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听说我长得像吕布(三国) 43.嬴秦刘汉

时间:2018-05-14作者:有绯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跳订太多即会显示, 如有不便请谅解么么哒。  而一边的魏氏则是比他的反应大多了,尖锐的声音竟一时压过了伏完的指责。

    她对着吕宁姝惊道:“姝儿, 你身为一个女儿家, 怎能出口如此粗鄙之语!”

    吕宁姝一个侧身,避过了想要抓住她手的魏氏, 刚皱了皱眉想要开口, 却没想到伏完自己就先把魏氏拉到了一边。

    他朝着魏氏斥道:“浅见!”

    魏氏似乎有些怕他,在伏完话音落下之后便闭口不言了。

    吕宁姝颇有兴味地瞧着两人的反应, 见伏完朝她望来,便扯出了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伏完对情绪的控制颇为熟稔,不过片刻的功夫脸上就不见了方才的怒意。

    他语重心长地劝着吕宁姝:“天子年幼, 朝中便有小人能够把持权柄, 祸乱朝纲。若是扶植天子……”

    吕宁姝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小人是谁?”

    伏完坚定道:“自是那司空曹操!”

    吕宁姝乐了:“伏中散可真会装瞎,虽然我没读过多少书, 但也知道桓灵二帝在位期间的朝堂有多混乱。”

    卖官鬻爵, 荒淫无度, 这两位大兄弟可以说是被骂了很久了,就连再忠于汉室的臣子也没法否认其昏庸之处。

    唯一可以称道的,大抵也只有其在位时能镇住臣子, 维持表面的统治了。

    扶植皇帝作甚?谁能清楚当今皇帝的秉性是否与桓灵二帝有着共通之处?

    伏完义正辞严地反驳:“只要除了小人,哪怕今上是桓、灵在世, 也能维持朝野清明, 再无人祸。”

    吕宁姝:“……”

    你认真的吗?

    她不禁被伏完的脑回路深深震惊到了, 反问道:“可你没发现自主公掌权以来, 朝堂已经相对清明了许多吗?”

    伏完摇头:“曹贼任人唯亲,你难道不见我等忠君之人皆为虚职,他的宗亲却身处要职,而且竟还有许多目无君上的寒门庶族青云直上,受他提拔?”

    显然是有自己的小心思了。

    吕宁姝挑眉道:“我也是寒门,谢谢。”

    伏完:“……”

    气氛突然尴尬。

    吕宁姝轻咳一声,继续说道:“在你看来,他就该在逢迎天子的时候立即交还大权,然后继续为你们累死累活地平定乱世?”

    ——哪来那么大脸哟。

    伏完反问道:“难道吕姑娘不是这么想的吗?”

    吕宁姝嗤笑。

    撇开这群人理所当然的无赖嘴脸暂且不说,退一万步,如果曹操真的把大权交还了皇帝,那身为曹操亲自提拔的他们又有什么立足之地了呢?

    这权柄可不是说交还就轻飘飘的一句交还就够了呀!

    光从字里行间的话就能感觉出来伏完这些人对曹操那些下属的恶意满满。

    若是曹操放权,他先前苦心培养、煎熬多年的势力定然会付之一炬,遭到毁灭性的打击。

    举个例子,世家子弟如荀彧荀攸那些人倒还能凭借家族势力保全自身。

    可像郭嘉之类的寒门就直接会被朝中大臣一面倒的针对、面临着清算掉脑袋的风险啊!

    这样的结果是可以预见的。

    所以别说什么曹操不愿还权,就算愿意他也还不起,他承担不起那样的后果,也辜负不起下属对他的信任。

    事实上,作为一个靠谱的主公,他当然是不会还的。

    吕宁姝简直受不了伏完这人了,也没了想要瞧瞧他的脑回路到底是啥样的心思,直接转身就想走人。

    “慢着。”

    伏完这会儿倒是满怀自信的开口了:“你不妨……看看你后面再做决定。”

    吕宁姝的心里油然生出一股不详的预感。

    她缓缓偏过头,余光瞄到了朝着她瞄准摆好、至少有十几架的黄肩弩。

    那些弩已经上膛,只消一碰便可穿破她的后心。

    吕宁姝此时却是异常的镇定:“你到底想怎么样?”

