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听说我长得像吕布(三国) 51.智商堪忧

时间:2018-05-17作者:有绯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跳订太多即会显示,如有不便请谅解么么哒。

    天知道她每次在面对荀攸那种谋士的时候, 总是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把这群看上去斯文得要命的文人惊着吓着。

    像程昱这种能直接对着吼、还使得她差点吼不过的暴脾气, 简直是一股泥石流般的存在。

    事实上,这年代文官和武将的界限并没有后世那么深如天堑。

    就像程昱, 智商高, 在曹营里扮演的角色也算是个谋士,但他最近却刚被曹操迁为振威将军。

    吕宁姝有时候还得对他尊称一声程将军呢。

    既然脾性相投, 她最近跟程昱的关系倒是好上了不少。

    而这会儿,吕宁姝现在正与程昱暗戳戳的商量解袁绍之围的办法。

    毕竟谁也不能保证曹操能在三日之内赶回来。

    吕宁姝想了一晚上,差点把脑袋想破才对着程昱出了这么个主意:“袁军已经分兵,现在我们的兵力与他相较,至少不算毫无抵抗之力, 与其呆在这儿严防死守,不如……夜袭?”

    程昱挑眉,来了兴趣:“你要如何夜袭?”

    吕宁姝望天:“你聪明,我笨,如果我说的不好别嘲笑我。”

    “废话那么多作甚,快说来听听。”

    “先放出我们要夜袭的风声来,越大越好,这一点我军营中那些细作便可利用。”

    程昱点点头——袁军里有曹操的细作, 曹军里当然也有袁绍的细作。

    “而后那袁本初兴许会觉得这消息太明显,不属实, 是我们走投无路之下故意放出来的。

    不但不会相信, 反而还会放松防备。”

    吕宁姝抬头瞅了程昱一眼, 见他认真听着,又继续说道:“这样一来,田丰沮授之流便会劝袁绍加强防备,可郭图定会想办法反驳他们。

    田丰刚而犯上,袁绍定会心生不满,转而偏向更会说话的郭图……”

    程昱挑眉,鼓励般的点点头。

    吕宁姝顿了顿,继续说道:“待他们放松防备,我等便可倾巢而出,伺机夺取袁绍大营!”

    袁绍帐内的谋士并不废物,恰恰相反,他们每个人都很聪明。

    怪就怪袁绍在继承人的立场上太不坚定,这才导致了愈发激烈乃至不择手段的派系之争出现。

    “于这一道你还算有点灵气,但你漏算了一点。”程昱伸出食指在她眼前晃了晃,颇有深意地一笑。

    吕宁姝被他勾起了兴趣,向他虚心求教:“愿闻其详。”

    “此计倒是胆大妄为,此乃老夫欣赏之处,但有一点不足——你算错了袁本初。”

    程昱慢悠悠地抚着长髯道。

    “他?”

    吕宁姝一愣。

    她知道自己这个主意漏洞挺多,风险也挺大。

    首先这东西变数太多,她不可能猜到人家每一步的做法——吕宁姝又不是贾诩。

    其次倾巢而出、放弃己方大营,直接夺取袁军大营的做法也极其危险,搞不好就全军覆没了。

    吕宁姝也早就想到了无数种程昱能反驳她的地方,却唯独没想到程昱会说她猜错了袁绍的反应。

    程昱看着她的表情,顿时有些恨铁不成钢:“按理来说你不是应该更熟悉袁本初么?”

    毕竟这家伙在袁绍手底下呆过啊。

    吕宁姝茫然的摇头——她跟袁绍只打过一个照面啊。

    “依老夫看,他绝不会如此迅速地做出反应。”

    说白了就是袁绍那家伙的反应比你想的慢。

    吕宁姝轻咳一声:“你怎么知道的……”

    程昱哼了一声:“主公告诉我的。”

    曹操和袁绍算是发小一般的关系,年少时不但经常坐在一块儿畅谈大志,甚至还一起偷过新娘子,彼此之间都颇为了解,关系也算铁。

    只是后来二人因为政见不和而分道扬镳,现在又走到了这个争锋相对、你死我活的局面,倒是一件令人唏嘘的事。

    “那,你这是同意我的想法了?”吕宁姝试探着问道。

    程昱点点头:“提议不错,待老夫再作些修改,便可一试。”

    吕宁姝闻言眼睛一亮,颇有些惊喜。

    智商被人夸奖了突然好高兴是怎么回事。

    “报!那袁军大将又在外头叫阵了!”

    就在此时,忽有一人跑来,对着二人禀报道。

    ……又来了。

    吕宁姝拎起手边锃亮的画戟,叹了口气:“这家伙怎么天天在外面喊,也不嫌嗓子疼。”

    虽然口中抱怨着,可她还是径直走了出去。

    这几日天天与对面叫骂,骂的她词汇量倒是丰富了不少。

    至少……她现在跟曹丕斗嘴大概能斗得过了吧?

