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绝世娇宠小太后 第一百七十九章 将计就计

时间:2018-05-07作者:阿姻

    ,精彩无弹窗免费!

    西陵笙仍是一副懒懒散散的模样,笑道:“霍霓裳你激动什么?哀家可有说这些东西是从你房间搜出来的么?”

    因为事情没有按照计划所发展,霍霓裳一时自乱了阵脚,此刻被西陵笙打压,只能噤了声继续装作可怜委屈的模样。

    西陵笙移视线在北离澈身上,客气地笑着:“摄政王殿下,可看明白了?”

    北离澈毫不避讳地对上她的视线,淡淡地“嗯”了一声,旋即又看向一旁暗自得意的吕含烟。

    “你见过这些信?”

    吕含烟没注意到北离澈说的“这些”,只是太迫切地想要搞垮西陵笙,连忙点头道:“回殿下,自然是见过!”

    北离澈将信交给一旁的淮生,不带感情道:“将吕含烟打入天牢。”

    吕含烟震惊地瞪大眼睛,慌张道:“殿下,我犯了何罪啊?”

    淮生举着那些信道:“吕家与北文睿勾结谋反,物证在此还想抵赖?”

    “什么?”

    吕含烟不敢相信地看着那些信,明明都是她伪造来陷害西陵笙的,怎么就变成了他们吕家勾结之罪的证据了?

    然而当吕含烟定睛看时,竟然发现那封带有四王爷府印章的信后还夹了好几封信,而每封信的封章都是他们吕府的印章刻样!

    “不可能!”吕含烟一下子变得面色惨白,大呼道,“殿下,冤枉啊!这些书信都是伪造的!是她西陵笙故意要陷害我们吕府的!”

    西陵笙轻“啧”了一声,慢悠悠道:“吕含烟,你犯了大罪还妄想污蔑哀家,这可是罪上加罪哦!”

    “什么罪上加罪!分明是你陷害我们吕家!”吕含烟说着又将淮生手中的一封信抢到手中,飞快地看了一遍后又嘲讽地笑了起来:“西陵笙,你没想到吧,这些信的笔迹分明就是你书房里的那些!殿下,这些信本来应该在西陵笙的书房,但她现在却反

    将用这些信来污蔑我们吕家!一定是她找人盗了我吕家的印章,故意而伪造成我吕家的书信样式要陷害我们吕家!”

    空旷的大殿上还回响着吕含烟的声音,而在场的所有人都用怪异的眼光看着她,连霍霓裳都露出鄙夷的目光。

    吕含烟愣了愣,心中不断地想着,西陵笙想要反陷害她,这怎么可能发生!她怎么可能让西陵笙奸计得逞!

    而西陵笙仅是不慌不忙地嗑了一口瓜子,轻飘飘地问了一句:“吕含烟,你怎么就敢笃定这些书信是在哀家的书房?还是说,分明就是你将这些书信放到哀家书房的?”

    西陵笙说最后一句话时突然加重了语气,像是一把重锤狠狠地砸在了吕含烟的身上,让她就此无力生还。

    西陵笙冷了神色,又看向北离澈道:“这书信里提到要拉拢霍霓裳一事,也不知你身边那位霍美人是否已经被拉拢,甚至参与了什么事情。”

    霍霓裳一副蒙受了冤屈的样子,道:“殿下,霓裳是什么样的人,您心里还不清楚吗?只是她吕含烟想要拉拢我,但是我根本不会受她的拉拢!这您是知道的呀!我是绝对不会背叛您的殿下!”

    吕含烟没想到霍霓裳为了自保立刻变得翻脸不认人了起来,于是恶狠狠地瞪着她道:“霍霓裳,你休要血口喷人!这计谋明明是你想出来的,我只是替你办事而已!”

    霍霓裳顿时落下两滴眼泪,蓝夜上前就给了吕含烟一巴掌,亦狠狠道:“吕含烟,你再敢污蔑姑娘,想要挑拨姑娘和殿下间的感情,我蓝夜第一个饶不了你!”

    吕含烟挨了一巴掌,顿时像是失了心智一般,疯了一样地要上前去打霍霓裳。

    她本是想救西陵月,本是想救吕家,而且还受了霍霓裳那么大的侮辱,而现在她的阴谋败露,霍霓裳还想抽身?这绝对不行!

    “霍霓裳,你这个贱人!是你跟西陵笙串通好了要陷害我们吕家吧!还故意做这么大的局让我上钩?你这个贱人,我死了也要拉你陪葬!”

    “放肆!”

    顷刻间,一把铁剑贯穿了吕含烟的身体,吕含烟没想到蓝夜真的敢当着北离澈的面动手,双眼猩红地瞪着霍霓裳,口中喷出一口鲜血来。

    霍霓裳一副小鹿受惊的样子往北离澈怀中一钻,哭着道:“殿下,你要相信霓裳……霓裳怎会和这种心肠歹毒的妇人一样!”

    而西陵笙只是冷冷地看着殿上发生的一切,看着那个如玉般沉静的男子,看不透他心中到底是在想什么。

    而北离澈果然也没追究霍霓裳的事情,只是吩咐人将吕含烟的尸体清理了出去,顺便口谕了对吕家的处罚。

    而霍霓裳也由蓝夜护送着回了景阳宫。

    待大殿上的人都退下后,北离澈又才转身面对着西陵笙,眼中是深深的雾霾。

    “摄政王殿下,既然此事已结,为何还不离去?”西陵笙毫无所谓地看着他。

    北离澈不悦地蹙了眉:“本王说过,不要招惹她。”

    西陵笙知道他说的是霍霓裳,但她早已不是那个还会深夜潜入他屋中,去对他说“不要娶别的女子”的那个西陵笙了。

    现在他即便是当着她的面与霍霓裳恩爱,她那颗早就死了的心也不会有感觉了。

    “哦?可霍霓裳偏要来招惹哀家,哀家也是很头疼呢。”西陵笙挑眉,仍是笑着,“不如摄政王殿下好好地管教她一番,若是舍不得让哀家帮忙也好。这样也避免了日后她再犯时,哀家会忍不住将她杀之。”

    北离澈将薄唇抿起,像是一条没有温度的线,片刻后他转身离开。

    西陵笙默默地看着那个背影消失在殿门口,虽然这一次不能将霍霓裳定罪,但是她却一点也不着急。

    这一次她本来的目的也只是顺着吕含烟的计谋将计就计,从而让吕含烟和吕府就此没落,无力还击。

    现在,她明显是做到了。

    而接下来,便是北文睿。

    至于霍霓裳……西陵笙微微勾唇,来日方长不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