    其二,便是自己的某些不可捉摸的小心思了。

    ……

    半个时辰后。

    吕宁姝从外头打量了一番整个酒肆——看上去似乎很正常。

    那亲兵说郭祭酒常到这儿来……

    但这里距离郭嘉的宅邸还挺远,这儿的酒水虽然比平常的那些酒醇些,难道这就真的能驱使他一个相对而言比吕宁姝忙碌的军师祭酒亲自走一遭?

    吕宁姝蹙眉。

    郭嘉好酒,这是曹营里人人皆知的事,于是这家伙为了酒亲自跑上一遭就显得并不引人注目,而是十分正常了。

    但在对这家酒肆起了极度怀疑的吕宁姝看来,郭嘉的做法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难道是……偶然发现了异常,却苦于找不到证据才经常光顾此地?

    这倒是有可能。

    郭嘉的感官一向敏锐,他能发现的异常并不代表大部分人都能发现,若是直接告知其他人难免有杞人忧天、大惊小怪的嫌疑。

    而且还会打草惊蛇。

    想通了这一点,吕宁姝跨进酒肆那道门槛的时候就更加谨慎了。

    谁知就在她刚进门的时候,一阵香风就直接迎面吹来,吓得她立即侧身一转避开了朝她扑过来的某人,顺带伸手扶了一把,免得这人摔倒在地上。

    只听“啪”的一声,金氏虽然没有直接倒地,却也凄凄惨惨地撞在了门上。

    吕宁姝歪头瞧了瞧她的脸,嘴角一抽:“……怎么又是你。”

    这不是那天强抢民男未遂的妇人吗!

    金氏忿忿地站稳了脚跟,捂着额头不悦道:“小郎君真是狠心,连靠都不肯让奴家靠一下。”

    吕宁姝望天:“我们不熟。”

    而且……妹子你有点奔放在下消受不起啊!

    正当她想要越过金氏往酒肆里去时,金氏又开口了:“今日酒肆歇业,小郎君若要打酒还是随我来吧。”

    言下之意就是老娘我在这里等你很久啦。

    吕宁姝闻言骤然回头,锋锐的目光毫无遮掩的扫向了她。

    金氏被她这道眼神一刺,不自然地撇开了头,埋怨道:“这么凶作甚么,一点君子的气度都没有。”

    吕宁姝不怒反笑,挑眉道:“我就是小气,怎么,你有意见?”

    金氏一噎,瞪了她一眼,倒是哑口无言了。

    吕宁姝被她七拐八拐地领到了平日里一处最热闹的堂中,如今倒是空空如也,显得颇为凄寂。

    她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四周,神经绷紧,始终保持着高度的警惕。

    只见金氏敲了敲墙,立即有一群人过来把地下的整块板子给……掀了,露出一扇门来。

    正是密室的入口。谁也没想到密室会在这里,谁也没想到它会藏在平日里人流量最大,也是最热闹的地方。

    就因为谁也没想到,所以它就在这里。

    吕宁姝抱胸而立,始终神色淡淡的。

    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的心里到底有多不耐。

    ——故作玄虚。

    ——没事找事。

    ——心怀鬼胎。

    哼!

    金氏打开了密道的门,对吕宁姝道:“小郎君可以自行下去,奴家就不奉陪了。”

    吕宁姝无奈道:“谁知道里面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不去。”

    “我等与你绝无恶意,只是想寻个合作罢了,给出的筹码也定能让小郎君满意。”

    吕宁姝疑惑道:“满意?”

    这群人难不成还能帮她背书么?

    想起自己府内堆成小山的竹简和那读起来磕磕绊绊的文言文,吕宁姝就禁不住脑壳疼。

    金氏似乎很有自信:“小郎君马上就知道了。”

    要不是吕宁姝真没瞧见她脸上的恶意,恐怕这会儿早就暴躁的把金氏拍飞了。

    最讨厌故弄玄虚的家伙!

    有什么事儿说清楚就是,一个劲儿唧唧歪歪的,生怕别人不知道你见不得人呢。

    心里虽这么想,吕宁姝倒也想瞧瞧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探身跳了下去。

    密室并不太大,也就十来米宽,里面立着一男一女两个人。

    那女子甫一见到她便朝她故作慈爱的望了过来:“宁姝……你果然还活着!”

    吕宁姝瞧着她脸上假的不能再假的笑容,努力克制住头皮发麻的反应,疑惑道:“何事?”

    她很肯定自己从没见过这女子。

    而且她叫的是“宁姝”,也就是她原来的名字,显然认识的是原身,并不是穿过来的她。

    就在此时,那男子也转过了身,止住了正要发话的魏氏,脑袋上花白的头发看上去似乎比程昱的年纪还大一些。

    他主动朝吕宁姝一礼道:“姑娘可还记得……温侯吕奉先。”

    吕宁姝心中暗生警惕,并没有回他的礼:“你待如何?”

    “陛下为奸佞小人所持,那奸贼不但祸乱朝纲,败坏祖宗法纪,甚至肆意毒杀有皇嗣在身的妃嫔,难道你不觉得其心可诛吗?”伏完问道。

    先前的衣带诏事件败露,董承等谋划刺杀的一干人都遭到了曹操的清算,其中包括有孕在身的董贵人,饶是皇帝苦苦哀求,曹操都没有放她一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