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听说我长得像吕布(三国) 79.互穿番外(各归其位)

时间:2018-06-13作者:有绯

    此为防盗章~如有不便请谅解,耐心等待么么哒。  太过低调的后果就是现在形成了这种被拦下的局面。

    望着吕宁姝的表情, 那妇人大抵也猜到了亲兵在说什么, 吃吃一笑道:“小郎君怎生如此害羞,奴家又不会吃了你, 只是心生爱慕想要带回家而已。”

    吕宁姝被她盯得不知所措,勒着缰绳默默退后了两步。

    妹子啊世间好看的男儿这么多你不必盯着我一个假的啊!

    当然, 这句话吕宁姝肯定不会傻到直接说出口的。

    她朝着亲兵小声嘀咕道:“你刚才说这妇人有些权势, 到底怎么个权势法,我现在惹得起吗?”

    亲兵瞪着一双豆眼, 摊手表示不知道。

    不过这妇人家中据说男宠有很多是真的……

    吕宁姝又对着曹丕咬耳朵:“二公子你认识她不?”

    曹丕垂眸思索:“此人面熟, 好似……与当地的世家大族有些关联。”

    那妇人见吕宁姝这样的反应, 语气有些不满:“小郎君想要知道什么, 问我便是,何苦……”

    她眯起美目瞧了曹丕一眼——没见过。

    顿了顿,接着便道:“何苦劳烦另一位小郎君呢。”

    吕宁姝瞄了一眼她身后带着的家丁,又望了一眼手中的画戟, 开始思考强冲过去的可能性。

    她试图劝妇人:“姑娘啊, 这天底下好看的人多得是,你看我边上那位不就挺好看的, 何苦要为难人呢。”

    那妇人见她开口,瞟了一眼曹丕,娇着声音道:“他啊, 看起来太正经了。”

    吕宁姝闻言, 一口老血险些没喷她脸上。

    所以她看起来不正经的吗???

    似乎察觉到了吕宁姝微妙的神情, 娇软的女声又道:“只是……小郎君生的颇像奴家的一位故人。”

    她叹了口气,眉睫有泪光闪动,盈盈的水光欲落不落,似乎任谁见了都得心生怜惜:“可惜奴不知他的姓名,当年郎情妾意,如今却是……一去不归呀。”

    不过她对面的三个人都没空怜惜她。

    亲兵是默默担心自家将军的清白,没那个心思去怜惜。

    曹丕是心里头暗自盘算着叫陈群弹劾这“强抢民男”的妇人,说不准还能借题发挥拔除一些世家大族的羽翼势力。

    而吕宁姝虽然称得上“怜香惜玉”,但站在她对面的是朵霸王花啊!根本不需要她怜惜的那种!

    于是就造成了那妇人的泪水就这么僵在了眼眶里,无人理会。

    尴尬。

    死一般的沉默。

    那妇人见这一招没用,顿时怒火中烧:“带回去!”

    曹丕见状,冷笑一声刚想开口。

    可还没等他说出第一个字,吕宁姝就先动了。

    她一把解下画戟,甩了个漂亮的招式,动作幅度极大却毫无杀气。虽然她没有动真格,可还是直教那群人连连后退,更有甚者直接往地下一趴,免得这重物甩到自己。

    家丁心里头也纳闷——怎么这人看上去比他们还想动手呢……

    怪哉!

    那群家丁也只是看着有气势而已,连黄巾都没打过,更何况吕宁姝这种刚从战场上回来、浑身血气还没褪干净的。

    吕宁姝威胁般地耍了两招后,马鞭一甩,直接扬尘而去,毫不留情地甩了那妇人一脸灰。

    “金氏。”曹丕似笑非笑,对着那妇人留下这么一句话后也策马离去了。

    分明的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教妇人惊出一身冷汗。

    另一边。

    吕宁姝气呼呼地冲进了新府邸,直奔武场而去。

    曹丕见她涨红着一张脸,疑惑道:“你怎么……这般反应?”

