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听说我长得像吕布(三国) 75.一将功成(正文完)

时间:2018-06-13作者:有绯

    此为防盗章~如有不便请谅解, 耐心等待么么哒。  就像程昱,智商高, 在曹营里扮演的角色也算是个谋士, 但他最近却刚被曹操迁为振威将军。

    吕宁姝有时候还得对他尊称一声程将军呢。

    既然脾性相投, 她最近跟程昱的关系倒是好上了不少。

    而这会儿, 吕宁姝现在正与程昱暗戳戳的商量解袁绍之围的办法。

    毕竟谁也不能保证曹操能在三日之内赶回来。

    吕宁姝想了一晚上, 差点把脑袋想破才对着程昱出了这么个主意:“袁军已经分兵,现在我们的兵力与他相较,至少不算毫无抵抗之力,与其呆在这儿严防死守,不如……夜袭?”

    程昱挑眉,来了兴趣:“你要如何夜袭?”

    吕宁姝望天:“你聪明,我笨, 如果我说的不好别嘲笑我。”

    “废话那么多作甚,快说来听听。”

    “先放出我们要夜袭的风声来,越大越好,这一点我军营中那些细作便可利用。”

    程昱点点头——袁军里有曹操的细作, 曹军里当然也有袁绍的细作。

    “而后那袁本初兴许会觉得这消息太明显, 不属实, 是我们走投无路之下故意放出来的。

    不但不会相信,反而还会放松防备。”

    吕宁姝抬头瞅了程昱一眼, 见他认真听着, 又继续说道:“这样一来, 田丰沮授之流便会劝袁绍加强防备, 可郭图定会想办法反驳他们。

    田丰刚而犯上,袁绍定会心生不满,转而偏向更会说话的郭图……”

    程昱挑眉,鼓励般的点点头。

    吕宁姝顿了顿,继续说道:“待他们放松防备,我等便可倾巢而出,伺机夺取袁绍大营!”

    袁绍帐内的谋士并不废物,恰恰相反,他们每个人都很聪明。

    怪就怪袁绍在继承人的立场上太不坚定,这才导致了愈发激烈乃至不择手段的派系之争出现。

    “于这一道你还算有点灵气,但你漏算了一点。”程昱伸出食指在她眼前晃了晃,颇有深意地一笑。

    吕宁姝被他勾起了兴趣,向他虚心求教:“愿闻其详。”

    “此计倒是胆大妄为,此乃老夫欣赏之处,但有一点不足——你算错了袁本初。”

    程昱慢悠悠地抚着长髯道。

    “他?”

    吕宁姝一愣。

    她知道自己这个主意漏洞挺多,风险也挺大。

    首先这东西变数太多,她不可能猜到人家每一步的做法——吕宁姝又不是贾诩。

    其次倾巢而出、放弃己方大营,直接夺取袁军大营的做法也极其危险,搞不好就全军覆没了。

    吕宁姝也早就想到了无数种程昱能反驳她的地方,却唯独没想到程昱会说她猜错了袁绍的反应。

    程昱看着她的表情,顿时有些恨铁不成钢:“按理来说你不是应该更熟悉袁本初么?”

    毕竟这家伙在袁绍手底下呆过啊。

    吕宁姝茫然的摇头——她跟袁绍只打过一个照面啊。

    “依老夫看,他绝不会如此迅速地做出反应。”

    说白了就是袁绍那家伙的反应比你想的慢。

    吕宁姝轻咳一声:“你怎么知道的……”

    程昱哼了一声:“主公告诉我的。”

    曹操和袁绍算是发小一般的关系,年少时不但经常坐在一块儿畅谈大志,甚至还一起偷过新娘子,彼此之间都颇为了解,关系也算铁。

    只是后来二人因为政见不和而分道扬镳,现在又走到了这个争锋相对、你死我活的局面,倒是一件令人唏嘘的事。

    “那,你这是同意我的想法了?”吕宁姝试探着问道。

    程昱点点头:“提议不错,待老夫再作些修改,便可一试。”

    吕宁姝闻言眼睛一亮,颇有些惊喜。

    智商被人夸奖了突然好高兴是怎么回事。

    “报!那袁军大将又在外头叫阵了!”

    就在此时,忽有一人跑来,对着二人禀报道。

    ……又来了。

    吕宁姝拎起手边锃亮的画戟,叹了口气:“这家伙怎么天天在外面喊,也不嫌嗓子疼。”

    虽然口中抱怨着,可她还是径直走了出去。

    这几日天天与对面叫骂,骂的她词汇量倒是丰富了不少。

    至少……她现在跟曹丕斗嘴大概能斗得过了吧?

    说起来,这小子随主公去偷袭乌巢也不知安全不安全……

    正思索着,吕宁姝已经走到了大军对阵的地方。

    “吕殊走狗!别乌龟王八似地缩在你那裂壳儿里了,还不快速速出来与我张儁乂一战!”

    这是张郃的声音,这几天她已经听得十分耳熟了。

    吕宁姝呸了一声,大声回道:“你算什么东西,叫我出来我就出来?当真是狗随主人,脸大如盆!”

