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绝世娇宠小太后 第三百三十八章 北离澈与凤沉央

时间:2018-06-14作者:阿姻

    ,!

    西陵笙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神情变化,她拉回思绪,再看向霍霓裳,不用问,她也是离国中人。

    “好了,第二个问题。我曾听见北离澈叫你蓁儿,他为何要这么叫?”

    霍霓裳微微一愣便低下头去,看似十分地难以开口,可隐藏在阴影之下,她的嘴角却扬起:“因为,我本名叫做,白蓁。”

    白蓁?

    西陵笙怔怔地看着眼前的女子,她是一万个不相信的,霍霓裳怎么会是她梦中的那个女子?怎么可能是凤沉央爱过的人?

    “你以为我不知道?白蓁已经死了,你怎么可能是白蓁?”西陵笙冷静下来,。

    “你怎么会知道……”霍霓裳瞪大双眼,话说了一半又似恍然,“难怪,你是离国圣女,知道这些也不奇怪。虽然我曾是死了一次,但是在机缘巧合之下,我又复活了。”

    离国圣女……

    西陵笙想到了赫连枫与朝弦,只有他们说过,她是离国的圣女。

    “你与朝弦竟也有关系?”西陵笙问。霍霓裳不知道是自己哪里露了馅,竟让西陵笙猜到了她和朝弦有关系。但她也不再去解释,只是道:“既然你知道了我的身份,怎么样,你也得称我一声凰后娘娘。现在你给我服下了这万毒丹乃是大不敬之

    罪责,四大长老是不会放过你的!”

    西陵笙不理会霍霓裳,因为她根本就不相信霍霓裳会是白蓁。而且白蓁是凤沉央的妻子,又怎么会与北离澈有染?

    而且听她的口气,并不像是遗忘了曾经在离国所发生的一切。所以北言欢是白蓁的儿子,若霍霓裳是白蓁的话是不可能认不出来的。

    现在霍霓裳又无意间透露了她与朝弦的关系,所以她之所以要冒充白蓁,只可能是要联合朝弦做一些对北国不利的事情。

    而北离澈……难道北离澈也和朝弦是一起的?毕竟他们都修习了禁术!

    想到这里,西陵笙不禁浑身发寒,若真是这样,不仅是离国,连北国都有可能遭遇劫难!

    “娘娘!”

    这时,橘莘突然出现在牢门外:“殿下来了!”

    西陵笙微微蹙眉,北离澈这么快就赶来救他的小娇妻了?

    突然,一团黑雾从牢狱之上的窗口挤了进来。

    西陵笙迅速地拉开与霍霓裳的距离,而那些黑雾亦是飞快地将霍霓裳笼罩。

    “朝弦!”西陵笙出声的同时,掌心便腾起火焰。

    但那黑雾似乎是料到她会这么做,一时狂风躁起,向着橘莘而去。

    “橘莘!”

    西陵笙划去一道火焰屏障,那黑雾便趁着这机会卷着霍霓裳冲破牢房而去。

    西陵笙也顾不得去追,闪身到橘莘面前将她扶起:“你没事吧,橘莘!”

    橘莘为了躲避而不小心摔到了地上,但还好没有受什么伤。

    “我没事,娘娘,要追吗?”橘莘早已见过朝弦这异术并没有什么惊讶,而现在看到西陵笙也会凭空画出火墙,虽是震惊到,但此时也不是追问的时候。

    西陵笙怕橘莘再次受伤,便道:“你留在此处,我去追。”

    “娘娘!”橘莘担忧地喊住了她。

    西陵笙知道橘莘是害怕她又像上一次在城墙处消失那般再次消失,但凤沉央教了她这么多,她总该不会再像那一次那么地狼狈。

    “放心,我会小心应付。”

    留给橘莘这么一句话,西陵笙便消失在了牢房之中。

    虽然西陵笙都这么说了,但橘莘仍是放心不下,脑海中一闪而过什么,她立即往东平王爷府去了。

    此时,西陵笙追着朝弦一路到了城外的树林。

    虽然朝弦的速度极快,且行踪诡异。但西陵笙亦是追踪人的行家,这才没能将他跟丢。

    但当西陵笙找到朝弦,正要用驭火之术拦住他的去路时,周围忽地出现一股强大的异魂之灵,使得她不禁顿住施术的动作。

    漫天飞雪落下,带着万年寒冰的冷意,将朝弦困在了林间。

    北离澈!

    西陵笙躲在暗处,看着远处立于冰雪之间的冷漠男子,暗暗地收了手。

    “哈哈哈哈……”一阵大笑声响起,分辨不清男女。

    着黑袍的人渐渐地从黑雾中显现出来,与北离澈面对着站着。

    朝弦将霍霓裳禁锢在怀中,一手掐着她的脖子,狂笑着对北离澈道:“你想她死的话,随时可以动手。”

    霍霓裳挣扎无力,哀声向北离澈喊道:“殿下,别管我,你快走!”

    西陵笙看这情形,瞬间推翻了之前的猜测,北离澈与朝弦看起来,应当是对立面的。而这霍霓裳便说不定了。

    如果霍霓裳是假冒的白蓁,那便是与朝弦为伍,欺骗了北离澈。那这霍霓裳也太能演戏了吧!

    如果霍霓裳真是白蓁……

    梦中有关白蓁的片段接二连三地出现在西陵笙的脑海中,西陵笙立马打消了这个想法。

    霍霓裳不可能是白蓁,她与白蓁一点也不像!

    “放了她。”北离澈冷冷地说,“本王便留你全尸。”

    “哈哈哈哈!”

    朝弦再次大笑起来,但转瞬脸色又变得阴冷起来,掐着霍霓裳的脖子便加重了力道。

    “唔……殿下……咳咳……”霍霓裳惨白着一张小脸,眼角还有泪珠闪现,看向北离澈时是绝望的神情。

    北离澈微微蹙眉,一道冰刃飞去,朝弦卷着黑雾闪避,而趁着这空挡,无数冰刃朝朝弦飞去。

    “轰——”

    顿时一阵巨响,西陵笙条件反射地伸手遮挡这巨大的异术之灵。但很快她又看向几人所在之地,只见朝弦的脖子处有一道冰刃指着,而霍霓裳的脖子处亦是被一把利刃威胁着,两把利刃皆是没有刺下去。

    “咳咳……”

    朝弦的脸上有冰刃划过的痕迹,还在淌着血,明显是没能躲过北离澈一击而受了伤。但他依旧嘲讽地嗤笑着,笑得恍若一个地狱使者。

    “哈哈哈……果然!这人啊,一旦有了牵绊,便将会成为软肋,而当这软肋被敌人捏在了手里,他始终是寸步难行!我说得可对,北离澈……哦,不对!”朝弦慢悠悠地说着,语气中仅是讽刺,而他说到最后时突然又像是想起什么,嗜血一笑,改口道:“应该是,凤沉央,才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