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听说我长得像吕布(三国) 34.问心无愧

时间:2018-05-04作者:有绯

    不愿出仕?

    “为什么?”吕宁姝更疑惑了。

    在她看来, 只要是有意出山的人,主公应该是最好的选择才对呀。

    曹操的势力大,脾气不差,人又靠谱, 还从来不以貌取人,从来不论出身, 唯才是举而且赏罚分明,很少有不服气的。

    像何进董卓刘表袁绍那些人身边都有比较得宠又喜欢搅事的小人, 但是曹操没有。

    吕宁姝觉得自家老板简直是天底下最好的老板了。

    而庞统听了她的疑问却只是摇头。

    他对曹操的观感固然也是很好, 但这不仅仅是要看老板的, 还要看个人的追求。

    庞统善用奇策,性雅内融,相对而言也随和一些, 既然决定了要辅佐一个人必然会兢兢业业。

    而且曹操给他安排了一个最为合适的位置。庞统知道如果他尽职尽责的话, 这职位封赏也会很快升上去。

    毕竟这个位置一看就是锻炼的, 曹操不可能放着大材小用。

    很稳, 这对于庞统来说再好不过了。

    但是孔明的追求不一样啊。

    诸葛亮的才华丝毫不下于其他人,从他常常自比管仲、乐毅来看, 他肯定不是像司马徽那样真的不想掺合乱世这局棋的隐士。

    相反, 其实诸葛亮的志向很大。

    管仲、乐毅是什么人?那是重臣,名臣。

    管仲是齐相,没有他就没有后来称霸的齐桓公。乐毅是燕上将军, 揍的齐国差点亡国, 没有他燕国就根本振兴不了。

    这两个人都是对于老板来说最重要的臣属。

    而诸葛亮的志向就是达到他们那样的程度, 乃至更甚。

    所以他的要求也独特一些,他不在乎现在主公的势力到底弱不弱,只要能成大事,又重用他,那他就会选择辅佐。

    司马徽把他们二人都定位为可“安天下”的人才,就是因为他们能清楚的看到并且分析大局。

    曹操身边的人才太多了,荀氏叔侄先不说,郭嘉贾诩程昱毛玠刘晔哪个才华比他差了?

    而且这些人现在并不是像诸葛亮那样声名不显地隐居在襄阳,而是已经在这个时代大展拳脚、锋芒毕露了,还未出山的诸葛亮在某种程度上都能称得上是“后生”。

    饶是他再傲气也没有这个底气肯定自己能竞争的过这些人中龙凤。

    吕宁姝不清楚这些,但是庞统也没法跟她解释,因为吕宁姝不会懂。

    反正自从这家伙被自家老板刷满好感度之后,自然就想不清什么“择主”之类的问题。

    庞统叹气道:“他是个有主意的,若不愿出仕也定是有他自己的缘由。”

    吕宁姝点点头,似乎察觉到了庞统的想法,主动转移了话题:“士元可知水镜先生有多少弟子?”

    庞统一愣,似乎没想到她会问这个:“……好几个吧。”

    比如刘廙向朗之类的,刘廙这会儿还在曹操手底下当官。

    她托腮思考:“吕殊说他是水镜先生的弟子……”

    话说她回来的时候还真没看到吕殊,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

    庞统蹙眉:“他……”

    由于庞统是庞德公从子,而且又跟司马徽相熟,他对司马徽的门下还是有些了解的。

    吕殊是曹操跟袁绍这两方打的正火热的时候跑到荆州来的,虽然受到司马徽教导之后算是他的弟子了,可平日里跟他们这些人半句话也不说。

    有人的地方就有圈子,比如荆襄之地的隐士就有圈子,可吕殊却像是外人一样从不与他们来往。

    名士嘛,多多少少都有点傲气,吕殊都那么明显的表现出来不想和他们沾上关系了,也没人会上去贴冷脸。

    司马徽见了这些事却只是叹气,就连和他兄弟相称的庞德公都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教导吕殊。