    不过是一个妇人而已,最多样貌生的周正些,怎么就值得这么害羞了?

    这小子不会没见过女人吧……

    吕宁姝才不知道他心里想的什么,垂头丧气道:“自然不是羞的,是闷的。”

    “因何郁气?”

    “唉,看她在那里横行无忌的样子就知道权势不一般嘛,说不准还是皇亲国戚。”

    吕宁姝更郁闷了:“哪是我一个亭侯惹得起的。”

    无妄之灾最烦了。

    曹丕摇头:“惹得起。”

    “啊?”吕宁姝抬头看他,满脸的疑惑。

    曹丕一本正经地对她分析:“其一,是她有错在先,不占理。其二,她那边的权势还没大到阿翁需要忌惮的地步。其三,就算忌惮,阿翁应当也会保你。其四……”

    吕宁姝认真地听着他的分析,边小鸡啄米般点头,边问道:“其四什么?”

    “若是弹劾顺利的话,她也等不到用势力压人的那一天了。”

    毕竟曹操和另外一些人看他们不顺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吕宁姝秒懂,肃然一惊。

    卧槽大兄弟你好猛!

    她还在纠结如何保命呢,这家伙就直接盘算着如何反咬一口了。

    果然还是智商不一样啊。

    像是怕她还不够安心似的,曹丕又补了一句:“此事今日便处置,你不必担忧。”

    “谢谢。”

    吕宁姝乐了,方才的郁气早就一扫而空,起身拎了把弓箭给曹丕:“走走走,一块儿射箭去。”

    ***

    铁蹄踩在地上,踢踢踏踏发出颇有节奏的响声。

    马背上的吕宁姝率先开弓,精准的一箭射向了百步外的草垛。

    要知道移动中射箭不准是常有的事,而要提高精准度就得在不停的练习中找手感。

    曹丕的那一箭刚好和她的位置相同,也是正中靶心。

    “准度不差,已经越过我手底下的九成人了。”吕宁姝毫不吝啬地夸奖。

    其实这家伙一开始的骑射就挺好的,曹操把他丢过来的原因大抵只是为了把他多余的动作去掉,磨练地更简洁些。

    毕竟吕宁姝的功夫是战场上练出来的,基本上每招都只是冲着取对面的脑袋而使。

    曹丕挑眉道:“那是自然。”

    吕宁姝歪头看他——这神情怎么看怎么有种微妙的得瑟。

    跟他平日里一本正经的样子比较起来,这种偶尔的小表情突然感觉还挺好玩的……

    相隔挺远,又是生活在不同势力的治下,吕宁姝原本以为他们两个再也不会碰面了。

    毕竟这是一个乱世、一个处处都有可能兴起销烟的乱世,不知有多少人分别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

    不管吕殊为什么会在荆州,出于一种微妙的心理,吕宁姝现在倒是一点都不想被吕殊发现。

    其一,她跟吕殊也不过只是萍水相逢,其二……吕殊知道她是个女的啊!

    而且现在“吕殊”驻军安阳的消息都快传遍了,吕殊本人肯定是听到过那些传言的。

    吕宁姝现在莫名有一种被人抓包的紧张感,死死地盯着吕殊走来的方向。

    曹丕微微敛眸,瞥了一眼自个儿被她无意识攥住不放的袖子,而后侧头去瞧吕宁姝的表情。

    吕宁姝一心注意着前方,并没有察觉到曹丕的小动作。

    ……

    吕殊越走越近了。

    他的步伐很轻,很缓,似是闲庭信步一般。

    暗处的吕宁姝屏住了呼吸。

    似乎是上天听到了她的心声,等吕殊走到最关键的那个拐角的时候,步伐一转,又慢悠悠地拐去了与二人藏身之处相反的方向。

    吕宁姝松了一口气,这才扯着曹丕从巷子中走了出来。

    曹丕似笑非笑:“你认识他。”

    吕宁姝痛快承认了:“对,而且我不想让他看到我。”

