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听说我长得像吕布(三国) 33.锦帆甘宁

时间:2018-05-04作者:有绯

    “曹公用人不疑, 可不知曹公听没听过一个词,叫做‘疑人不用’……”

    他的话语顿时戛然而止。

    手起刀落。

    一道白光闪过,边上立刻有人摊开白布挡住,青砖之上不染尘埃, 并未留下丝毫的痕迹,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而后曹操又命人把那些证据销毁, 一些容易被吕宁姝发现的则是放回了原处。

    程昱看着这一切,轻阖双目没有说话。

    曹操始终保持着面色的平静, 对程昱颔首道:“别告诉她。”

    ……

    襄阳。

    正拖着诸葛亮搬家的司马徽似有所觉一般抬头望了一眼天边还没升起的星辰。

    “……顺思其与, 逆思其夺, 心即命也。”

    司马徽长叹了一口气。

    另一边的吕宁姝对方才发生的这一切毫无所觉。

    她刚拜访完司马徽就开始带着亲兵四处跑,去找他所说的“卧龙”、“凤雏”。

    这些隐士们喜欢互相串门,所以住的应该也不会很远。

    比如司马徽就跟庞德公关系挺好的, 他们每次互相串门的时候总不能可能大老远地跑个几十里吧。

    再远都至少在襄阳附近。

    吕宁姝沿着司马徽隐居处的小路前行, 跑了好几条冤枉路才兜兜转转总算是又找到了一处草庐。

    此地虽然隐蔽, 但视野开阔, 着实是个风水宝地。

    然而就当吕宁姝上前想要去敲门时,却发现门庭大开, 里面空无一物。

    当然, 也没人。

    出去串门肯定不可能门庭大开的,眼前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此地的隐士在不久前就搬走了。

    好端端的,怎么会搬走呢?

    一边的亲兵看出了吕宁姝的疑惑, 问道:“将军, 会不会是上次那块巨石……”

    吕宁姝抬头环顾四周, 还真发现了那么几块……石头。

    可山里有石头不是很常见的事情嘛!

    她下马,拂了一把门上的尘埃,发现光洁如新,显然是刚走没多久。

    吕宁姝的脑内突然就灵光一闪。

    司马徽昨日才差点被石头砸的一命呜呼……

    这些隐士之间都很熟……

    所以他不会是喊人家搬家去了吧!

    吕宁姝盯着那几块石头,觉得自己这个猜测的可能性非常大。

    还能怎样,自然是继续找啊!

    但吕宁姝翻遍了整个襄阳,除了几间空草庐,连根头发丝儿都没找着。

    就连司马徽都不见了。

    没办法,她只能带着同样是找的垂头丧气的亲兵一脸郁闷的走水路回去了。

    南方水多,水军迟早要训练起来,但曹操手底下的武将多是不通水性的,平日里看着身体健壮,马上一个比一个厉害,结果一上船基本上都浑身瘫软,晕的找不着北。

    于是训练水军的事情只能交给荆州原本的官员来做。

    ……

    就在船只行出襄阳不远,跑到江夏附近的时候,他们遇上了……劫道的。

    没错,就是字面意义上的打劫。

    前面的船队看上去还挺专业,船只之间用大段的锦绣相互系着,颜色鲜艳,看上去非常土豪的样子。

    于是吕宁姝就听到了非常经典的一句劫道台词——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

    只见吕宁姝从船舱里探出脑袋吼道:“都多少年了,就不能换句话说吗!”

    谁知对面竟十分认真地回答道:“不能,我们干这一行也是有尊严的!”

    吕宁姝眼皮一跳。

    ……尊严什么的。

    兄弟,我看你脑回路清奇,不如我们打个商量叭?

    “你只要留下钱财,便可放你过去!”对面似乎还很讲信用的样子。

    吕宁姝被气笑了:“那如果我不给呢?”

    领头的那人脑袋上插着几根鲜艳的鸟羽,身上的铃铛晃得叮当响:“那就就留下你的小命!”

    ……

    然后他就被揍了。

    本来么,水上干架和地上干架的方式肯定是不一样的,吕宁姝的骑兵再厉害,在水上也没用啊。

    对面那群打劫的似乎也是这么想的,但是……

    卧槽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直接把他们的船队给砸了啊!

    是真“砸”,毫不客气地给号称结实的船身砸出一个大洞的那种。

    望着滚滚而来涌入船身的水柱,甘宁气得跳脚。

    要不要这么狠啊。

    他本来是巴郡一带聚集了一堆弟兄专门打劫船只的游侠,人称“锦帆贼”,后来读了些书后便向有所作为,干出一番事业,于是就投了刘表,后来又依附江夏太守黄祖。

    谁知这事儿还没干多久呢,顶头上司黄祖就被杀,刘表也带着荆州投降了。

    于是甘宁也就暂时干回了老本行。

    吕宁姝把他按住狂揍:“你说留下谁的小命呢!”

    甘宁梗着脖子,十分有骨气:“你的!”

    然后他的鼻梁上又挨了一拳……

    看上去可凄惨了。

    “主公给我发的俸禄你也敢打劫!吃了雄心豹子胆了你!”

    吕宁姝气的七窍生烟。

    “等等!”甘宁忽然大喊一声:“你主公可是那广发求贤令的曹司空?”

    吕宁姝冷哼一声,停下了拳头:“是啊。”

    甘宁的眼睛突然一亮:“我要去许都!”

    吕宁姝眯眼瞧他,恶声恶气道:“去许都作甚,打劫主公么?”

    甘宁嘻嘻一笑:“这不是求贤嘛,我去自荐啊。”

    吕宁姝歪头:“你有什么本事?”

    甘宁一拍胸脯:“司空既拿下了荆州,定然要远作图谋,南方水路众多,水军也是重中之重,于这一道我还真有些方法。”

    吕宁姝瞧了一眼自个儿也被射成了筛子的船只,虽然对他的话信了半截,却还是撇嘴道:“真不谦虚。”

    不谦虚就不谦虚吧,总归甘宁喊出了这句话之后她还真不能把人家怎么样。

    一行人回到许都之后,曹操望了一眼头顶上晃荡着几根鲜艳鸟毛、还穿的一身骚包的甘宁,问吕宁姝:“这是……”

    传说中的司马徽长这样吗你不要骗我!

    还没等吕宁姝开口,甘宁自己就叨叨叨把来意全都跟曹操说了个明白。

    一听他会训练水军,曹操高兴了,然后就把他往蔡瑁那儿一丢。

    吕宁姝丧气道:“我去拜访了水镜先生,他告诉我说什么‘卧龙’和‘凤雏’是奇才,但我跑遍了襄阳都没找到他们。”

    曹操咦了一声:“凤雏可是指士元?”

    吕宁姝点点头:“主公怎么知道的?”

    曹操往右手边一指。

    吕宁姝转头,恰好庞统也抬头瞧她,这俩大眼瞪小眼。

    ——原来你小子早就暗戳戳跑到许都来了啊!

    ***

    待庞统回去之后,吕宁姝就主动上门去拜访了。

    庞统本来就不是什么高冷的人,性子还挺随和,吕宁姝跟他聊了会儿就混熟了。

    接着吕宁姝就道明了来意,疑惑地问他:“你可知道‘卧龙’在何处?”

    可没想到庞统却叹了口气:“他……不愿出仕啊。”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