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绝世娇宠小太后 第一百六十二章 主仆关系

时间:2018-05-07作者:阿姻

    ,精彩无弹窗免费!

    虽然西陵笙已经夜潜过好几次摄政王府,但是去得最多的还是北离澈的书房。而上一次淮生带她进入的那条密道,便是在书房。

    西陵笙轻车熟路地摸进了书房,按照记忆打开了密道入口然后又消失在挂画之后。

    西陵笙记得这密道的中间是有一间巨大的密室,而若是一直往前走,便能通到城外。上次她就注意到那密室左右两边还有别的密道,只是上次意不在此,便没有问。

    而这一次,西陵笙到了中间的密室后,便先走进了左边的密道。那密道的不长,尽头连接着另一间巨大的密室,里面的布置就像是一间兵器房似地,大大小小整齐罗列了各式各样的兵器。

    而密室里还有几个小房间,每个房间里面的布置又不一样,除了一间用来休息的以外,其余的都像是专门用来训练的场地。

    而最让西陵笙觉得奇怪的,便是那间用来休息的房间,里面竟然有一张梳妆台。

    北离澈一个大男人会用这种东西吗?

    西陵笙仔细地搜寻完左边的密室后并没有太多的发现,于是她打算去右边看看。

    但当她重新回到中间的密室时,隐隐约约地似乎能听见右边的密道里传出什么奇怪的声音,像是铁链的碰撞声,回荡在这空旷的密室中,听起来有些令人毛骨悚然。

    西陵笙犹豫了片刻,照理说像这样一个地方,北离澈应该会设计机关的。但是一直到现在,她都是极其顺利。

    难道这右边才藏着什么真正的秘密,而这些奇怪的声音便是有什么机关在运转?

    西陵笙警惕地走进那右边的密道,一路都小心翼翼的,但直到视野又重新开阔起来,依旧是没有任何威胁的气息。

    但那右边密室中的情景,却让西陵笙大吃一惊。

    这间密室分明就是一间专用来囚人的地牢嘛!

    而且这地牢中间的囚人架上那人,正直勾勾地盯着她的那人……竟是婉柔?

    婉柔见到她并不惊讶,只是冷冷道:“你亲自来又想问些什么?该说的我都说了,我只是五年前在临都见过他,你们找不到那是你们的事,但答应给我的解药,你的主人不会这么不守信用吧?”

    看到婉柔的那一刻,西陵笙的确是感到惊讶,本以为在琅山抓到她时,北离澈就会将她处理了,但没想到北离澈还留着她。

    而婉柔现在所说的话,透露着太多的信息,西陵笙简直惊讶至极。

    难怪北离澈会突然去临都,就是因为要去找婉柔口中所说的这个“他”吗?但是这个“他”又是指谁?霍霓裳吗?

    还有她的主人?难道是指北离澈?

    西陵笙定了定心神,道:“主人自是守信之人,但你,我们怎么知道你给我们的消息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婉柔轻蔑地大笑起来:“你们若是怕被我欺骗,又何必要留着我?直接杀了我不是很好?”

    西陵笙抽出藏在腰间的匕首指着她,挑眉轻笑:“可若是杀了你,那我们想知道不就没有了?”婉柔的神情一瞬间地凝滞,她狠狠道:“我师傅的踪迹向来诡异,五年前在临都霍家曾有缘结了几日的师徒情分,但后来他派我到北城来找你们的时候,我也再没有见过他了!我所说的句句属实,就算是你

    们再问一千遍我也还是这么说!何况你们都已经给我服下了万毒丹,我说假的又对我自己有什么好处呢?”

    若是婉柔的师傅是霍家之人,那么她也不可能再没见过他,所以婉柔的师傅一定不是霍霓裳。而且她说她的师傅行踪诡异,难道……

    西陵笙继续笑着,又假装恼怒地说:“朝弦那个王八蛋,真是让我们一阵好找!”

    婉柔果然露出不屑的神情:“我师傅擅易容,行若雾,还以为堂堂摄政王有多大能耐,看来还是找不到我师傅!”

    果然是朝弦!西陵笙暗叹,所以之前带走霍霓裳的那个诡异的声音也应该是他了!

    北离澈去临都是要找这个叫做“朝弦”的人,那霍霓裳又是怎么回事?

    “五年前,朝弦派你到北城来找我们做什么?”西陵笙又诱骗地问。

    “不是说过我不知道吗!我师傅只让我来找你们,然后想办法留在摄政王身边,但五年前我易容成你的模样去找他时,被他一早识破,当时他若不是要救你而无暇顾及我,我五年前就落在他手中了……”

    婉柔说着又犹豫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瞪向西陵笙,“……你不是西陵笙!你到底是谁?怎么会进来这里?”

    西陵笙见被识破,也不再跟她废话:“五年前,西陵笙与北离澈是什么关系?”

    锋利的匕首抵在婉柔的脖间,婉柔却冷冷道:“呵,这你该去问北离澈。”

    “哦?”西陵笙道,“可我就想听你说,你若是不说也没关系,那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

    婉柔闭上眼睛道:“你杀了我吧。”西陵笙看了她一会,将匕首收回,无所谓道:“没关系,他们主仆二人与我无关。只是我听说那万毒丹由一万种毒药制成,但却不会置人于死地,而是每隔四五个时辰便会发作一次,而每一次发作都如千万

    根针扎般疼痛,且时而寒冷时而燥热,若是没有解药的压制,简直生不如死!”

    婉柔听着已经开始不停地冒起冷汗,毕竟她这些日子来体验过无数次这样的感觉。

    “你到底是谁?你跟我说这个又如何?你不是北离澈的人,你又没有解药!”婉柔颤抖地喊道。

    西陵笙从怀中掏出一个白玉小瓶,笑道:“这人参冰心丸你不会不识吧。”

    婉柔瞧见,眼中瞬间燃起光芒,像是瞧见美食的饿兽,猛烈地挣扎了几番,却毫无作用。

    “给我!”

    当初西陵笙烧东西时并没有烧这人参冰心丸,只因为是白玉瓶,想着也不好烧,便留下了。“给你可以。”西陵笙说得极慢,“那你告诉我,你的主人是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