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绝世娇宠小太后 第一百九十九章 可以亲回来啊!

时间:2018-05-07作者:阿姻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池冬水渐渐地升起雾气,是因为池水突然变暖的缘故,那些枯败的荷叶再一次地复苏生长,盛开出一朵一朵清雅的荷花来。

    当西陵笙重新睁开眼睛时,体内那股躁动的力量被融合,身子也变得轻盈如水,正缓缓地往上浮去。

    她微微一仰头,便能清晰地看见那坐在船头的身影。

    一个念头在脑中闪过,西陵笙调皮地勾了唇,随之冒出水面。

    凤沉央似在运功调息,闻见她出水的声音,便道:“小白,你可以学着控制驭火的范围。”

    西陵笙却并未回应,只是静静地等待着眼前人睁开眼,然后再趁着他不注意将他拉入水里。

    果然凤沉央见无人回应便缓缓地睁开了眼,西陵笙看准机会,一只手拽上他的胳膊,猛地将他往水中一拉。

    凤沉央的身子顿了顿,随之便被她很轻易地带入了水中,溅起无数的水花。

    “哈哈哈!”

    银铃般的笑声响起,当凤沉央重新从水中冒出头时,浑身已经湿透。

    “小白。”凤沉央神色沉沉地看着她。

    西陵笙伸手抱了抱拳,奸计得逞地笑着:“凤主大人,来而不往非礼也。”

    之前他趁她没有防备将她拉下了水,那她也还他一次咯!

    但凤沉央那沉沉的神色中突然闪过一丝戏谑:“哦?”

    紧接着一封湿透了的信纸被他不紧不慢地拿了出来,西陵笙顿时笑不出来了。

    光想着戏弄他了,她竟然将信的事情忘了!

    凤沉央表现出一副很无奈的神情,但又带着一丝玩味:“小白,你若不想让我替你送信了,说一句便是。这又是何必呢?”

    西陵笙想着先前拉他入水时,他似乎也出现过这样的表情……

    这家伙是故意的!

    “老狐狸!”西陵笙鼓了鼓腮帮子,嘀咕了一句。

    凤沉央微微挑眸,朝着她近了一步,道:“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西陵笙自是转头要告诉他“没什么”,但话还没说出口,就被一个吻堵了回去。

    干脆利落地攻势,西陵笙有些措手不及。刚摸索到一点反击的门路,凤沉央便又离开了她。

    “你!”西陵笙又羞又恼地瞪他,用手挡着唇。

    凤沉央倒是又凑近一些,笑道:“来而不往非礼也。”

    意思是他亲了她一口,她可以亲回来啊!

    西陵笙瞧着那无赖的模样,听着那无赖的言语,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我走了!”

    打不过,亲不过,她走还不行吗!

    “小白,这便要逃了?”

    西陵笙才不管他,翻身上了船,她甚至都能想象身后那男子似笑非笑的样子!

    “日后你服下了毒药时,便可不需再服用解药。”

    西陵笙微微一愣,这才回了头:“什么?”

    几颗水珠顺着凤沉央的轮廓滑落下来,停留在他微微勾起的嘴角处。

    “你这心法的修习亦能改变你百毒不侵的异术。如果我没猜错,以前的你中了毒虽不会死,但仍是会陷入沉睡,直到服下解药才会再醒过来,是么?”

    西陵笙一瞬间的恍惚,眼前这个人为什么会知道她是百毒不侵体质一事?

    这件事除了远在北国的那个冰山般的男子和她,便再没有第三个人知晓。

    那眼前的这个人……

    不知为何,西陵笙有一丝想哭的冲动,连说话也变得不利索:“你……你到底是谁?你……你为何会知道我体质的特殊?”

    凤沉央似乎是没注意到她的神情变化,语气仍是平常道:“小白,这很难猜到吗?薛不悔每日找你试毒,你若不是身怀百毒不侵的异术,怎还能完好地站在我面前?”

    西陵笙那涌动在胸腔中的情绪突然似被淋了一盆凉水,瞬间熄灭了下去。

    她到底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这个人怎么可能会是北离澈?

    两个人的容貌不一样,声音不一样,连性子也不一样!

    即便是偶尔有几分相似之处,那大概也是她自己的错觉吧!

    她还是没能忘记那个男子,那个男子到底有什么好?

    “小白,你脸色很差。”

    西陵笙回过神来,凤沉央不知何时也已经上了船,微微蹙着眉看着她。

    “我……没什么。”

    西陵笙不想被他看破心思,连忙转移了话题:“对了,我听花大娘和琴姑说,只有离国的人才会身怀异术,可我并不是离国中人,为何也会有这些异术?”

    凤沉央反问:“小白,你确定你便是北国人?”

    “我……”西陵笙犹豫了片刻,毕竟她也是穿越过来的,关于以前的西陵笙的事情,她并不是太了解。

    但西陵笙想了想还是说:“我自小便在北国,怎会不是北国人?”

    以前的西陵笙是西陵府的大小姐,是北元翊喜欢的人,也是北离澈自小便带在身边的人,应该不会错的。

    凤沉央便不再反驳她,只是道:“小白,你是哪国人又有什么关系?关键是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这个问题,怕是她自己也不知道,若是以前她还能毫不犹豫地回答,她想成为这世上最有权有钱的人。

    而后来她成为了北国的太后,既有钱也有权,但好似过得也并不快活。

    “这好像跟你没什么关系吧!”西陵笙略有些烦躁地说了一说,撇开视线望向远处。

    凤沉央也不介意,只是将一件干净的披风丢给她,道:“穿上。”

    西陵笙从头上扯下盖住了视线的披风,只见凤沉央已经立于船头,而小船正慢慢地往回划去。

    披风上是凤沉央身上一贯的檀香味,西陵笙突然有些后悔将自己的不开心发泄到他的身上。

    西陵笙本想要跟他说对不起,但又觉得那样显得太矫情。毕竟她说的也没有错,凤沉央既然不介意,那她也没有必要将话题又扯回去。

    两人一并朝着卧房走去,两个人住的地方要经过同一条走廊,只是分别在走廊尽头的两端。

    凤沉央不介意她的面容,所以西陵笙一早便将湿漉漉的面纱摘了下来,待快要走到走廊尽头时,西陵笙将身上的披风解下想要还给凤沉央。

    可刚一回身还未来得及开口,只听得一声惊呼传来。“外……外庄女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