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听说我长得像吕布(三国) 39.穿了女装

时间:2018-05-14作者:有绯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跳订太多即会显示, 如有不便请谅解么么哒。

    她犹豫了一会儿,踌躇着勒马又退了回去。

    曹操挑眉看着她的动作,对吕宁姝招手示意她过去。

    吕宁姝翻身下马, 对他抱拳一礼:“主公。”

    曹操伸手拍拍她的肩, 点头道:“很好。”

    吕宁姝抬眸瞧他, 抑制不住的唇角微扬, 对着他眨了眨眼睛——继续啊。

    曹操见她一脸求表扬的样子,强忍着笑意把她夸了一通。

    毕竟是文化人,这一通赞美的水平还是很高的, 一点刻意的痕迹都没有,直把吕宁姝夸得如坠云端, 两眼冒星, 满脸通红地退回程昱边上去了。

    ——要是天天能这么被夸就好了。

    一旁默默立着不出声的曹丕被曹操的这番话肉麻得一个哆嗦。

    他强忍住抽搐的嘴角,默默地望了心情颇好的吕宁姝一眼。

    但不可否认……他也很想被夸。

    ***

    袁绍虽然没死, 可剩下的战事却不需要曹操亲身上战场安抚军心了, 这会儿自是要清点战功以及物资的。

    尤其是袁绍这次匆忙逃出, 那些值钱的物什基本都没带走, 留下了九成,清点的工作就更加繁琐了。

    不过这玩意并不在吕宁姝管的范围内,她趁着众人不注意,怀中抱着那只漆黑的盒子悄悄地溜进了曹操的营帐之中。

    这样的秘密当然是越少的人知道越好。

    若放任这东西在大庭广众之下打开清点, 怕是要哗变出事。

    里面的绢帛很多, 少说也有十来个, 况且她唯一打开看的那个署名还是……

    吕宁姝抿唇, 脊梁上忽的便攀上了一股凉意。

    待守卫进去禀报之后,过不久她便被迎进去了。

    吕宁姝抬眼一看,曹操已经屏退左右了,像是猜到她要告诉他什么似的。

    她双手奉上盒子,轻声道:“禀主公,此役之中有许多通敌之人。”

    曹操示意她站直,也用双手接过了盒子,叹道:“这一战之前,大部分人都以为我会输。”

    “主公高风亮节,匡扶汉室,为群臣之表率,怎么可能会输。”吕宁姝罕见的说了句奉承话。

    未曾想,曹操听了这句话之后却是朗声大笑,既没有反对也没有认同,而是伸出右手拍了拍吕宁姝的肩。

    “这些通敌的密信如何处理?”

    吕宁姝没明白他的反应,索性转移了话题。

    曹操笑着摇了摇头,打开盒子,把这些绢帛全都抽了出来,看都不看一眼便往火中一丢。

    “主公……?”

    吕宁姝睁大眼睛。

    这是不打算追究了?

    哪怕这些人真的和袁绍暗通款曲也不追究?

    曹操叹道:“袁绍强盛之时,我尚不能自保,这些人的做法倒是人之常情。”

    吕宁姝转头望着已经被烧成灰的密信,敛了眸子。

    “主公有容人之量,是殊狭隘了。”

    虽然知道主公有容人之量是好事,可作为唯二清楚真相的人,她就是很膈应那群人嘛。

    这件事要是换了她,她肯定会把这群人丢到河里喂鱼去。

    曹操无奈的拍拍她的头,对她耐心解释道:“我知晓你的一片好意,可这些人若要追究起来势必会牵扯更多的无辜之人,直接烧了更好。”

    吕宁姝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反正现在那袁本初也翻不起什么浪花了。”

    像是突然间明白了过来,她连忙对着曹操一礼道:“多谢主公解惑,殊告退了。”

    曹操笑道:“去吧,日后不必如此拘着。”

    “诺。”

    几日后,大军班师回许。

    曹操上表向皇帝报了战功,为手下的将士与谋臣请封。

    虽说是向皇帝上报,可谁都知道这就是曹操自己的意思,皇帝当然不可能不从。

    而现在的都亭侯,也是龙骧将军的吕宁姝披着一身战衣骑在马上,一双眸子里满是勃勃兴致,端的是翩翩少年郎,俊俏的眉宇间三分张扬又三分潇洒,颇有种春风得意的感觉。

    望着被押解的袁军士兵,程昱感叹道:“若不是袁绍内部私斗严重,这场仗势必要打的艰难了。”

    吕宁姝深以为然地点点头:“所以这就是在继承人当中左右摇摆的后果。”

    一个派系支持一位公子,绞尽脑汁斗来斗去也是很累的嘛。

    曹丕刚巧偏头捕捉到了她的这句话,下意识地抬眸望了曹操一眼。

    却不想曹操的余光感知到了他的视线,转头用眼神示意曹丕——怎么了?

