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听说我长得像吕布(三国) 45.五百食邑

时间:2018-05-14作者:有绯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跳订太多即会显示, 如有不便请谅解么么哒。  刘备摇了摇头:“非也。”

    另外一位长相白净温和的男子叹了口气道:“云长, 莫要意气用事。”

    关羽瞧着刘备和张飞二人都神色自若的样子,不禁纳闷:“敢问这是为何?”

    ——他们又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张飞耐心道:“那吕殊极善攻伐,好出险兵。若我们与其正面交锋, 必然损伤无数。”

    刘备也摇头道:“即便是打赢了也无用, 不久之后此地定会引得那汉贼亲自攻伐。我此番前去荆州, 实欲向刘景升借兵, 再做图谋。”

    关羽抚着长髯, 若有所悟地点点头。

    其实刘表和曹操的矛盾这两人各自也心知肚明,只是现在的关系暂且还没紧张到那个互相出兵的程度罢了。

    在刘表的性格里,守成的这一方面占了多数,没有太大的野心, 甚至还被郭嘉归为“坐谈客耳”, 而曹操则是还未安定北方, 暂且没精力也没时间盯着他那块地方。

    于是就形成了这么一个互相对峙的诡异局面。

    事实上刘备有野心, 野心还不小,他永远不可能心甘情愿的寄人篱下。

    ***

    尽管知晓身子的情况不妙, 吕宁姝领着的军队还是没有停下前进的步伐。

    只是这身子上的毛病她以前从未有过, 平日里莫说腹坠感了, 就连什么头痛之类的毛病都没有。

    吕宁姝很疑惑, 但她实在是不敢找军医。

    ……就这么忍着?

    又一阵坠痛感袭来,吕宁姝的双手骤然捏紧缰绳, 抓得指关节泛白, 直直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玩意怎么疼起来一阵一阵的, 感觉也不像内伤啊。

    曹丕瞧着她不太对劲的样子,拍马上前,蹙眉问道:“你没事罢?”

    吕宁姝将手中的绳子攥得愈发紧了,强撑着保持行进的速度,半晌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我觉得,还行吧。”

    曹丕无语——还行是什么意思?

    他狐疑的望着吕宁姝,最后还是劝道:“你身为主将,大可不必每次都身先士卒,前锋自有其余将士带头。”

    主将亲自上场,这样虽然有利于鼓舞士气,可不仅时常受伤,还很容易被流矢之类的擦到。

    吕宁姝笑了笑:“不考虑外因,单单只是两军交战,你可知他们凭的是什么?”

    曹丕毫不犹豫地答道:“自是那股‘势’。”

    吕宁姝颔首:“所以才会有先人发明出‘阵’这个东西。两军交战并不单单只在于杀人,而是在于击溃。”

    曹丕顿时明白了:“你不坐守中军而冲在前锋,就是因为这个?”

    吕宁姝点头:“这虽然并不适合每个人,但我知道它适合我就够了。”

    “所以说。”

    曹丕微眯着眸子:“既然你也知晓自己很重要,为什么受伤了不去找军医?”

    吕宁姝试图搪塞过去:“小事儿找什么军医,人家忙着呢。”

    曹丕冷笑,闪电般出手一夺——只见吕宁姝被他打开的手心那已经被她自己的指甲划破了。

    方才她攥的力道之大,竟使伤口还在不住地往外渗血。

    吕宁姝见状,讪讪地笑了笑,眼里满是无辜。

    曹丕一把拽过她胯.下白马的缰绳就往后扯:“军医!”

    吕宁姝忙不迭止住他的动作,低声哀求道:“别……”

    曹丕转头望来,神色晦暗不明,垂着眼帘也不知在想什么。

    吕宁姝见他不再执意拽着马缰往后走,故作轻松地两手一搓,把手掌摊开来给他看:“你看,已经好了。”

    曹丕一看——当真是一点血迹也无,连疤痕都没留下,丝毫看不出方才被划破过。

    一旁那个酷爱八卦的亲兵瞧着这两个人动手动脚的样子,摇了摇头。

    也不知是不是他的心理作祟,怎么这俩越看越腻歪?

    可这两个都是堂堂正正的男儿身啊!

    曹丕并不知道亲兵在想什么,虽然心中疑窦更盛,但他却并不再多话,而是沉默地跟了吕宁姝一路。

    ***

    是夜,依旧是惯例的背书。

    先前被二人斗殴时飞来飞去作武器的竹简早就被亲兵整理好了。

    吕宁姝因着心虚的缘故乖乖地坐在那里,难得的“服管”。

    小腹只是早上疼了那么一会儿,后来虽然还是有些酸痛感,却并不影响行动了。

    曹丕拿起竹简正坐在她的边上,却并不像往常那样开始令人昏昏欲睡的叨叨,而是一反常态地轻声道了句:“你讳疾忌医,定是事出有因。”

    吕宁姝被他吓得一个激灵,低声道:“别说出去……”

    这人怎么这么敏感,别人都看不出来偏他看出来了!

