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听说我长得像吕布(三国) 76.番外一

时间:2018-06-13作者:有绯

    此为防盗章~如有不便请谅解, 耐心等待么么哒。

    每当吕宁姝直视着他眼睛的时候便会觉得——这就是曹操,曹操就应当是这样。

    这种感觉是在袁绍身上根本体会不到的。

    在吕宁姝反应过来这一点的时候, 就莫名觉得曹操有点可怕了。

    怪不得人家能吸引那么多人才来投,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吕宁姝敢肯定,就算在这场战役里头袁绍的兵力高出曹操一截, 曹操也不一定会输。

    就算输了, 他也能笑着赢回来。

    吕宁姝左瞧瞧右瞧瞧,试图从曹操的表情上看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却压根找不到。

    不对啊……按理来说,既然袁绍能对她的长相眼熟,那曹操应该也看得出来的吧?

    可曹操对待吕宁姝的态度不但很正常,还很真诚, 明眼人都看得出曹操确实是真心欢迎她投靠的。

    想想好像也正常, 吕宁姝自己清楚内情和底细, 可说不准曹操还真就没认出来她, 只知道她是“吕殊”,不一定知道她是吕宁姝啊。

    看曹操表现出来的样子, 只是把她当成了一个在曹军处于劣势的时候前来相投的一个武将而已。而且还因为自己先前阻截关羽的那一箭, 对她多有重视。

    比如现在问都不问直接任命她为中郎将,还承诺等她立功之后再升官。

    吕宁姝第一次被如此对待,心中自是十足的不好意思,连忙推辞道:“曹公有恩于我, 我还未能报答……”

    这种越欠越多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曹操闻言, 笑容更加真诚了, 他摇头道:“此话本就是出自真心。”

    事实,在曹操看来,有本事的人就应该在最合适的位置发光发热,不应当被埋没。

    在这个世家门阀当道、对出身十分看重的年代,曹操这种想法倒是异于他人。

    吕宁姝叹了口气。

    原主的事情对她来说算是一种责任一样的东西,可个人偏向上她倒有着自己的看法。

    很显然,她对曹操的观感比对袁绍好得多。

    到时候万一搞得自己里外不是人,那就难做了。

    如今……还是走一步算一步吧。

    一旁的曹丕继续瞅着吕宁姝,仿佛要把她脸上瞅出朵花儿来。

    对于这样明显的目光,吕宁姝自然也觉察到了。

    她眯起双目,斜睨了一眼曹丕的方向。

    曹丕见她望来,眉毛一挑,眨巴眨巴眼睛瞧着吕宁姝——终于接收到他的怨念了?

    吕宁姝回瞪——你这家伙对我有意见还是怎么。

    曹丕无奈,指了指自己的左颊。

    虽然经过这些时日,他的伤口早已经愈合,可那日差点送了命的经历还是教曹丕印象十分深刻。

    吕宁姝歪头,有些奇怪地看着他的动作。

    刹那间,她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表情一凝,整个人僵在那里,看上去像是被雷劈到了一般。

    这瞪着她的家伙不就是当初那个“活的战功”么……

    心里一虚,吕宁姝偷偷摸摸地抓着曹操问道:“那个是——”

    曹操抚掌笑道:“正是犬子。”

    吕宁姝“哦”了一声,继续问他:“他记仇吗?”

    曹操一愣,压根儿没想到吕宁姝会问这么奇怪的问题:“……不记啊。”

    吕宁姝这才松了口气。

    不记就好。

    曹操仿佛看出了气氛的尴尬,主动介绍道:“此乃操第三子丕,行二。”

    吕宁姝终于在近处看清了曹丕一回——生的唇红齿白的还挺好看。

    她拱手道:“殊见过二公子。”

    正当曹丕要回礼的时候,吕宁姝又好死不死地笑着补充了一句:“看上去……一本正经的。”

    曹丕不动声色地对着她一礼,认真道:“多谢中郎将夸奖。”

    在低下头的那一瞬,他的眼皮几不可察地跳了跳——难道我还能不正经的吗……

    总感觉眼前这家伙不太靠谱的样子。

    事实证明吕宁姝还是很靠谱的,在跟一群未来的同僚算是认识了之后,她便去练兵了——总不能辜负人家的好意吧。

    待吕宁姝走后,一席人也纷纷离去。

    郭嘉对曹操使了个眼色。

    曹操意会,待所有人散去之后,便屏退侍人呆在原地等着郭嘉。

    果不其然,不一会儿郭嘉便摇着羽扇晃进来了。

    羽扇纶巾,在这年头算是文人士子的一种流行打扮,郭嘉不过是赶个时髦而已。

    只是他一向风流不羁的神态配上这副打扮倒是极为俊俏合适,颇有种浪子的感觉。

    曹操知道依着郭嘉这样的反应肯定是看出了什么,抢先摆手道:“无妨。”

    郭嘉摇头:“文和也看出来了。”

    只不过贾诩一向秉持着能不出头就不出头的原则,就算看出了什么也不会透露分毫。

    而曾经身为吕布部下的张辽这会儿还在前线,并没有见到吕宁姝,更别提认出她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除非相熟,其实也没多少人记得吕布的模样了。

    而他们见到吕宁姝也只会觉得眼熟,倒不会往吕布的方向去想。

    郭嘉一开始也没想到这一茬,他是从曹操身上察觉出不对劲的。

    毕竟直视着观察上司的神态什么的,在郭嘉看来并不算是什么冒犯的事。

    郭嘉朝他一礼道:“嘉有一事不明,还请主公为嘉解惑。”

    曹操颔首:“何事?”

    郭嘉以扇掩住二人的侧面,凑近他的耳畔低声道:“那吕布之女……不是已经逝了么?”

    而且亲眼看见吕宁姝的尸身下葬的人也不少。

    东西藏在酒封的下面,凑近观察它的吕宁姝发现这是一片薄薄的,在这个时代极其少见的——纸。

    这张纸片单从外面看很难瞧见,但是如果开了封便非常容易发现了。

    显然就是准备给开封之人看的。

    她屏气凝神,小心翼翼地把这张纸悄无声息地抽了出来,生怕扯坏了哪一点儿。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