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听说我长得像吕布(三国) 73.天下大定

时间:2018-06-13作者:有绯

    此为防盗章~如有不便请谅解, 耐心等待么么哒。

    她颇有些心虚地想着。

    而这时, 她的耳朵敏锐的捕捉到了一丝马蹄声, 正在渐渐靠近。

    心里一凛,两只手指捏着锄头铁块,就地一滚,迅速钻进附近茂密的草丛之中。

    吕宁姝随手抓起一把叶子盖上自己的头顶, 那些枯枝败叶簌簌而下, 一半堆在了身边, 另一半则呆在了头顶上,略微遮挡了她的身形, 若是不太注意的话便看见不了她。

    至于会不会考虑到脏什么的,这种事在生存面前就是个笑话。

    果然, 远处骑着马的几个来人越来越近, 马蹄踏过之处尘土扬起, 直至停在了还留着严氏尸身的小屋前。

    那屋子并不如何精致,却五脏俱全, 看的出被精心布置过。

    而此时,屋门便被打头的军汉一脚踹开, 气势汹汹的闯进屋内。

    果然是来者不善,吕宁姝把头压的更低了些,免得被他们发现。

    那领头的人进去之后发现了棺材, 夹杂着怒火的声音在山野之中十分清晰——“跑了!”

    至于跑了什么, 自然是跑了吕宁姝。

    原来, 严氏和原身是避开那些人的看守而逃掉的。

    至于为什么要跑, 吕宁姝却不知道。

    正当那几人想要策马离开,回去复命之时,吕宁姝的藏身之处忽然起了个大动静。

    一条巨蟒正在捕猎。

    吕宁姝深深觉得,人要是倒霉起来那是喝水都能塞到牙的。

    你捕猎就算了为什么要在我脚底下捕猎啊!

    那几个军汉被巨蟒所惊动,望向草丛,习武之人目力都是极其清明的,自然就看见了躲在里头的吕宁姝。

    领头的络腮胡调转马头,策马步步逼近。

    马蹄踩在青石上的声音在清晨的山野之中十分清晰,这一步一步仿佛踏在了吕宁姝的心上。

    鼻尖上的一滴冷汗随着脸庞的轮廓缓缓滑落。

    那络腮胡离她越来越近了。

    马停了下来,络腮胡昂着头对她不屑喊道:“别躲了,乖乖随军爷回去——”

    吕宁姝把捏着铁块的右手藏到背后,站起身来,脑袋一歪,故作天真地问道:“你们来这里干什么呀?”

    没了草丛的遮掩,那络腮胡军汉看清了她的模样。

    眉深如黛,凤眸狭长微挑,瞳若点漆,朱唇微翘,透着一股子恰到好处的英气,虽脸上有在草丛中沾上的灰黑,却更衬得肤白胜雪。

    有些治下不严的地儿,投军的标准放的并不高,于是一些案底不太干净的人也能混入其中,而那样的军汉和匪徒无甚两样,烧杀劫掠乃是家常便饭。

    那络腮胡搓搓手掌,扯出了一个恶狠狠的笑。

    吕宁姝把他的淫邪之念尽收眼底,恶心的不行,暗自握紧了手中唯一的利器。

    随着他一步步靠近,吕宁姝的神经也慢慢绷紧。

    “自是来找逃犯的,军爷让你——”

    话还未说完,络腮胡的身影便是猛地一顿!

    他忽然感觉脖颈一凉,鲜血喷涌而出。

    一股剧痛袭来。

    络腮胡不敢置信地睁大眼睛,试图看清眼前的景象,却在模糊间只见那女娃握着一块不知名的东西,神色阴冷地看着他。

    那东西上满是鲜血——就是他自己的。

    怎么可能!

    络腮胡死都没死明白便咕咚一声倒了下来。

    而他的那些下属望见这一幕,拔刀围拢了过来。

    四把刀,四个人!

    方才能够暴起杀人成功是吕宁姝自己的怒意加上这具身体残留的本能,或许可以称作“肢体记忆。”

    而光靠着这些,对付一人还尚可,若要对付四个人,吕宁姝没有任何把握。

    没朋友还喝什么酒啊?喝闷酒吗?还是借着酒意作诗?

    吕宁姝觉得以她匮乏的艺术细胞来讲,能作首打油诗就不错了。

    要说这最好的酒友应当是某位郭祭酒,可她跟郭嘉又不熟!

    于是吕宁姝左瞧又瞧就跑到曹操的府邸去找曹丕了。

    通传的人倒是见过她,很快便放吕宁姝进去了。

    曹丕那会儿正在临帖呢,吕宁姝凑过去一看——落款“宜官”。

    她惊讶道:“你跟主公都喜欢他的书法呀。”

    曹丕闻言,笔端骤然一顿,墨迹晕开在深色的袖子上,不置可否地朝她淡淡笑了笑:“嗯。”

    ……其实只是曹操颇为喜欢师宜官的书法而已。但也只要曹操喜欢就够了。

    曹丕轻轻搁下了手中的笔。

    阿翁的心里装着整个大汉,余下的目光也被其他人尽数分去,停留在他身上的并不多。

    吕宁姝似乎看出了些端倪,安慰般地拍拍他的肩膀,问道:“喜欢喝酒不,一起喝个几坛?”