    说起来,这小子随主公去偷袭乌巢也不知安全不安全……

    正思索着,吕宁姝已经走到了大军对阵的地方。

    “吕殊走狗!别乌龟王八似地缩在你那裂壳儿里了,还不快速速出来与我张儁乂一战!”

    这是张郃的声音,这几天她已经听得十分耳熟了。

    吕宁姝呸了一声,大声回道:“你算什么东西,叫我出来我就出来?当真是狗随主人,脸大如盆!”

    “你叛离袁公,转投这马上就要被我大军覆灭的宦官之后,杀你昔日袍泽,是非不分,端的是魏郡之耻,冀州败类!若投降倒可放你条一狗命!”

    吕宁姝一愣——这句话的画风不太对啊!

    叫阵不应该是骂的越脏,让对方越生气更好吗?怎么还劝起降来了?

    莫不是对面真以为曹军穷途末路了罢……

    曹军虽处于劣势,可要说穷途末路还着实太夸张了些。

    吕宁姝试图继续让自己的智商上线。

    ……肯定又是程昱这老头干的好事。

    她微眯着凤眼,嘴角勾起一弯不易察觉的弧度,对着身侧的小兵道:“让他叫,叫哑了也别理他。”

    ***

    是夜。

    吕宁姝用力抓紧了手中的缰绳,镇定地与程昱一道命令大军分散成几个列队,各自抄小路前行,再汇合与一处直捣其最脆弱处。

    而她如此自信,则是因为熟悉袁军的作战风格。

    想那不久前,她还在为射不中草垛上的靶子而发愁,还在与刘朝比试谁的刀法更好。

    那时,她总热血上头的想着与敌军不死不休。

    如今看来,倒颇有些嘲讽的感觉。

    果真是——世事无常。

    她侧转脖颈,佯装着样子嗅了嗅,轻松道:“许是方才沐浴,未曾洗干净才有了些血腥气罢,我倒是只闻见了二公子衣衫上的熏香味儿。”

    曹丕似笑非笑地低头望了她一眼:“也许吧。”

    吕宁姝怕他不信,还特意补上了一句:“我们这种人都是这样,血腥气闻多了就对这味道不那么敏感了。”

    曹丕似乎相信了她的说辞,点了点头不再追问。

    ——他信了吗?他信了才有鬼!

    笔锋落在绢上,落出的线条匀净而雍容,气势开张,方圆相济,看似古朴简洁,内里却又暗藏乾坤。

    曹丕覆住她的右手,用力握住笔杆,重新写下了一封带着标准官方口吻的信。

    吕宁姝专注地盯着笔的走势,瞧见这封信里头语气十分客气,不禁感叹:“真有礼貌。”

    曹丕握着印章正要盖印,听到这句话手微微一抖,险些盖歪:“……总不能像你那样跟阵前搦战时那般叫骂罢。”

    瞧吕宁姝原本的措辞是啥呀——

    一开始虽然话白,但胜在语气坚决,措辞正式,还客客气气地称呼刘表为“刘荆州”,结果写到后来越写越飘、越写越放飞自我,连什么“景升小儿”都出来了,简直跟挑衅似的。

    吕宁姝不太服气:“他倒想要做个老好人,早就打算好了跟那刘玄德勾搭上,到时候遣人过来知会我们一声便罢了,哪来这么好的事。”

    曹丕笑了:“你就算再看他不顺眼,也不必表现的如此急切。若是真像原先那样把骂信送给他了,先不说荆州众人的反应,你这样一来反倒会给自己落得个‘目中无人’的名声。”

    那信可不单单是给刘表看的,荆州又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

    吕宁姝听得认真,而后便是满脸的恍然大悟。

    其实吕宁姝在这种涉及智商的决断上基本上是听聪明人的,如程昱之类的,因为她知道这些人的决断更合适,也更好。

    既然是好的建议,那她有什么理由不听呢?

    见她确实听进去了,曹丕满意的松了开手:“如此你可懂了?”

    ——也不是教不了的嘛。

    “懂了懂了。”吕宁姝托着腮,好奇地瞧了一眼曹丕缩回去的手:“你的手好暖和。”

    跟她简直不是一个温度的有没有!

    曹丕犹豫了一瞬,无奈道:“是你的手太凉。”

    吕宁姝不信,蜷起手指,使手背贴在颈间那一块地方细细比较,最终还是道:“我感觉跟别的地方温度差不多啊。”

    曹丕摇头,一本正经地蹦出了吕宁姝最不想听到的四个字:“体虚,喝药。”

    吕宁姝连忙捂住耳朵,满脸坚决地装作没听见。

    ——又要她去找医者?不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