    曹丕的视线猝不及防地与他对上,而后迅速偏离,再抬起头的时候便只余了浅浅的孺慕,只是朝着曹操谦和地笑了笑。

    曹操对他点点头,继续跟荀彧说话去了。

    好久不见,文若似是清瘦了些许……

    一旁的吕宁姝压根没主意到方才这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打马向前对着曹丕笑道:“主公说我的府邸里建了个武场,日后你学骑射便可方便许多。”

    吕宁姝觉得主公简直超贴心!

    曹丕笑道:“好,我便与将军一道回去罢。”

    “走。”吕宁姝慢悠悠的调转马头,与他策马并行。

    她的府邸靠北边,还得穿过挺长的路,若是只靠双腿走过去怕是要走半个时辰。

    而骑着马还能逛逛许都的风光,瞧瞧与袁绍的治下有什么不同。

    吕宁姝从来就没时间好好注意过这个时代的风俗,如今得了空闲倒是颇有兴味。

    为了不引人注意,她的身边只留了一个喜欢八卦的亲卫,闲来无事听他叨叨也挺好玩的。

    对此,曹丕表示吕宁姝的精神娱乐还有待提高。

    你说你一个大男人为什么喜欢听八卦啊!

    “将军,这城东最近新开了家酒铺,听闻那酒比寻常的还要烈一些,贼得劲儿!”那亲兵开始叨叨。

    吕宁姝漫不经心地点头——下次去瞧瞧。

    “郭祭酒对那里的评价也很高……”

    吕宁姝闻言眼睛一亮——那有空更要去看看了!

    要知道乱世嘛,打仗的时间肯定比闲着的时间多,而军中又禁酒,只有打完仗的那段空闲时间才能饮上几坛。

    曹丕听着亲兵的话,抓着缰绳的手指颤了颤。

    那郭奉孝极爱杯中之物,于这一道上嘴还挺刁,经常因行为不检为由被御史中丞陈群弹劾多次,奈何曹操一直有意宽容郭嘉,陈群每次的弹劾基本上都是不了了之。

    不过陈群也是执着,一直继续弹劾着他。

    十月的气候已经有些泛凉,一阵带着寒意的风划过,吹动了几人的袍角。

    吕宁姝余光瞄到曹丕略显单薄的衣着,拽着缰绳默默加快了马蹄的步伐。

    曹丕察觉到了速度的加快,状似不经意的瞧了吕宁姝一眼——

    这家伙应当是怕冷了,还是速速回府罢。

    于是这两人不约而同地加快了行进的速度,脑回路竟然在一场莫名其妙的误会下诡异的重合了。

    可就在此时,吕宁姝的鬓边突然被划过的风带上了一朵颜色娇嫩的桃花,乌色的发丝勾住了花萼,就这么摇摇欲坠地搁在那儿。

    桃花极其俏丽的颜色衬着青丝,白马上的“少年”凤眸微垂,长翘的睫毛微微颤动,平添了几分风流,甚是好看。

    吕宁姝稀里糊涂地摘下它,放在手心里仔细瞧着——这十月还有桃花吗?

    摸起来的质感好像也不太对。

    曹丕好奇一望:“绢布做的。”

    吕宁姝一愣——难怪。

    她疑惑的往桃花飘来的方向望去,只见那儿杵着一位美艳的年轻妇人,正眉眼含笑、面带春风地望着她。

    还在不停地朝她抛媚眼。

    这时,亲兵暗戳戳地凑到吕宁姝的耳边道:“这是个寡妇……有些权势,最喜欢十五六岁的俊俏男孩儿,据说口味极挑,非绝色不要……”

    吕宁姝惊恐地睁大了眼睛。

    卧槽!

    只是这人显然听到了方才吕宁姝对《孟子》的歪解,方才那声轻笑就是曹丕实在憋不住笑意而发出的。

    吕宁姝哼了一声,不太情愿地对他拱手:“三公子别来无恙。”

    曹操抚着长须点了点头,起了考教的心思:“不知丕儿如何看待刘玄德?”

    曹丕闻言倒是有些惊讶,因为随着势力的壮大,事情也开始变多,曹操这两年已经极少考教他了。

    不过他的面上倒是不动声色,似乎对其早有所料的样子,思索一番便道:“刘备此人几易其主,看似多有败绩,然胸怀大志、又心志坚定,有大器晚成之兆,若不早日除之则后患无穷。”

    一旁的程昱听了,颇有兴味的挑了挑眉。

    曹操点头道:“他早年是卢植的学生。”

    其实他后来又起兵平黄巾什么的干了不少事儿,只是刘备相较于同时期的一些人才而言干的事儿都没那么惊天动地罢了。

    吕宁姝突然想起先前亲兵对他八卦刘备的一些事儿,不禁出言笑道:“殊倒是发现了一件奇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