    ——毕竟这小子性格古怪,也不属于那种很有才能的人。

    唯一说得通的,就是之前吕殊似乎与司马徽的故人有些关系罢了。

    吕宁姝得了这么一番解释倒是清楚了些。

    也就是说,她还呆在袁绍那儿的时候吕殊就已经去了荆州。

    吕宁姝本来还有一层担忧,那便是袁绍看出了破绽,在她叛逃之后去寻吕殊的不痛快该如何。

    如今得知她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倒是落下了一块石头。

    至于司马徽的故人与吕殊有关……先暂且不探究。

    谢过庞统之后,她便打算去找吕殊打开天窗说亮话问个明白。可庞统却对他说吕殊在半月之前就已经消失不见,不知去向了。

    就连吕宁姝身边最爱八卦的那个亲兵都摇头表示不知道。

    无法,只能去问曹操。

    就在吕宁姝走到司空府门口想要暗戳戳向曹操打探消息的时候,却得知了一个在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的消息——

    据说甘宁把他的上司蔡瑁给打啦!

    吕宁姝:“……”

    甘兴霸你咋这么能呢!

    虽然她对蔡瑁没什么好感,但蔡瑁也不是个惹事的性子吧?

    要说甘宁这脾气比吕宁姝还暴躁些,吕宁姝好歹还会跟人讲点道理,甘宁是全凭着性子来的。

    曹操嘴角一抽,派人去喊这两个人过来,而后耐着性子等着吕宁姝发问。

    吕宁姝踌躇了半晌,还是小心翼翼地问道:“主公……可知吕殊在何处?”

    曹操笑了,调侃道:“这不就站在我前面么?”

    ——小心思还挺多。

    吕宁姝轻咳一声:“不是我,是那个让我去拜访水镜先生的人。”

    曹操挑眉,反问道:“你找他做什么?”

    吕宁姝心里头都快紧张死了,面上还得强装着云淡风轻:“也没什么,就是找他叙个旧。”

    曹操“噢”了一声:“叙旧啊……”

    ——叙什么旧,难不成还要叙如何瞒着他?

    不用吕宁姝承认他就知道这女娃儿心里头在想什么。

    而且先前吕殊想致她于死地,跪在地上请求曹操先下手为强杀掉吕宁姝的时候,眼里那股意难平的妒忌都快溢出来了。

    曹操看得明白,他只是不说。

    吕宁姝飞速抬眸瞧了一眼曹操的表情,又垂了眼帘下去:“是……叙旧,毕竟是故人嘛。”

    曹操点点头,佯装叹息道:“也好,只是半月前他误食毒物,已经下葬了。”

    吕宁姝猛然抬起头睁大眼睛惊讶的看着他:“下葬?怎会……”

    似乎是意识到自己的反应太大,吕宁姝有些紧张地握了握拳,又心虚的低下头来。

    欺骗别人的感觉确实十分不好受。

    尤其是……她面对、欺瞒的还是给予她百般信任的主公。

    吕殊就以这样一种堪称莫名其妙的方式死了,吕宁姝的心非但没有落下,反而更压抑了。

    ……这是一种歉疚的恐惧,一种沉重的负担。

    被主公那双仿佛能看透她的眼神望着,吕宁姝张了张口,还是没能鼓起勇气发出任何声音。

    曹操的面上没有表情。

    就在气氛即将凝固的时候,一阵嘈杂的声音远远地飘了过来。

    甘宁和蔡瑁被带到了。

    吕宁姝暗自松了口气,转头往他们那边瞧。

    甘宁匆匆走来,面上还没退去怒意,而蔡瑁……

    蔡瑁的脸肿成了猪头,还发亮。

    按理来说蔡瑁有亲卫随从是不至于被揍成这样的,但甘宁也有啊。

    他当初可是带着一大帮兄弟前来投奔的,而且都是原先跟着他劫道劫船的人,身上自有一股悍气。

    曹操也转移了视线,问道:“如何?”

