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绝世娇宠小太后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是省油的灯

时间:2018-05-07作者:阿姻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吕如诗定了定心神,恭敬地施礼:“参见太后娘娘。”

    北元翊走到西陵笙面前,笑容间尽是暖意:“阿笙,它明明是只灰色的兔子,你怎给它取了小白这个名儿?”

    西陵笙抚着兔子毛,挑起一丝笑意:“我问过它了,它说它不喜欢小灰这名儿。”

    北元翊“噗嗤”一声笑了,说话的却是吕如诗。

    “这灰兔子还会说话?”吕如诗显然是一副不相信的神情。

    西陵笙也不作解释,瞧着她问:“你怎么来了?”

    吕如诗也不拐弯抹角:“我猜那李晓枝现在一定还没招供吧!若是太后娘娘需要我帮忙,我大可以帮你审问她。”

    “你会帮我们?”寻双意外地开了口,又提醒着说,“娘娘,她可是吕府中人,切勿听信于她!”

    吕如诗瞄了一眼寻双,语气略有些轻蔑:“我虽是吕府中人,但扪心自问也比那些口蜜腹剑之人的心思要干净许多。”

    “你说谁口蜜腹剑?”寻双恼怒地指着她道。

    吕如诗却是没再看她,不屑道:“我又没说你,是你自己对号入座。”

    寻双气得发抖,刚要说话就被西陵笙拦下。

    西陵笙道:“好了,寻双。吕如诗便是这般性子,你就别跟她一个小姑娘计较上了。”

    北元翊在一旁打趣道:“吕府竟出了你这样一位千金,真是颇为难得。”

    “公子过奖,不过胡口乱言罢了。”吕如诗虽是自谦地说着,但脸上却是毫无自谦之意。

    西陵笙看着吕如诗落落大方,坦坦荡荡的样子,顿时心生一种她能够让李晓枝说出实话的感觉。

    于是西陵笙吩咐道:“寻双,你去拿些茶点过来招待吕小姐。”

    寻双虽是不情愿,但还是应了声去了。

    而吕如诗瞧着寻双离开后,才对西陵笙道:“太后娘娘,您的这位小宫女是一直都这么奇怪吗?”

    西陵笙看了一眼门口,又问:“你觉得寻双奇怪吗?”

    “是。”吕如诗点点头,“一看便不是盏省油的灯。”

    橘莘不禁好笑道:“吕小姐,您年纪这么小,怎么说出来的话这么地老沉啊!”

    西陵笙却若有所思起来,最近的寻双好像是与之前越来越有些不一样了……

    “既然吕小姐这般成熟稳重,那敢问吕小姐有何方法让那李晓枝招供呢?”

    北元翊的话将西陵笙的思绪拉了回来,只见吕如诗飞快地瞥了一眼北元翊,又镇定自若地看向她:“太后娘娘若是信我,只管让我去见那李晓枝便是了。我保证最多三日,她便能统统都招了。”

    西陵笙看了一眼北元翊,北元翊示意地颔首。

    西陵笙便道:“好,那哀家便给你三天的时间。你想要何时去见她?”

    吕如诗道:“明日一早。”

    北元翊微微一笑:“那明日我带你去。”

    吕如诗不经意地咬了下唇,也没看北元翊,只是有礼道:“那便有劳公子了。”

    随之西陵笙便吩咐人带吕如诗下去休息了。

    橘莘在一旁感叹道:“这吕小姐真有此本事?”

    北元翊与西陵笙眼神交汇,笑着说:“试了便知。”

    西陵笙亦是点头,虽然不知道吕如诗是否真的有这本事,但有北元翊看着她,应该也不会出什么事。

    第二日一早,北元翊便带着吕如诗去见李晓枝了。

    而没过多久,淮生就出现在了延和殿。

    橘莘一剑横在身前,挡着他不让他进来,拧眉看着他道:“你来干什么?”

    淮生好声好气地说:“橘莘,你还生我气?”

    橘莘冷冷道:“我的事与你无关!你若再不离开,休怪我剑下无情。”

    “别,橘莘!”淮生着急地向里面看了一眼,伸手挡着剑。

    西陵笙不知何时到了两人身后,看清情况后便道:“橘莘,让他进来。”

    橘莘犹豫了一下,还是收回了剑。

    淮生讨好地看了她一眼,走进殿中恭敬地朝西陵笙道:“参见太后娘娘!”

    脑海中一闪而过昨日的情形,淮生此刻来,莫不是北离澈出了什么事?

    西陵笙若无其事地问:“你来何事?”

    淮生犹豫了片刻,还是说:“娘娘,我家殿下吩咐要带走寻双,特让我前来与娘娘说一声。”

    淮生话音刚落,一柄寒剑便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殿下为何要带走寻双?”橘莘冷声问,“莫不是那姓霍的女子之意?她又想对我家娘娘做什么?”

    淮生小心地推着橘莘的剑,无奈道:“这是殿下的意思……橘莘,小心点,刀剑无眼啊……”

    西陵笙沉了声:“北离澈的意思?”

    淮生道:“殿下说,在王上遇刺一事中,寻双姑娘也在现场亦是脱不了关系。”

    橘莘眉心皱起,否定道:“不可能!寻双只是一个连武功也不会的女子,做任何事都小心翼翼的,敢问这样一个胆小柔弱的女子怎么会害王上?”

    淮生的语气充满无奈:“橘莘,消消气……不光是寻双,昨夜殿下已经派人将吕家公和四王爷都控制起来了。”

    虽是猜到北言欢中毒一事与吕家脱不了关系,但北文睿之前虽然与西陵月勾结要陷害她……

    不对,北文睿要陷害的不止是她,他之前还与徐淑妃勾结害了太子,还要刺杀北言欢,他真正的目的是要篡位!

    她竟然忘记了北文睿!

    西陵笙微敛了眸,旋即道:“去景阳宫。”

    ***

    就在昨夜,北文睿和吕家公在吕府达成共谋之时,吕府外突然被重重侍卫包围,百里溪叠骑马在前,说是奉了摄政王口谕,下令要将北文睿和吕家公都请到景阳宫中去。

    北文睿着实没想到北离澈会这么快就对他下手,照理说北言欢刚出了事,北离澈是不可能在第二天就查到了他头上的!

    难道是婉柔松了口,出卖了他?

    但北离澈这一击实在是出人所料,他连半分防备都没有。

    吕家公本是让北文睿从密道逃走,以免落下两人勾结的罪名。

    但北文睿刚走到藏有密道的书房门口,便从屋顶上跃下几人拦住了他的去路。当先一人手中举着摄政王府的令牌,朝着他客气道:“四王爷,殿下请您到景阳宫一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