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绝世娇宠小太后 第八十七章 天命姻缘

时间:2018-05-07作者:阿姻

    “二傻子!”西陵笙微微惊讶,“你怎么在这里?”

    百里溪叠皱起眉头:“太后娘娘,君王还年幼,您千万不能因为思念太子,而不顾天下的责任,有此轻生的念头!”

    西陵笙:“……”

    这二傻子竟然以为她要跳池子自杀?

    也不看看这及膝高的池子水能不能淹死人再下结论啊!

    “哀家没想自杀!”西陵笙还是解释起来,“哀家只是在这池子边夜游时,见那池中有条红色锦鲤,一时兴起便想要下来与它玩一玩。”

    百里溪叠朝池中看了一眼,仍是皱眉:“太后娘娘,您若只是游玩,为何连宫女护卫也不带?但此乃王室秘闻,微臣定不会多言出去,只是微臣希望娘娘为了君王不再有此念头了。”

    西陵笙:“……”好好好,你什么就是什么……

    这时,池子周围忽地忽地火光四起,伴随着人声嘈杂,池子边不知何时多了一群和尚大臣,且一个个都伸长了脖子惊讶地朝他们的方向望着。

    此刻百里溪叠正抱着西陵笙在怀中,因为天气缘故,西陵笙本就只着了一件薄薄的衣衫,入水之时又被打湿,胸前一片若隐若现。

    “快放我下来!”

    西陵笙瞥见人群之前的北温宁,心中咯噔一下,立马挣扎着从百里溪叠怀里出来,快速地往池边而去。

    百里溪叠却是并未察觉什么,依旧跟上来扶她:“娘娘,微臣扶您上去。”

    人群里不知是谁突然高喊了一声:“百荷齐放了啊!”

    顿时池子边像是炸开了锅,这谁人不知千佛寺里的荷花池里住着一位掌姻缘的花神,若是天命姻缘注定的二人共现荷花池旁,无论何时,那满池的荷花必定是会一起盛开的。

    果真借着那火光望去,无边无际的碧色蔓延至天际,千姿百态的粉白荷花随着微风轻轻摇曳,放佛还有点点星光从莲叶花瓣下漫漫而起,真是难得一见的盛景。

    一个无知的僧人惊叹了一句:“这些荷花明明今晨还是花苞,今夜竟然都开了!”

    北温宁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紧紧地攥着手中之物,视线一刻也未从西陵笙与百里溪叠的方向移开。

    西陵笙飞快地爬上池子,试图着向北温宁解释什么:“温宁,百里与哀家……”

    “住口!”北温宁自嘲地笑笑,“你便是这样帮本公主的?”

    北温宁的样子明显是深深地信了那传闻,西陵笙此刻万分地后悔,明知这些古代人最是信命,早知道会这样就不告诉她了!

    北温宁再看向百里溪叠时,双眼已是红了一圈,张了张口只是无言,忽地一拂袖决绝地转身离去。

    百里溪叠本想叫住她,却只是伸出了手亦是没有出口。

    北言欢先是愣了几秒,反应过来又率先朝西陵笙施礼:“儿臣参见母后!”

    这众人一看他们的君王都施礼了,也都纷纷地跪下去不再敢看西陵笙,齐呼:“参见太后娘娘。”

    西陵笙抱着双臂环在胸前,也不知应不应该叫他们平身。

    北言欢也示意身边的人快去拿件衣服来替西陵笙穿上。

    此刻西陵笙心烦神乱,刚跟北温宁和好,却又被西陵月摆了一道,都怪她自己太轻敌!

    这时,北离澈快步地走来,将一件外衣裹在她身上,低头看她时脸上没有任何神情变化。

    西陵笙抬头,刚想点什么,却又被那深沉黯黑的眸子将话堵了回去。

    接着北离澈将她抱起,也不顾一众还跪着的臣子,跨步离去。

    待两人消失在黑暗中,北言欢才松了一口气,回身朝一众臣子道:“众爱卿平身吧。”

    ***

    一路上两人都沉默无言,一直到了客房中,西陵笙终于是忍不住地开了口:“北离澈,我好像把北温宁跟百里二傻子的事搞砸了……”

    北离澈没有理会,将她放到榻上后,又出去吩咐了些什么,又才转身回到房中,倒了一杯茶递给她。

    西陵笙接过那热茶放到一边,又抓住他的衣角阻止了他的脚步。

    这时门外响起敲门声,北离澈低眸看了一眼她的手,西陵笙又讪讪地放开。

    “进来。”

    得了北离澈的允许,几个太监宫女提着热水端着熏香等物进来,忙忙碌碌地准备好洗澡水和衣服又退了出去。

    西陵笙立马又抓上他的手臂,拧着眉道:“北离澈,你倒是理我一下呀!”

    北离澈这才将视线落到她脸上,薄唇轻启:“脱掉。”

    这家伙不会是想现在……

    西陵笙抓着衣服领口,略有些生气地:“现在不是想那些事情的时候好吗?今晚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都不点什么吗!”

    北离澈将唇抿成一条没有温度的线,西陵笙心知继续僵持的后果仍旧是一样的,不如在他生气之前自觉一些。

    于是她一边磨蹭地解着衣服带子一边鼓囊着嘴:“这夏天到了,荷花开一开不也正常嘛,也不知道他们在大惊怪什么……还有那西陵月真是好生歹毒,看我跟北温宁关系好便来破坏我们的关系,啧啧啧,即便是她破坏了,不过几日的哄好,这手段真是再幼稚不过了!”

    北离澈见她半天也没解开带子,便伸手接替了她,指尖相碰,冰凉得舒适。

    “你……”西陵笙任由他解着,呆滞在原地默了尾音。

    北离澈熟练地挑开那些繁杂的系带,将她的外衣脱下,然后轻松地将她抱起,放入了澡桶之中。

    西陵笙微微惊讶,指着他:“我还以为你要……”

    她以为他要做那羞耻之事,却不想只是让她沐浴更衣。

    北离澈一手抓起她肩后铺散的头发,轻轻地在水中揉着,指骨划过光滑的背脊时,酥酥麻麻犹如电击。

    “痒……”西陵笙轻吟一声,羞得她自己都不好意思地埋下头去。

    北离澈的手看起来虽是很漂亮,但贴上肌肤时又有茧疤的粗糙感,却也并没觉得扎人的疼。

    就在西陵笙快要陷进这舒适之中时,感受到一只那冰凉的手慢慢地抚上自己的玉颈,手中力道微微加重,她便一下子惊醒过来。span style=display:noneazoevmyunqlzp1x+ouktbcq+rgqdj2hdt89zndxwaxsz/icmfkrfuke7bwbafiqtyqsogs+ja==/span

    北离澈那玉石击打的声音幽幽地游走在耳畔:“本王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