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听说我长得像吕布(三国) 35.幕后真相

时间:2018-05-04作者:有绯

    “脑子不清醒, 私自行事, 他被那奸贼所害也是意料之中。”伏完叹气。

    那些证据本就不是这时候应该拿出来的,现在被吕殊直接竹筒倒豆子似的全都摆了出来,那先前他苦心谋划的一些东西也就废了。

    “那他老母的尸身……”

    “这样的事情本就有损阴德,若不是为了诛贼我也不会出此下策, 便厚葬吧。”

    “喏。”

    吕殊这回干的事情,除了他自己基本上是没有人对此顺心的, 包括伏完。

    他在母亲病逝后便深受打击, 孤注一掷地跑去荆州求学,虽愤于世事, 但也打算学成之后做出一番事来。

    谁曾想伏完追察吕宁姝的事情竟追查到了他的头上,并且还用亡母尸身作以胁迫,加之“吕殊”之名渐渐为世人所知、风光一时, 吕殊本人又觉得司马徽并没有用心教他……

    大受刺激之下, 就这么愤世嫉俗了。

    腕上的三道深痕就是他在万般忌恨之下割出来的。

    那块巨石事实上就是吕殊干的好事,在他的预计里,吕宁姝和司马徽定然会死一个。

    而无论是死哪个, 活着的那个都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若是荆襄名士死于一场人为的意外,而在场的却只有吕宁姝……她又是受曹操之命前来拜访的, 那可说不准会传出什么来。

    若是吕宁姝拦住了巨石, 却死于上面的毒就更耐人寻味了, 曹操必然会追查她的死因。

    还有伏完原先的打算被吕殊这么一倒腾, 可想而知定然会被发觉, 苦心谋划的一切也会付诸东流。

    简单来说, 就是坑了别人又坑了自己。

    伏完只当他是太过心急才会如此,却丝毫没想到吕殊就是故意的。

    却说另一边被小黄门拦下的吕宁姝开始纠结了。

    皇帝不可能无缘无故来找她,但吕宁姝也清楚虽然自己名为汉臣,实际上她的老板还真不是号称真龙天子的那个。

    不想去啊。

    而且那宦官这么明显的拦住她,生怕别人不知道皇帝要见她似的,想来肯定不是什么多好的事情。

    再说了,吕宁姝虽然打定了主意去找曹操,事实上她心里头现在还忐忑着呢。

    小黄门笑的很和善:“还请将军入宫一叙。”

    吕宁姝试图推脱:“你看我这会儿刚回来,面圣不都要形容整肃的吗,我现在这样会冲撞陛下。”

    小黄门还是对她笑着:“将军大可放心,陛下宽和,不计较这些虚礼。”

    吕宁姝没办法,正想着借口的时候突然瞧见了往她这个方向走来的曹丕,赶紧对他挤眼睛——帮忙啊!

    小黄门也顺着吕宁姝的目光望去。

    曹丕上前,状似不经意地伸手一拦,叹气道:“吕将军身染重疾、病入膏肓,若是贸然前去,怕是会把病气过给陛下。”

    小黄门瞧了一眼吕宁姝堪称红润的气色,一时之间竟被曹丕的话语弄得不知说什么为好。

    ——你仿佛在逗我。

    曹丕的表情非常真诚,好像真的是确有其事一般。

    吕宁姝闻言下巴一仰,身子十分配合地后倾往地上倒去,口中还毫无诚意地喊道——

    “啊,我快死啦!”

    ……简直浮夸的要命。

    曹丕赶忙向前一步托住她倒下去的身子,痛心地摇了摇头,十分认真地转头道:“将军病重如此,竟已无法站立!若路途颠簸,怕是要性命垂危啊。”

    吕宁姝干脆白眼一翻直接装死了。

    那宦官死鱼眼看着这一幕,露出了一个牙疼的表情:“还请将军入宫……”

    还没等他说完话,之前还在装死的吕宁姝就咬破舌尖“噗”地往他脸上喷了口血,一脸夸张的忧伤:“臣将去矣……无法再为陛下尽忠了啊!”

    被喷了一脸血的宦官再也忍耐不住了,扯着公鸭嗓子喊道:“你到底走不走!”

    吕宁姝笑嘻嘻的:“不走,待我痊愈自会去跟陛下请罪。”

    “你这是抗旨不遵!”

    曹丕摇头道:“非也,若是因你之过,使陛下背上了罔顾臣下性命的名声,可想而知自然会有损陛下威名,寒了忠臣之心啊!”

    吕宁姝勉强挤出两滴鳄鱼眼泪,扯着嗓子干嚎:“哇啊——呜呜呜臣当真寒心呐——”

    那小黄门不但沾了一脸血,而且丝毫没法跟这两个一唱一和都快上瘾了的家伙讲道理,气的一跺脚,直接拂袖而去了。

    临走之前还不忘给了吕宁姝一个威胁的眼神,只可惜吕宁姝这会儿正闭着眼睛,没看到。

    ……

    “喂,别装死了,他走了。”曹丕戳戳吕宁姝的脑袋。

    吕宁姝忽然睁开双眸对他笑了笑,神色之间颇有一种得逞的小得意。

    她起身,一拍曹丕的肩膀:“多谢了。”

    睁眼说瞎话的功夫不错啊这小子。

    曹丕笑道:“举手之劳罢了,不过你这些日子还真得闭门不出,做出有恙在身的模样才行。”

    吕宁姝叹了口气,还是点了点头。

    曹丕敏锐的察觉到了她的不对劲,眯着眼若有所思。

    ……

    等曹丕送她回府,刚想离去之时却被吕宁姝一把拉了进去,还神秘兮兮地关好了大门。

    曹丕挑眉等着她的解释。

    吕宁姝四处环顾了一圈,见侍婢之类的都被打发了出去,便凑在他耳边问道:“你说,如果我要跟主公坦白一件不太好的事情,依着他的性子会如何?”

    曹丕颇有些好笑地瞅了她一眼:“怎么,难不成是想坦白你并非男子的事?若是这个,阿翁不会多计较。”

    吕宁姝望着屋檐的边儿想了想:“好像还要严重那么一点。”

    曹丕摇头:“那就说不准了。”

    吕宁姝闻言立刻变成了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也不知吕殊有没有对主公说过什么。

    若不是水镜先生指点……等等!

    她告了假去襄阳拜访司马徽,似乎是想去问他关于吕殊的事情吧?

    吕宁姝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她好像被司马徽给忽悠了。

    ……这年头,怎么连司马徽都开始忽悠人了。

    人和人之间还能不能真诚一点啦!

    可这会儿再去找司马徽显然是不可能的,人家摆明了就是不想告诉她,去问了也是自讨没趣。

    曹丕安慰般地拍拍她的脑袋。

    这时,忽然有人跑过来对吕宁姝禀报说,曹操听闻她去了襄阳一趟就身染重病、命不久矣,直接跑到她府上来探望她了。

    按理来说,如果没有要事,曹老板一般是很少会主动跑去下属府上的。

    ……可见是急了。

    吕宁姝闻言立即抓住曹丕往最里面跑。

    ——卧槽玩脱了啊!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