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绝世娇宠小太后 第三百五十三章 那我尝尝

时间:2018-06-15作者:阿姻

    ,精彩小说免费!

    不久之后,凤沉央便许了百里溪叠辞官北上一事。

    那日,百里溪叠告诉西陵笙这件事之后,她虽是震惊,但突然又觉得是自己错了。

    百里喜欢她,可她却一味地将他推向别人;她责怪百里没有考虑到北温宁的感受,那她又何曾考虑到了他?

    百里的心里,一定不好受吧……

    她竟会犯这么愚蠢的错误!

    意识到这一点,西陵笙踌躇多日终究还是在百里溪叠离开的那一天追了上去。

    她提着裙摆飞快地从城门口跑向策马远去的男子,男子听到她的呼喊立刻策马停了下来,见到是她,便又立刻翻身下马朝她跑过去。

    西陵笙想告诉百里溪叠很多,想说些挽留的话,可一见到百里溪叠那傻愣的模样,她又都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她知道百里溪叠只是看着傻,其实心思缜密,比谁都看得清楚。他知道与她没有结果,所以他从未做过任何越矩的举动,而是选择了默默地守护。

    这一次,是她逼走了他啊……

    “对不起……”

    千言万语都化作一句对不起,百里溪叠看着西陵笙,却是无奈地笑了。

    他说:“娘娘,这句话应是我说。”对不起,不能再守护在你身边了。

    只可惜,西陵笙没有听懂。

    最后,百里溪叠还是离开了。西陵笙站在城门口,看着夕阳渐渐地将他的影子拉长,又渐渐地将他的影子吞没。

    她只能默默地心中,祝他一切安好。

    自从百里溪叠要辞官北上的消息传出,北温宁便将自己一直关在兰芙宫中不肯出门。

    西陵笙曾去看了她,气色虽仍是不如初见,但会好好地吃饭,会笑着与她说话。

    但西陵笙还是放心不下,且百里溪叠离开之时,北温宁也没有出现。

    这十分地奇怪。

    所以待送走了百里溪叠,西陵笙便立刻去了兰芙宫。而兰芙宫的宫女却说北温宁一整日都关在房中,并没有出来过,也不许任何人进去打扰。

    西陵笙却是不管,直接地推开了北温宁的房门,但屋内安静得不像是有人的样子。

    而西陵笙找了一圈,还真没有发现北温宁的踪迹。

    长公主不见了,宫女们吓得纷纷跪在地上:“太后娘娘,我们、我们真的不知道长公主去了哪里……明明午时送膳来时还见公主躺在床上……”

    西陵笙将一个枕头扔在地上,道:“这便是你们见到的公主!”

    见西陵笙发怒,宫女们更加惊慌了:“太后娘娘饶命,太后娘娘饶命……”

    西陵笙并不是气宫女们,而是气她自己竟然没有看出北温宁想要追随百里溪叠而去的心思!

    若是她再多想一想,肯定是能发现的!若是她发现了,便也不会让北温宁独自出宫了!

    想到这里,西陵笙立刻给百里溪叠传了一封信,告知他北温宁可能追着他去了,然后又去了景阳宫。

    毕竟凤沉央的耳目遍布整座金陵宫,她就不信他不知道北温宁偷偷地走了。

    而景阳宫中,凤沉央似是料到了西陵笙会来找她,桌上摆着的是两副碗筷。

    西陵笙没想到凤沉央竟然会一个人在宫内烫火锅,在男子看到她并喊她过去一起吃的时候,她不禁嘴角抽了抽。

    不过火锅的魅力是无法抵抗的。

    西陵笙本是想问完就走,但双腿却不听使唤地坐到了桌子旁,抄起筷子便捞了块肉送到嘴里。

    “北温宁不见了,你可知道?”西陵笙囫囵着道。

    凤沉央又夹了一块肉涮了起来,不紧不慢道:“知道。”

    西陵笙蹙眉:“知道你还让她走?她一个人……你派人跟着了对吗!”

    凤沉央没有回答,但却是默认了。

    西陵笙松了一口气:“啊,我这几日真是脑子都混乱了。我早该想到你怎么可能不派人保护她……”

    凤沉央将涮好的肉夹到西陵笙碗里,语气里略带着不满:“所以你这几日不见我的理由便是因为你脑子出问题了?”

    “是啊是啊,我得去找张太医开点脑白金来吃……”西陵笙说着又觉得不对,她干嘛要骂自己?

    “你才脑子出问题了!”西陵笙愤愤道,然后狠狠地咬了一口凤沉央夹给她的肉。

    虽是被骂了,但凤沉央反倒是笑了,似乎是很享受这样的感觉。这样的西陵笙,对他不是冷漠,反倒表现得随意自然,正是他想看到的。

    兴许是火锅煮得太好吃,也可能是得知了北温宁很安全,西陵笙胃口大好,很快就吃完了一盘肉,又吵着说:“凤沉央,你也太小气了吧!这一盘肉哪儿够吃!”

    凤沉央便吩咐道:“再拿一盘来。”

    西陵笙赶紧说:“一盘不够,再来个七八盘!还有什么红烧猪蹄,酱肘子,我都要!”

    宫女领命去了。

    凤沉央知道西陵笙喜欢吃猪蹄,所以一早便叫人准备好了,很快宫女就端了上来。

    西陵笙看着那些香喷喷的猪蹄直流口水:“你宫里的厨子做猪蹄这么快?不如你把他借我几日,我要好好地打赏他!”

    凤沉央抿笑,意味深长地说:“你想吃随时都可以来吃。”

    西陵笙不经意之间对上了凤沉央的双眼,只觉得他视线灼灼,说得别有深意。

    她顿时想起昔日曾将他当做猪蹄吃干抹净的事情,脸上不由自主地就烫了一下。

    “哦……我没那么喜欢吃,就偶尔吃……”

    西陵笙一边胡诌着一边低头啃猪蹄,她还是少说话,多吃猪蹄的好……

    “小白。”

    凤沉央突然又叫她一下,西陵笙便迷茫地抬头。

    他指了指自己的嘴角,说:“真的那么好吃么?你都吃到这儿了。”

    西陵笙赶紧用手去擦,一边擦一边说:“你又不吃,你当然不会懂猪蹄的美味!”

    “哦?”眼角挑起一抹浓厚的笑意,凤沉央便倾身过去。

    “那我尝尝。”

    西陵笙的手被人握住,猝不及防的一个吻便落在了嘴角,刚好是她沾到了酱汁的地方。灵巧调皮地在她嘴角处打转,西陵笙一下子僵住,耳边立刻变得无比安静起来,连花瓣掉落的声音都能清晰地听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