    幸好曹丕还算是个安静的,看上去也挺守信用的样子。

    曹丕这回非常不给面子:“为什么?”

    吕宁姝沉默半晌,小声道:“我怕喝药。”

    “说谎。”

    “你问了也不告诉你。”

    曹丕狐疑地瞄了一眼她的脖子,又细细地打量了吕宁姝一番。

    ——身量没什么问题,挺高的。

    ——五官虽是十足的俊俏,却略显阴柔。

    愈发心生疑惑,他却始终没有朝着某个方面想。

    不知为什么,曹丕的潜意识里避开了那种可能性。

    吕宁姝不解地回瞄了一眼他的脖子,瞧见一个小小的凸起,好奇地伸手一戳。

    还挺好玩儿的啊。

    曹丕忙捂住自个儿那刚刚生出的喉结,惊道:“你没有?”

    吕宁姝一副轻松的样子:“有啊!”

    曹丕又瞧了一眼:“看不出来。”

    吕宁姝挑眉,理所当然道:“我肉多,你当然看不出来。”

    曹丕:“……”

    他默默地瞟了一眼吕宁姝堪称瘦削的身板。

    ——他对吕殊的印象已经从一开始“沉默少言但是看上去很厉害稍微有点不靠谱的武将”变成了“脸皮越来越厚还经常语出惊人的小心眼”。

    这印象一旦变化起来当真是天翻地覆。

    吕宁姝见自己成功地转移了他的注意力,暗自松了一口气。

    他长吁一口气,勒住马头停下脚步,叹道:“到了。”

    糜竺刚要开口,此时却只见四面八方涌来了不知多少的骑兵,一下子便把他们半围了起来,挡住了去路。

    而打头的,正是那身挂赤色战袍,外着唐猊铠,面若冠玉,手持画戟气势如虹地朝他们冲来的吕殊!

    那画戟长一丈二,看似极为沉重,却被那人舞的虎虎生风,仿佛带着从尸山血海而来的冲天煞气,直教人不敢靠近半分。

    吕宁姝势如破竹地冲开人群,径直朝着刘备飚马奔去,杀气犹如实质:“大耳贼纳命来!”

    见曹军主将不管不顾地直接朝刘备冲过来,关羽和张飞自然不会干看着,一个立即护着刘备突围,另一个上前试图拖住吕宁姝。

    张飞右手握住一柄极沉的长铩上前格挡住吕宁姝猛劈过来的画戟,而关羽的大刀则是左右劈砍着冲破己兵刺探进来的曹军。

    吕宁姝一击下去被长铩抵住,却并不肯撤回此招,而是借着劈砍下去的力道骤然旋转画戟,变换角度朝着张飞刺来!

    这一下张飞的压力就大了。

    他虽达不到吕布那般的境界,但也能称得上万人敌,平日里算是刘备极为爱重的一员悍将,可此时他面对这一招抵挡起来却格外吃力。

    战场上瞬息万变,不过一眨眼二人便已经过了五十招,吕宁姝的余光瞧见刘备在关羽的护卫下即将突围出去,心生焦急,锋刃骤然一震,不知哪来的力气,暴起一招就要往张飞的面门劈去!

    眼见着张飞就要性命不保,关羽立即持着大刀拍马上前,与张飞上去一同夹击吕宁姝。

    吕宁姝默默腹诽——

    二打一,不公平啊!

    说起来,吕宁姝和关羽还有两面之缘,不过现在这两人各自都杀红了眼,哪里还想得到这种事儿。

    又是百余回,三人还未分出胜负。

    中军。

    曹丕远远地望着总是喜欢冲在阵前的吕宁姝,心下不禁为她捏了一把汗。

    讳疾忌医,伤又不知好了没,还直接不怕死的跟两员悍将对上……

    估计除了阿翁,没人能管教得动她。

    怪不得说主公挑下属,下属也挑主公呢。这人才也不是谁都能驾驭得了的。

    由于吕宁姝冲得太快,跑在后面张郃这会儿还没赶到。

    吕宁姝又被关羽张飞二人绊住,眼见着刘备越走越远,急的直冒火。

    边上的士卒,无论敌我皆被这刀光剑影所慑,但凡靠近的也都被波及地斩下了脑袋。

    又是一百回合下来,吕宁姝始终不见疲惫,瞅准机会,佯装体力不支卖了个破绽,而后猛地奋起一招,竟直接把张飞的长铩斩了断!

    张飞只觉得虎口骤然一震,汩汩的鲜血缓缓地流淌而出,吕宁姝又趁势一刺,边上另一人也被她的大力震地手臂一阵发麻,顿时变得毫无知觉,暂时失去了战斗力。

    这会儿张郃已经领兵赶到了,压根儿没废话就直接上来配合吕宁姝揍人了,吕宁姝甩下一句“交给你了”便直接往刘备的方向狂奔。

    张郃能怎么办,当然只能选择围殴了。

    好在张飞和关羽的战斗力都被吕宁姝的那一招削了一大截,这围殴什么的……大抵也是成了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