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绝世娇宠小太后 第三百四十二章 凤沉央的记忆

时间:2018-06-14作者:阿姻

    ,!

    小白,对不起……

    她又听到了这个声音……

    突然,仿佛有一股巨大的吸力将西陵笙脑海中的一切都吸走,而她只觉得脑子里空白一片,紧接着白光闪现,一幕幕记忆中的画面便浮了上来。

    画面中,北离澈静静地站在床前,正看着床上那个昏迷转醒的女子,竟是西陵笙!

    “……主人?”画面中的西陵笙开了口。

    西陵笙这才反应过来,她看到的是以前的西陵笙和北离澈模样的凤沉央,因为他们是主仆关系。

    画面中的北离澈淡淡地开口:“你误食了毒药,可知?本王教你的那些,都忘了?”

    画面中的西陵笙默默地低下头去,咬着唇道:“主人,属下不敢忘!”

    “那便好。”北离澈的语气依旧不带一丝感情,说完便欲转身离开。

    而突然,一双香软的手从他身后将他抱住,以前的西陵笙惊慌地喊道:“别走!别走……”

    而北离澈只是冷声道:“刚刚说不敢忘,此刻便忘了。本王该如何惩罚你?”

    以前的西陵笙微微一怔,旋即松开手,但婆娑的眼中似有不甘。她终是道:“主人,我还记得你每次看着我的眼睛时,你眼中的温柔……眼睛是不会骗人的!主人,难道你就对我没有一丝一毫的情意吗?”

    “没有。”北离澈说得毫不犹豫,“身为暗卫,便不应该对任何人动情,也包括你的主人!这些本王从一开始便教了你,你若再犯,只能受罚。”

    “那你为什么看我的时候……”

    “本王看的不是你。”

    一句话如锋利的冰刃刺穿了西陵笙的心,她的脸色白了几分,旋即低下头去,声音略有些哽咽:“知道了……”

    画面渐渐地变得模糊,西陵笙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会看到这些,但北离澈对以前的西陵笙所说的那些话,就跟他对她曾说过的那些一模一样。

    那时候她不明白北离澈所教过她什么,原来他教她的,是不许她动情,原来从一开始,他便拒绝了她。

    白光再次闪现,明亮的画面再次映入眼帘,是在西陵府的那个池塘。

    西陵笙微微惊讶,因为画面中竟然是她刚穿越过来,被北离澈救起来时的情景。

    为何……她的身上竟会出现凰魂之兆?她分明已经是身怀圣女之魂了……

    一道心声在脑海中响起,这一次,西陵笙是震惊,因为她不仅看到了以前的画面,还听到了画面中,北离澈的心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光再次闪现,画面一转又变成了她将北离澈吃干抹净的那一夜。那夜她极累亦是睡得极好,而北离澈却是一夜未睡,看了她一整夜。

    是你对吗,小白?

    西陵笙微微一惊,她又听到了北离澈的心声?

    虽然你身上的凰魂之兆消失了,但是我知道就是你……

    一开始知道你是凰魂与圣女之魂同体之时,我也很吃惊。不过这又如何,丝毫不妨碍我爱你。

    你知道,离国圣女是不能动情的,所以,在你体内的圣女之魂还没被拿掉之前,我不能娶你。

    原谅我好吗,小白?

    还没等西陵笙反应过来,画面再次转换,这一次,是北离澈的愤怒。

    北离澈与她之间有过许多矛盾,但每一次北离澈离开时心里不比任何人好受。

    他不想看到她伤心难过,却又不能让潜在暗处的离国中人看到离国圣女对任何人动了感情。

    他将自己的感情藏了起来,但看到她与别人在一起时,心中却是无比难熬。

    终于,在琅山围猎之时,他看到了她为了救另一个男子而不顾性命。

    他清晰地认识到,自己怀中的这个女子,他不能再交给任何人。

    可是甜蜜的时光总是几经波折,当朝弦再次露面,十二桥呈上离国古籍记载有关除魂一说时,他亦是决定与她撇清关系。

    决不能让朝弦再伤害小白,决不能让小白因为双魂同体而被迫经历除魂之痛。

    所以,他要将她藏起来,即便是要忍受这短暂的痛苦,也比再次失去她好。

    他似乎伤害了她。

    她坐在院中将他送给她的东西烧了一整夜,看着她哭的样子,他只觉得心疼。

    很想上前去拥她入怀,可是他不能。

    她在大殿上刺了他一剑。

    她本是想刺霍霓裳的,但他却替霍霓裳挡下了,只因为霍霓裳的体内有她的一缕凰魂,在他还没拿回她的凰魂之前,他不能让霍霓裳这个养凰魂的器皿死了。

    她独自去了城墙,想要杀北文睿。

    他前去帮她,替她射落了霍霓裳要杀她的那支箭,可朝弦还是没能放过她,他不得不将她送走了。

    然后,他变成了凤沉央,见到活蹦乱跳想从碧湖山庄逃走的她时,便不受控制地吻了她。

    既然她恨北离澈,便让她重新爱上凤沉央好了。

    ……

    一幅一幅的画面在西陵笙脑海中闪过,全都是凤沉央化作北离澈时和与她在碧湖山庄中的记忆。

    一滴泪从西陵笙的眼角滑落,男子贴着她的唇终于离开。

    凤沉央伸手抚去她眼角的泪水,不住地道歉:“小白,对不起,小白,对不起……”

    西陵笙还不能接受刚刚才看到的一切,眼前的这个男子欺骗了她,但亦是为了要救她。

    只是他大概没能想到,她留在碧湖山庄时没能爱上凤沉央,离开之后才明白了自己的心意。

    只是,她还没来得及告诉他时,她便只看到了他欺骗她的那一面,然后出手伤了他那一剑。

    西陵笙越想便哭得越厉害,她忽地伸手捂住了他的腹部,哭着问:“还……还疼吗?”

    凤沉央不知道西陵笙为何对他温和了下来,眼中闪过一丝惊喜:“小白,你肯原谅我了吗?”

    西陵笙也不知道原谅了凤沉央,只是那些记忆太过真实,而她所受的伤害也不浅。“我问你。”西陵笙抹抹眼泪理智道,“刚刚我看到了一些……一些关于你所经历的过的画面,而且连你的感受也都一清二楚,为什么?你又给我下了什么幻术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