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听说我长得像吕布(三国) 4.你太白了

时间:2018-05-04作者:有绯

    ..听说我长得像吕布(三国)

    为了来到这里,吕宁姝整整走了约摸有两天的时间。

    她们藏身的地方十分隐蔽,若不是她方向感比较强还真找不到出山林的路。

    严氏生前懂一些医理,给她贴身配了一个小巧的药囊,味道闻起来并不刺鼻,反而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草木香气。虽然不知道是用什么东西做的,但对付驱逐蚊虫这一道儿却有着奇效。

    要不然她这些天别说带伤活着走出山林了,就是蛰都能被那些带着毒还飞来飞去的东西给蛰死。

    她一路上听着流民们的窃窃私语,倒是拼凑出了一些信息——说是兼管此地的袁大将军实行德政,并不会对治下之人有多少压迫,因此那群人才决定前来碰碰运气。

    流民嘛,大多都是家乡里头生了变故无家可归,比如黄巾肆虐、大旱大涝之类的,根本不能住人,所以才逼不得已成了这个时代最常见的一种人。

    吕宁姝小声嘀咕——大将军听起来好像是个很高的官职。

    “这可不,”

    边上有个须发皆白的老翁听见了她的低语,接话道:“大将军位列三公之上。当初天子被曹司空迎奉至许都,先是封了袁大将军当三公之一的太尉,后来才封作了大将军。”

    吕宁姝咦了一声,看着老者泯然众人的模样,疑惑道:“你看起来挺有文化又挺聪明的样子,像是读过书的,为什么也在这里啊。”

    老翁无奈摇头:“我只是侥幸识字罢了。更何况,若非权贵,读书又有何用?”

    背井离乡,人人都是一样的。

    在汉代可没有什么科举制,为官的多是世家权贵子弟,普通人要想出头实在是太难。

    除非你家有亲眷飞上枝头当了皇亲国戚——最典型的就是何太后了,她掌权后便封了自己的兄长何进为大将军,而何进在那之前不过是一个杀猪宰牛的屠夫而已。

    一步登天,虽然非议极多,但也人人艳羡不是吗?

    这会的天气说变就变,本来晴空万里,此时却聚集起了一片片云层,牛毛似的雨珠飘飘扬扬,斜斜地落到皮肤上,又化开,如烟似雾。

    吕宁姝敛眸,吊着胆子站在那等人审查,好在流民许多都是没有户籍的,在这个乱糟糟的时代也没多少人关心你是不是黑户。

    那些人应当还没来得及张榜通缉她,或者是官兵们并没有认出来她逃犯的身份。

    进城不久,她就瞧见了一队人在催促各家各户的适龄男子去服兵役。

    富裕些又不愿参军的人家交了钱便能相安无事,而不富裕的就只能乖乖跟着走了,有些抗拒的直接被捉了起来。

    吕宁姝按了按之前受伤的左肩,感觉伤口有些发痒,好像有虫子在那钻来钻去挠她似的。

    她七拐八绕找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解开已经被雨淋得湿漉漉的布条一看——前两日才刚受伤的地方已经快要长全了。

    这样的愈合能力绝对是极其不正常的。

    但在吕宁姝看来,愈合的快总比愈合的慢好,既然不是什么坏事,那去探究它也没有意义,吕宁姝一向不是个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人。

    她丢掉布条,准备去向附近的人打听一下这儿到底是什么地方。

    可此时,吕宁姝却隐隐听到了一阵哭声——男的,压抑着声音正在低低啜泣。

    她转头望向那个方向,发现那里正是即将被催促去服兵役的一片人家。

    在这时候哭,定是不愿去服兵役了。

    她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循声而去,找到了哭声主人的所在。

    那是一个约摸刚及冠、介于青年和少年之间年纪的男子。由于营养不良的缘故很是瘦弱,身量与同龄人相比也并不太高,甚至比起年龄较小的吕宁姝来还要矮上些许。

    吕宁姝暗暗比了下两人的身形,发现差不多,都在一米六左右。

    她站在门口,伸手想要跟敲门似的敲敲门框,但敲下去之前却瞧见了裂缝满满的墙体,看上去摇摇欲坠。

    吕宁姝犹豫了一下还是收了手,压低声音探头问道:“你为什么不愿从军呀?”

    她这会儿年纪并不大,声音和男孩听起来无甚区别,都带着一股子稚气。

    那人泪痕还没干,抬头看见了吕宁姝,对她招手:“你快些进来躲雨吧,我这儿也没什么东西。”

    吕宁姝闻言,小心翼翼的跨进了屋子。

    确实如他所言,这屋子家徒四壁,昏暗无比,只有一张床和一床被子。

    借着窗口透进来的微弱光芒,吕宁姝发现这儿的床上还躺着一位面色蜡黄的妇人,那妇人年纪并不大,只有三十多岁的样子,却已然卧床不起了。

    她走近,一股浓烈的药味扑面而来。

    青年叹气:“我要去服役,但阿母病重无人照看,怕是……”

    “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吕宁姝问道。

    “有,给上头交三百钱。”那男子听了吕宁姝的问题更伤心了:“给阿母求医问药就已经花光了所有的家财,如今别说三百钱,怕是连三钱都出不起了。”

    吕宁姝试探道:“不若我替了你的身份去服役如何?你也好在这照料你阿母。”

    男子并没有立即答应,而是猛然抬头直视她:“你……这是死罪啊!”

    吕宁姝笑了:“即便是死罪,那也是我的死罪,届时若我被发现了也牵连不到你头上。更何况他们只要人,不会管你是什么身份的。”

    见男子还在犹豫,吕宁姝又下了一剂猛药:“我要一个清白的身份出头,你要照顾你阿母,这岂不是互惠互利?何况就你这个身板儿,上了战场能活着回来吗?”

    许是“阿母”两个字刺激了男子,他终于答应了吕宁姝,站起身来一礼:“吕殊谢过姑娘。”

    吕宁姝眨眼,有些惊讶:“姑娘?你能看出来我是个女的?”

    她自己都怀疑自己的性别呀!

    吕殊无奈:“本来没看出来,如果仔细瞧还是有些痕迹的,你长得太白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