    “你叛离袁公,转投这马上就要被我大军覆灭的宦官之后,杀你昔日袍泽,是非不分,端的是魏郡之耻,冀州败类!若投降倒可放你条一狗命!”

    吕宁姝一愣——这句话的画风不太对啊!

    叫阵不应该是骂的越脏,让对方越生气更好吗?怎么还劝起降来了?

    莫不是对面真以为曹军穷途末路了罢……

    曹军虽处于劣势,可要说穷途末路还着实太夸张了些。

    吕宁姝试图继续让自己的智商上线。

    ……肯定又是程昱这老头干的好事。

    她微眯着凤眼,嘴角勾起一弯不易察觉的弧度,对着身侧的小兵道:“让他叫,叫哑了也别理他。”

    ***

    是夜。

    吕宁姝用力抓紧了手中的缰绳,镇定地与程昱一道命令大军分散成几个列队,各自抄小路前行,再汇合与一处直捣其最脆弱处。

    而她如此自信,则是因为熟悉袁军的作战风格。

    想那不久前,她还在为射不中草垛上的靶子而发愁,还在与刘朝比试谁的刀法更好。

    那时,她总热血上头的想着与敌军不死不休。

    如今看来,倒颇有些嘲讽的感觉。

    果真是——世事无常。

    因为她没有这个时间,说不定以后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就当打头的汉子试图拿刀鞘拍下来之时,她灵活地侧身一俯,仗着身形小试图往缝隙里头钻过去,但却撞上了一堵墙一般的坚实,且散发着汗臭味的壮硕后背。

    那些军汉虽然浑,却也是久经训练的,自然懂得如何配合。

    她被包围了。

    吕宁姝的双臂已被一个黄脸大汉反剪住,捏得死紧。

    她暗自腹诽那大汉身上的熏天味道——肯定有十天半个月没洗澡了。

    见她被制服,那四人有些松懈,四散分开准备收拾了头领的尸身回去复命。

    而就在此时,吕宁姝动了。

    她猛地爆发出巨大的力气,骤然挣脱了那黄脸大汉的钳制,正当黄脸大汉被震地两臂发麻时,吕宁姝忽而跃起,并指成爪,往他拿刀的那个胳膊狠狠一拧——只听“喀”一声,他的肱骨断了!

    约摸也是被捏了个粉碎性骨折。

    而且他不但断了骨头,同时小腹上还被顺势落下的吕宁姝狠狠锤了一拳。

    那是一个非常微妙的位置。

    杀猪般的惨叫声响起,震得山林里头惊起一群飞鸟。

    而离黄脸大汉最近的那个人也不是吃素的,见吕宁姝骤然发难,也不思考活不活捉了,下意识地握紧刀柄,旋着手腕,拿出杀人的气势一刀朝她劈来!

    吕宁姝虽然反应够快,但因为实战经验极其缺乏的缘故,左肩背还是被刀尖带起的罡风划了个结结实实。

    但在吕宁姝受伤的同时,那汉子的刀刃也已经被她捏断了。

    趁着那大汉失去了武器的时候,吕宁姝捏住断刃,用尽力气胡乱地反手一扔!

    那汉子望着朝他飞来且避无可避的利刃,不敢置信地睁大眼睛。

    鲜血飞溅到了她的脸上,又一个人头落地了。

    眼见还剩两人,吕宁姝不敢再耽搁,迅速把黄脸大汉脱手的大刀捡起以作暂时的防身之用,顺手往他脖子上抹了一下,补了个刀,而后跌跌撞撞的窜进了山林深处。

    这些军汉定是这附近政权的手下。而她身份未明,性别长相又有着极高的辨识度,待那剩下的两个军汉回去报了信,或许她就会被通缉。

    看来此地是不能久留了。

    但是她连所处这个世界的时代都不清楚,更何况负伤逃亡。

    吕宁姝抿唇,撕下了衣袖上的布,简单地包扎了下伤口。却因着不熟练的缘故,还是有殷红的血浸透了白色的布料渗出来,看着颇为凄惨。

    事实上在穿越之后,吕宁姝对痛觉的适应性相当良好,这样又长又深的伤口她咬咬牙竟也能忍得住。

    也不知道有没有伤到什么筋骨肌腱……她默默想着。

    吕宁姝缓缓托起左臂,试着动了动手指,发现尚且能够运转自如,便也放下了一颗高高悬着的心。

    能动,说明只是皮肉伤,没什么大问题。

    她耐心地等了约摸一炷香的时间,再次折回她与严氏藏身的屋子,发现那两个军汉早已经没了踪影,便小心翼翼地探了进去。

    但是屋内已被那群人翻箱倒柜,所有值钱的物什都被拿了去,包括原主的那杆宝贝画戟。

    被珍之重之地放在架子之上,细细保养,擦的精亮,定然是心爱之物。

    吕宁姝心里头非常不是滋味。

    严氏的棺材也被抬走了,许是那追杀她们的人下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命令。

    她心里油然而生一股愧疚。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