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绝世娇宠小太后 第六十八章 来往甚密

时间:2018-05-07作者:阿姻

    屋内一下子变得沉默,北离澈的唇也因为沉默而抿成一条没有温度的线。

    而西陵笙先前知道体质特殊的兴奋感瞬间消散,凉意也是一点点地蔓延上来。

    她想起之前北元翊在太医院对北离澈的,西陵笙是为了北离澈才嫁给太子的;而北离澈也,西陵笙不能对她一个“不”字。

    他只是把她当做一枚棋子而已,他想用便用,不想用便能弃掉。

    西陵笙突然觉得满心的委屈,虽然她总北离澈是个坏人,而北离澈也的确是个利用她的坏人!但是这个坏人突然要娶别人了,她却是抑制不住地难受起来。

    她忽地扯住北离澈的衣角,低着头嗫嚅道:“你别娶西陵月,好不好?”

    北离澈道:“给本王一个理由。”

    他的声音怎么可以这么冷淡?

    西陵笙强装镇定道:“西陵月那个女子,不是个好女子……”

    到这里她抬头偷瞄了一眼北离澈,他那张好看到令人魂牵梦绕的脸上却依旧是冷冰冰的。

    “哎,你娶了她我会很难受很难受超级超级难受!”

    西陵笙一口气完,也不觉得不好意思,只是期待眼前的这个男人,能给她一个好的答复。

    而沉默片刻,北离澈却不动声色道:“你回去吧。”

    西陵笙一怔,往后退了两步。

    他没有再看她。

    而她却觉得,如果再呆下去,连她自己都觉得尴尬。

    “我……我着玩呢!”西陵笙突然干笑两声,“你别当真,你娶西陵月挺好的,你的都挺好的……”

    着她便想哭了,但还是忍住道:“那我……便回宫了。”

    北离澈微微颔首,仍是没看她。

    西陵笙暗暗地攥紧衣角,忽地纱帘被凉风扬起,屋内便只剩下北离澈一人。

    ***

    朝阳东升,橘莘打好水心翼翼地进到西陵笙的房中,看着大开的窗户,看来她家娘娘昨夜又出去了。

    橘莘以为西陵笙还在睡,便放好水盆打算去院中练练剑。而她刚走进院子,便见那棵杏花树下,西陵笙正伏在石桌前已经睡熟了的样子,而桌上桌下放了好几坛酒,酒香混着花香穿梭在杏花纷飞之间。

    橘莘赶紧回屋拿了件衣裳,跑到西陵笙身旁为她披上,但刚碰到她时,她便醒了。

    橘莘神色担忧:“娘娘,你怎么睡在这里?”

    “橘莘啊……”西陵笙抬头看了一眼,笑了笑便又趴回桌子上,“我睡会,太困了……”

    西陵笙桃腮醉红,醉意朦胧,看样子是喝了一夜的酒。

    “娘娘,这里太凉了,去屋里睡吧!”

    橘莘想要扶她,可西陵笙死抓着桌子边就是不肯走,嘴里还咕哝着:“你这个坏人,为什么要推开我……”

    “娘娘,您什么呀?”橘莘刚要将她扶去屋里,一只手便先她一步。

    “我来吧。”北元翊笑着完,便将西陵笙抱了起来。

    北元翊将西陵笙放到床上,西陵笙蹬了蹬腿便蹭掉了鞋子。

    她翻过身去将身子缩成一团,口中呢喃了几句才安静了下来。而眼角一滴晶莹的泪珠流下,只是她背对着北元翊和橘莘,他们并未看见。

    橘莘替她盖好被子,无奈地叹息一声,也不知道她家娘娘到底怎么了要喝那么多酒。

    北元翊轻声问:“阿笙怎么在院中喝醉了?”

    橘莘摇摇头道:“属下也是刚发现娘娘,昨夜娘娘出去了一趟,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北元翊若有所思了一会,忽地又开口道:“去吩咐厨房煮一些醒酒汤,阿笙醒了便拿来给她喝,这样她会好受些。”

    橘莘领了命令去了。

    北元翊又回头望了一眼床上那团的隆起,随后关上门出了去。

    而没多久的清宁宫外,西陵月一袭盛装打扮,款款地迈着步子刚要进去,只见远远地跑来一个宫女阻止了她的脚步。

    西陵月并未瞧她,高傲地昂着头:“。”

    那宫女低声道:“郡主,十四王爷他……”

    西陵月听后让萍儿给了那宫女一袋银子将她打发走了,随之勾唇冷笑:“呵呵,萍儿,我们去找姨母好好聊聊。”

    萍儿也露出阴冷的笑:“是,姐,这回看那个贱人怎么解释!”

    两人一并来到王后宫中,只见北离澈也在。

    西陵月心下一喜,款款施礼:“月儿参见王后娘娘,七王爷。”

    王后见是西陵月,微笑道:“免礼吧。还是你有心了,这么早便过来与我请安。”

    西陵月笑道:“这是月儿应该的。”

    王后似乎想到什么,冷哼一声道:“倒是未央宫的里那位,身为太子妃连请安都不会!”

    萍儿见势插嘴道:“启禀王后娘娘,萍儿有句话不知当不当。”

    王后想到西陵笙,面色仍还有些冷:“吧。”

    萍儿道:“娘娘,近日宫里有些关于太子妃的流言,虽不太体面,可萍儿觉得这对太子对娘娘您都不太公平!”

    王后的眼底闪过一丝不悦:“何事?来本宫听听。”

    萍儿又吞吞吐吐道:“娘娘,奴婢听……听太子妃与十四王爷来往甚密,且还……”

    “放肆!”西陵月厉声打断她,“太子妃岂容你胡?我平日里管教你太松了些,掌嘴!”

    萍儿立马打起自己的嘴巴:“是萍儿妄言了,王后娘娘恕罪!”

    北离澈不动声色地把玩着茶杯盖听着。

    而王后的脸色颇有些难堪:“怎么个密法儿?你且来听听,本宫免了你的罪。”

    萍儿一副终是不抵王后法的样子,下定决心道:“启禀娘娘,奴婢听太子妃与十四王爷二人,常常动作亲密,甚至是搂搂抱抱,共同出入寝殿……”

    “放肆!”王后怒拍了一下桌子,吓得萍儿立马噤声。

    “这还成何体统?”王后转头看了一眼北离澈,北离澈依旧波澜不惊。

    王后又问萍儿,“此事可是当真?”span style=display:noneazoevmyunqlzp1x+ouktbcq+rgqdj2hdt89zndxwaxsz/icmfkrfuke7bwbafiqtyqsogs+ja==/span

    西陵月连忙:“娘娘,萍儿这是流言,那便是下人们误传的,您就听听便好,别气坏了身子。姐姐既然嫁给了太子,自当是会安安分分,我相信姐姐她不是那样的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