    蔡瑁率先拱手了:“瑁本是负责训练水军,却不曾想这甘校尉一来便言道我的方法不对,想要改了,可这法子是先祖流传,怎能说改就改?”

    甘宁瞪眼睛:“你放屁!明明是你骂我‘劫道的匪徒什么也不懂’,说我‘怎能堪当此任’!”

    蔡瑁想要说什么,却顾忌着还在曹操面前:“我……”

    话刚出口就被曹操打断了。

    接着吕宁姝就看见曹操安抚了蔡瑁一番,让他回府休养,接着非常熟练地搬出“打个巴掌给颗甜枣”的套路,先是吓唬了甘宁一通,成功地使甘宁乖得像个鹌鹑,接着就问甘宁训练水军的方法。

    瞧着这莫名套路的一幕,吕宁姝趁着这个大好机会告退了。

    ……

    由于心里始终十分纠结的缘故,吕宁姝决定向曹操告假去襄阳寻司马徽。

    他肯定知道些什么。

    盛夏酷热,可襄阳里头的山林倒没那么令人难受,反而透着股难得的清凉。

    吕宁姝什么亲兵也没带,就这么独身一人去寻找司马徽。

    许是身边没人的缘故,她找得非常的耐心。

    皇天不负苦心人,她终于找到了在屋子里教学生的司马徽。

    只见几个绑着总角的小孩好奇地望了过来。

    司马徽并不惊奇她的又一次拜访,对她笑道:“稀客啊,将军寻个地方坐吧。”

    吕宁姝安静地对他行了个礼,听话地坐在了一边,然后托腮瞧着司马徽的动作。

    只见司马徽随手拈下了一片绿叶,问道:“你们可知,何为天理,何为人欲?”

    这问题对于小孩子来说显然是太复杂了。

    “‘天理’就是这世间的定理,‘人欲’就是我们想的东西呗!”很快就有人回答了。

    司马徽笑着摇头。

    ……

    一连好几个回答都被司马徽否认了,一个小童禁不住发问:“先生,天理和人欲到底是什么呀?”

    司马徽望向一旁听得认真的吕宁姝:“将军不妨一答?”

    吕宁姝一愣:“啊?我?”

    司马徽微笑着点头。

    吕宁姝望天思考许久:“……其实本没有什么天理,我觉得都是人制定的吧。

    你看,在商周时期讲究先礼后兵,免战牌一挂对面就不能打了,那时候的人觉得这就是应该的呀。可到了现在哪里来的免战牌,不揍死对面就不错了。”

    要不然怎么说先人实诚呢。

    司马徽点头:“将军答了天理,可知‘人欲’是什么?”

    吕宁姝这下不懂了,对着司马徽真心诚意地行了一个礼:“还请先生教我。”

    “一件事如果没有人欲的蒙蔽,那就是天理。”

    吕宁姝十分诚实地摇头:“不懂。”

    司马徽很耐心:“举个例子,你若是与人交友,如果带着目的就是有了私欲,但你如果发自内心的想要与他交好,便是符合天理的,可明白了?”

    吕宁姝凝眉思索。

    发自内心……

    对于主公,她其实并没有别的想法啊。

    一开始就没有,她只是想实现自己的抱负而已。

    问心无愧。

    吕宁姝突然站了起来,恭恭敬敬地对着司马徽行了一礼:“多谢先生指点迷津!”

    司马徽捋了捋长须:“不必多礼,去吧。”

    吕宁姝点了点头,牵着马兴冲冲地离开了。

    待她走后,于屋子后面缓缓踱出了一个身长八尺,容貌甚伟的青年。

    “先生这一番关于‘理’与‘欲’的说法,亮倒是有些想法……”

    ***

    吕宁姝风风火火地回到了许都,正准备去找曹操的时候,却有一个看上去像是宦官的人拦住了她的去路。

    “陛下有诏,还请将军一叙。”

    吕宁姝一脸的莫名其妙。

    如果没记错的话,她好像不认识皇帝的啊。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