    “老夫倒是不懂了。”

    伏完负手,踱步走到她跟前,摇头道:“这个人到底有什么能耐,能使你这样……与他横着不共戴天之仇的人都死心塌地。”

    吕宁姝也很疑惑为什么汉室能让那么多人死心塌地地忠诚着。

    当然,现在她正被人威胁着,顾虑到自己的小命还是不要乱说话了。

    万一伏完被她一个刺激……不好说啊。

    “我可以当做今天的事情没发生过。”吕宁姝沉默了半晌说道。

    这已经是她能做的最大妥协了。

    “你莫想匡老夫。”

    伏完伸手抚了抚长须,笑道:“老夫固然爱惜自己的身家性命,可你就不怕……依你那主公的警惕多疑,知道身边有那么一个危险之人,会如何处置你?”

    吕宁姝抿唇。

    伏完又道:“老夫再给你一次机会,劝你还是慎重些罢。”

    吕宁姝沉默了半晌。

    就在伏完以为她要妥协的时候,吕宁姝骤然出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地掐住伏完的脖子,冷声道:“不止是你能威胁,我也能。至少吕某人完全有自信在箭矢射出的同时掐断你的喉咙。”

    有武力值就是这么任性!

    伏完被它捏的呼吸困难,面色发紫:“好……今日暂且放你一马,来日你可不要后悔!”

    ……

    就在二人不欢而散的时候,吕宁姝呢喃着的一句话远远地飘到了伏完的耳朵里。

    那道声音带着伏完从未听到过的温柔,似乎是说给自己听的,又似乎是说给他听的。

    “在做一个良臣之前,首先你要成为一个人。

    我一直觉得‘知恩图报’则是判断一个人最重要的秉性。

    你于汉室知恩图报,我于主公亦然。”

    天知道她每次在面对荀攸那种谋士的时候,总是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把这群看上去斯文得要命的文人惊着吓着。

    像程昱这种能直接对着吼、还使得她差点吼不过的暴脾气,简直是一股泥石流般的存在。

    事实上,这年代文官和武将的界限并没有后世那么深如天堑。

    就像程昱,智商高,在曹营里扮演的角色也算是个谋士,但他最近却刚被曹操迁为振威将军。

    吕宁姝有时候还得对他尊称一声程将军呢。

    既然脾性相投,她最近跟程昱的关系倒是好上了不少。

    而这会儿,吕宁姝现在正与程昱暗戳戳的商量解袁绍之围的办法。

    毕竟谁也不能保证曹操能在三日之内赶回来。

    吕宁姝想了一晚上,差点把脑袋想破才对着程昱出了这么个主意:“袁军已经分兵,现在我们的兵力与他相较,至少不算毫无抵抗之力,与其呆在这儿严防死守,不如……夜袭?”

    程昱挑眉,来了兴趣:“你要如何夜袭?”

    吕宁姝望天:“你聪明,我笨,如果我说的不好别嘲笑我。”

    “废话那么多作甚,快说来听听。”

    “先放出我们要夜袭的风声来,越大越好,这一点我军营中那些细作便可利用。”

    程昱点点头——袁军里有曹操的细作,曹军里当然也有袁绍的细作。

    “而后那袁本初兴许会觉得这消息太明显,不属实,是我们走投无路之下故意放出来的。

    不但不会相信,反而还会放松防备。”

    吕宁姝抬头瞅了程昱一眼,见他认真听着,又继续说道:“这样一来,田丰沮授之流便会劝袁绍加强防备,可郭图定会想办法反驳他们。

    田丰刚而犯上,袁绍定会心生不满,转而偏向更会说话的郭图……”

    程昱挑眉,鼓励般的点点头。

    吕宁姝顿了顿,继续说道:“待他们放松防备,我等便可倾巢而出,伺机夺取袁绍大营!”

    袁绍帐内的谋士并不废物,恰恰相反,他们每个人都很聪明。

    怪就怪袁绍在继承人的立场上太不坚定,这才导致了愈发激烈乃至不择手段的派系之争出现。

    “于这一道你还算有点灵气,但你漏算了一点。”程昱伸出食指在她眼前晃了晃,颇有深意地一笑。

    吕宁姝被他勾起了兴趣,向他虚心求教:“愿闻其详。”

    “此计倒是胆大妄为,此乃老夫欣赏之处,但有一点不足——你算错了袁本初。”

    程昱慢悠悠地抚着长髯道。

    “他?”

    吕宁姝一愣。

    她知道自己这个主意漏洞挺多,风险也挺大。

    首先这东西变数太多,她不可能猜到人家每一步的做法——吕宁姝又不是贾诩。

    其次倾巢而出、放弃己方大营,直接夺取袁军大营的做法也极其危险,搞不好就全军覆没了。

    吕宁姝也早就想到了无数种程昱能反驳她的地方,却唯独没想到程昱会说她猜错了袁绍的反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