    “杯中之物虽好,却需要节制。”曹丕答道。

    “这话你还是去对郭祭酒说罢。”

    吕宁姝摇摇头:“过了这段时间又要忙起来,军中禁酒就喝不了了。”

    她一脸坚定道:“所以,趁着能喝的时候就要喝个够!”

    只见曹丕缓缓露出了一个令她有着不祥预感的笑容,启唇道:“你那时候不能喝,但是我可以。”

    吕宁姝瞬间觉得自己的拳头有点痒。

    这家伙肯定是故意的,白瞎了这么好听的声音,说出来的话一点都不好听。

    他知不知道自己这副样子很欠揍的!

    “给句准话,喝是不喝?不喝我自己一个人喝去。”

    “喝!”曹丕直起身子,皱眉瞧着袖子上的墨迹:“待我去……”

    可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急性子的吕宁姝打断了:“去换吧去换吧,我等你。”

    ***

    以上是今日吕宁姝的回忆。

    而现在,吕宁姝正满脸震惊地瞧着平日里一本正经的曹丕喝完酒直接趴在案几上半睡不醒了。

    酒肆里头倒还有类似雅间的地方,就是一块用屏风远远隔开的清净处,里面很干净,并不显嘈杂。

    一开始曹丕喝的确实如他所说的很克制,结果被一边也壮了胆子的吕宁姝那么一刺激就……喝多了。

    这人酒品倒是不错,醉了就直接趴在案上歇着了。

    ……说好的喝酒节制呢。

    为什么说曹丕是半睡不醒,因为他此时虽然闭着双目,双唇却一开一合像是说着什么。

    吕宁姝心中的好奇心骤起,往前面的案上一趴,做贼似的偏过头,把耳朵小心翼翼地凑过去听着。

    “……乡邑望烟而奔,城郭睹城而溃……暴骨如莽……”

    吕宁姝讶异——这人醉了还在操心天下大事的?

    她继续凝神细听。

    “……余六岁而知射,八岁而知骑射……每征常从,张绣反,吾乘马得脱……”

    吕宁姝眨眨眼——在讲自己以前的事儿啊。

    她倒是还想继续听,结果发现耳边没声儿了。

    抬眼一看……曹丕这家伙睡得可死了。

    平时看着一声不吭的,怎么一喝醉话就这么多。

    吕宁姝为了不让人打扰,出门那会儿也没带亲兵,最要命的是曹丕也没带,于是——

    她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如何把一个醉鬼送回家。

    因为这丫现在扒着案几不肯挪动半分身子。

    “起来!”

    “……”

    “起来!袁军来了!”

    “……”

    “起来,你阿翁来抓你喝酒了!”

    “!!!”

    曹丕下意识地抬起头,却瞧见眼前的景象天旋地转,模糊得根本看不清,口中小声道:“躲起来……”

    “骗你的,你阿翁没来抓你。”

    吕宁姝见他醒来,哄道:“既然醒了,那便放开这案几可好?”

    ……

    回答她的是死一般的沉默。

    倚在案几上的少年两颊泛着浅浅的绯红,修长的双手无意识的扣在两边。

    淡色薄唇微抿着,俊秀的眉眼在凑近细看下更显生气,双目轻阖,安安静静的没有发出一丁点声响。

    看起来仿佛很美好。

    但他的面前那个人并没有感受到一丁点的美好。

    吕宁姝仿佛听到自己脑袋里头那根的理智神经断掉的声音,冷笑一声——老娘不伺候了!

    她扣住曹丕的手腕,另一只手拎着他的领子,伸出右腿往案上猛地一蹬,试图强行分离。

    一声巨响。

    案是碎了,可曹丕的手还抓着。

    吕宁姝:“……”

    她认命地多付了双倍的酒钱,默默地走出去把曹丕和几个酒坛子往马背上一按。

    看上去挺瘦,实际上与其他人相较倒也不轻。

    吕宁姝策马直奔曹操的府邸而去,顺带发誓以后出来喝酒一定得带几个亲兵。

    不过这会儿曹丕被那马一颠一颠又给颠醒了,在短暂的清醒里他看清了这正是回自家的路,忙对吕宁姝道:“莫要回府!”

    回去被弟弟们围观多丢人!

    “不回去你想住哪儿?”

    “……”

    “小祖宗哟,你倒是说句话啊!”

    “夫文武之道……各随时而用……”

    得了,又开始絮叨了。

    吕宁姝扶额。

    马上就要到宵禁的时间了,再不回去的话,路上晃悠被抓到要坐牢的啊!

    她叹了口气,直接冲着自己的府邸飞速狂奔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