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听说我长得像吕布(三国) 11.故人重逢

时间:2018-05-04作者:有绯

    ..听说我长得像吕布(三国)

    曹操闻言眉梢微挑,无奈笑道:“果真瞒不过奉孝。”

    郭嘉的嘴角微微勾起,示意曹操快说。

    曹操神秘道:“你可知,袁本初为何四处寻她?”

    郭嘉半眯着眼睛,羽扇捅了捅曹操的肩——别卖关子。

    “知晓她已死的人不过尔尔,袁本初算一个。”

    曹操摊手:“可后来她又凭空出现,面貌眉目与吕氏女有九成相似,袁本初自然是觉得此人有死而复生之术了。”

    郭嘉皱眉:“死而复生,实属荒谬啊。”

    曹操点头:“我也不信,当年的吕氏女体弱多病,而吕殊……”

    吕殊这家伙的身子骨都赶得上吕布了好吗!

    “嘉窃以为,此人应当并非先前的吕氏女,而是……另有身份。”

    毕竟也不是十成十相似啊。

    曹操负手而立,缓缓道:“吕布仅有一女,而她已病逝。”

    之所以这样,曹操才敢用吕宁姝。

    郭嘉蹙眉:“主公此举太过冒险。”

    身份不明比身份弄明白更危险啊主公你醒一醒!

    若那吕殊跟吕氏女有极大的关联,而他又心怀不轨的话……

    曹操摇摇头,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对郭嘉笑道:“你且看着罢。”

    ***

    前线战事已进入白日化阶段。

    先前关羽虽未斩得颜良,却帮曹军斩了文丑。

    而颜良、文丑二人素来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关系一向亲厚。

    颜良在得知文丑身死的消息之后,便每日都去袁绍面前请求上前线作战,誓要为文丑报仇。

    袁绍虽然对他有些芥蒂,可看在他实在情真意切的份上,便无视帐中谋士沮授“颜良性急而不可单独任用”的劝阻,一不做二不休,命颜良强攻延津——这块看似比白马好啃的骨头。

    曹军这边,战场嗅觉敏锐的张辽顿觉压力一松,感受到袁军的人马正渐渐退去。

    白马守住了。

    这一战还没完,在袁军成功渡河之后,面对颜良率领的六七千骑兵,曹操还是备感压力。

    吕宁姝这回负责断后。

    面对追来的骑兵,曹操命士卒故意将军备辎重丢弃在一边,吸引袁军来争抢,给自己挣得时间。

    断后免不了短兵相接,就在两军交战的时候,吕宁姝边砍着敌军,一边眯眼试图找机会射箭刺杀颜良。

    自那日颜良险些被斩起,他倒是警惕了许多,若吕宁姝要效仿先前关羽那样直接冲入人群,成功斩杀的希望极其渺茫。

    可就在此时,正在不远处的敌军人群中,映入吕宁姝眼帘的是一张熟悉的脸。

    是刘朝。

    还没等吕宁姝感受到故人重逢的惊喜,便极其惊诧地看见那人一刀朝她劈来!

    吕宁姝抽刀格挡,却依旧没忍心对着熟悉的人反击,怒道:“你……”

    她记得刘朝说过,他有一个和吕宁姝一样大的女儿。

    她也记得刘朝提起女儿时满是慈爱的表情。

    她还一度嫌弃过这家伙又怂又唠叨……

    如今看来,最怂的还是她自己。

    一同训练又一同作战了许久,刘朝非常清楚吕宁姝的弱点和底细。

    他找准机会一个点刺,锋锐的刀刃划开吕宁姝的右肩,直直地入了肉里,鲜血飞溅,大片红艳的血迹滴落在地。

    新鲜的血液与其他人的旧血融在了一起,在慢慢的变褐、变黑。

    吕宁姝猛地捂住极深的伤口,左手伸出三指精准地抓住了刘朝的环首刀,一捏一掰——断了!

    她身侧的亲兵见状,立即把还没反应过来、失去武器的刘朝斩落马下。

    “无事。”吕宁姝拒绝了亲兵想要去喊军医的动作,极力让面色保持镇定,就当这伤不存在似的,继续寻找着颜良的身影。

    尽管右肩血流如注,可她右手抓着的刀依旧有力,每一次的劈砍都伴随着一道身影的倒下。

    吕宁姝自己知道,其实这样的伤对她来说一点事都没有。

    但……与昔日同袍兵戎相见,她心里又如何不难过?

    在耐心的等待中,吕宁姝终于看见了颜良的身影。

    她抓起了特制的硬弓,搭上一支黑漆漆的利箭,猛然拉开弓弦射出!

    这支箭也是特制的,唯有五石弓可以驾驭。

    拉弓的动作很大,扯裂了右肩才刚结痂的伤口。

    长箭带着划破空气的啸声,直朝着颜良脑袋射去!

    颜良反应很快,立即提起厚重的盾牌格挡——一般来说,箭矢都能被这种盾挡住。

    但这一回颜良失算了。

    那支箭矢竟直接穿透了厚盾,直射他的眉心!

    他睁大眼睛,在不可置信的情绪之中当场毙命。

    主将死了,再加上袁军被曹操扔下的辎重弄得阵型散乱,马蹄拌马蹄,人绊人,自是大溃。

    “放箭!”

    话音还未落,刹那间,漫天的箭雨落入袁军阵中。

    只见侧面忽的冲来一队曹军,军中指挥的正是先前佯装溃退的曹操!

    ……

    曹袁两军的初战,以袁军的溃退作为了暂时的结束。

    整军休战之时,吕宁姝躲着受曹操之命四处寻找她的军医,溜进一顶无人的军帐中默默扯开甲胄查看伤口。

    已经自愈了。

    她垂眸,死死地握紧了拳头,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想要破开屏障冲出来,可却依旧在喉咙口堵着发不出声。

    吕宁姝抱膝坐在地上,背靠着一块冰凉的大石头,把脑袋埋在臂弯里。

    很难受,可她却判断不出自己为什么难受。

    “你怎么在这儿?”

    一道诧异的声音在她耳畔炸开。

    清朗,尾音却带着一丝稚气。

    吕宁姝抬头——曹丕?

    “三公子怎么在这儿。”她无精打采道。

    “这是我的营帐。”曹丕微微睁大眼睛,无奈道。

    吕宁姝毫无诚意地道歉:“……那真是冒犯了。”

    曹丕这会儿看清了她染红了大片甲胄的深色血迹,蹙眉道:“你受伤了,还是快些去找军医罢。”

    毕竟阿翁对吕殊这家伙可看重得很。

    “愈合了,不去。”

    “你就赖在这儿了?”曹丕的眉毛挑的老高。

    “就赖着,你能把我怎么样。”

    吕宁姝忽然起了玩心,颇有兴味道:“你莫不是要去跟主公告状哭鼻子?”

    曹丕闻言,竟十分认真地摇头:“阿翁不管这种事。”

    吕宁姝失望的“哦”了一声。

    这家伙太沉稳了,一点都不好玩。

    大眼瞪大眼,相顾无言。

    半晌,曹丕又默默瞧了一眼吕宁姝苍白的面色,犹豫道:“你还是去喝点药罢……”

    吕宁姝闻言叹了口气。

    她虽然不算聪明,但对善意和恶意一向都很敏感。

    面对恶意她可以毫无顾忌地反击回去,如先前的郭图,如更早之前的那群追捕她的人。

    可若是只有纯然的善意……

    “谢谢。”

    这会儿吕宁姝的心情竟然也没刚才那么差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