    ——她跟吕殊碰面倒是没事,可关键是她边上还有个曹丕看着啊。

    依着曹丕对主公的关系……曹丕要是知道了,主公说不准也会知道。

    更何况吕宁姝清楚她犯的是大罪。

    一旦“吕殊”的身份露出了些许端倪,更多的秘密就能顺藤摸瓜、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揭出来。

    饶是对立的势力如袁绍的谋士之流也不得不承认,曹操这样唯才是举,知人善任到极致的主公,纵观古今也挖不出几个。

    因为真正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少之又少,他把每个人都放在了最合适的位置上。

    先前他那主动烧毁通敌密信的举动更是令吕宁姝禁不住心悦诚服,直叹其胸襟之宽广。

    试想,有多少人能做到,在明知那些人先前早就有弃自己而去之心的时候还能既往不咎、权当不知、毫无隔阂地待他们?

    如果曹操在官渡一役输了,那些人就会毫不犹豫地在他背上捅上致命的一刀。但曹操赢了,并且他选择了宽容。

    其实势弱的一方里面,有人背叛是人之常情,很多人都能理解。理解容易,真正要做到宽恕就不知道有多难了。

    但曹操又是一个很复杂的人,在胸襟宽广能容人的同时,他的疑心也不轻。

    这似乎是个很矛盾的性格,可这确实呈现在了同一个人身上,关于这一点贾诩是看得很透的,而如今吕宁姝倒也歪打正着地知道了一些。

    她先前盘算着要离开的心思早就不知道去哪儿了,如今竟只是一心盘算着今天打哪里明天打哪里。

    毕竟她也只是想让自己有用武之地而已,至于封侯拜相什么的的野心也与这个志向并不冲突。而对于这个目的来说,每次论功行赏都十分公平的曹操实在是一个很合适的主公。

    直到这时,吕宁姝才发觉曹操这人最可怕的地方。

    你看,他只是做了该做的事情而已,在他看来这是理所当然的,但却能在潜移默化之中收拢那么多的人心。

    ……

    吕宁姝的眸子中带着一丝不易觉察到的茫然,无意识地朝着襄阳的方向行去。

    那是刘表的所在之处。

    刘表占据的荆州并不完整,他虽然没有与曹操大动干戈,却也打了几场规模并不大的战役,使得南阳及其周围那一块战略要地被曹操夺了去。

    新野距离南阳、穰城都很近,算是一个极其关键的地方,刘备极有可能在不久之后会被刘表派去新野屯兵。

    ……然后吕宁姝走着走着,约摸好一段路之后就发现前面好像有个人在等她。

    “别来无恙。”吕殊的声音挺温和,但在吕宁姝听来简直比炸雷还要命。

    “……别来无恙。”吕宁姝艰难地答道。

    ——千躲万躲没想到自己跟人家的目的地是一样的,最终还是碰上了。

    吕殊朝着她笑了笑,把一边的曹丕无视了个彻底:“我先前听闻你在豫州,还在遗憾距离如此之近却不能得见,没想到今日竟遇上了。”

    曹丕见了他堪称无礼的反应,瞥了一眼没说话。

    吕宁姝没想到他这么热络,简直是一副老熟人的样子,有些不知所措。

    ——兄弟我跟你不熟啊连话都没说过几句我们还是后会无期吧。

    吕殊见她不动作,默默地收回了刚要伸出的手,意味不明道:“殊兄……好似不想见到我?”

    吕宁姝后退了一步,指尖下意识地摩挲了一下袖中暗袋里的匕首。

    该庆幸的是吕殊并没有直接揭穿她,而是叫了她“殊兄”,似乎就是把她当成了真正的“吕殊”。

    但是正常来讲,吕殊完全可以当作吕宁姝的这个“吕殊”是同名同姓的陌生人,可他现在却来主动接近她,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最要命的是,吕宁姝偏偏还不能怎么着他,因为吕殊表面上并没有恶意,甚至还对她释放了“善意”。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