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绝世娇宠小太后 第二百零四章 预知之术

时间:2018-05-07作者:阿姻

    ,精彩无弹窗免费!

    西陵笙偏头看着那些瓜果子,样样都对她的胃口。

    心中微微一动,西陵笙问:“你一大早出门就是为了买这些?”

    凤沉央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像是默认了她的话。

    西陵笙迟迟没有动手,若凤沉央说这些东西时特意给她买的,她该如何是好?

    旋即西陵笙若无其事地拣了一颗枣放进嘴里,玩笑地说着:“你一个大男人还喜欢吃这些蜜饯小点?”

    凤沉央笑:“平日里喜欢备些。”

    “喜欢吃便喜欢,我又不会笑话你!”西陵笙说着又拣了一把在手心,慢慢地嗑了起来。

    凤沉央笑着没有反驳。

    先前略有些尴尬的气氛消散,西陵笙这才注意到这院子里的温度较其他地方来说要温暖一些,明明是冬季,却偏偏这一处暖若明春。

    西陵笙猜到是凤沉央用了异术,却猜不出他所怀的是哪一种。

    修长的手指在棋盘上落下一子,凤沉央道:“小白,你再走神,可要输了。”

    西陵笙凝视着那棋盘,有好几处都因为她的走神而胡乱地落了子,虽然她有好几种方法可以挽回残局,但她看不透凤沉央的棋局,走错一步她可就要输了。

    想着想着,体内又开始涌动起异样,紧接着眼前便又出现断断续续的片段。

    西陵笙知道那种被她称为“女人的第六感”又开始了,方才江浣雪的计谋也这样出现在她眼前过,虽是不完整的片段,但依稀都能猜出来。

    西陵笙看着那些片段里凤沉央即将要落子的地方,顿时恍然大悟,没想到凤沉央布的局这么缜密,无论她怎么落子,她都会输。

    “小白,既然有作弊的能力,便要及时运用。”

    凤沉央调笑地说着,将他上一处落了子的地方换成了西陵笙的子,果然全盘局势便完全不一样。

    虽然她还是被凤沉央压制,但依旧有生还的转机。只要她再多查探几次凤沉央将要落子的地方,便能摸清他的套路,再将其破解便可!

    果然想要作弊还是得趁早,若是别人还好,但面对凤沉央这样的高手就得从一开始就作弊!

    慢着……

    好像有哪里不对……

    “你怎么知道?”

    西陵笙不禁惊讶出声,但转瞬她又觉得有些大惊小怪了,她没有修习凤沉央教她的法诀,所以她一动用异术便会被他察觉。

    “你这应该是预知之术。”凤沉央解释道,旋即又调侃起来,“看来你还不会用啊,小白。”

    “谁说我不会用的……”西陵笙声音细碎地嚼着。

    凤沉央站起身,看着她道:“你先修习我早上教你的法诀,辰时到我房中来找我。”

    西陵笙顿了顿,警惕地问:“为什么是你房中……”

    凤沉央勾起一个玩味的笑:“小白,你脑子里装的那些事情会不会发生,这取决于你。”

    被人一眼看透心思,西陵笙老脸一红,腾地地站起身,快速地越过他往往屋子里走去,还借口地留下一句:“我回屋修习法诀。”

    取决于她是什么鬼?凤沉央这个大色狼,她才不会主动把自己送上去呢!

    冬季的夜晚来得特别早,卯时还未过,夜幕便沉沉。

    西陵笙着一件烟云蝴蝶裙衫,外面裹了件翠纹织锦羽缎斗篷便出了门。她的院子离凤沉央的,不过一条走廊的距离。

    西陵笙特意提早了一些时间去找凤沉央,因为天色越晚,气氛越是暧昧。

    虽然两人住得近,但西陵笙却从未去过凤沉央的院子,而这是第一次去,而刚一走进去,便被院中的布景所震惊。

    凤沉央院中的格局与她院中的大相庭径,西陵笙的院中是种满了各种花,大概一年四季的品种都有,即便是冬季也有不断的阵阵梅花香。

    而凤沉央这等风雅的人,院子里栽的却是各种果树,连搭的架子也都是葡萄架子,哪像她院中的玫瑰花架!

    几棵橘子正散发着果子的清甜,翠绿的枝叶间含羞带臊地藏着许多金色的小橘子,即便是是夜色也笼罩不住它们诱人的香气。

    西陵笙瞧着便不由自主地吞了吞口水,凤沉央这家伙的院子里栽的,一年四季的水果都能吃到,都可以去摆个水果摊了!

    西陵笙在院子中转了一圈,还摘了几个橘子吃,味道酸甜适中,一看便是经过精心的栽培。

    凤沉央的屋子门是关着的,眼看着时候不早了,西陵笙收起玩乐的心思,走到门前欲唤屋中人的名字,但眼前几个片段闪现,她便噤了声僵硬在原地了。只见那些不完整的片段中,男子站在偌大的浴池前,轻解衣袍;而下一个片段又是热气升腾的朦胧中,男子那令人血脉喷张的肌肉上滚动着晶莹的水珠;随之又是凌乱的青丝被打湿,随意地贴在肌肤上,

    称得男子的樱色薄唇更加撩拨人心……

    “吱——”

    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打开,西陵笙一个哆嗦,随之眼前的片段都消失不见。

    凤沉央着一件单薄的袍子,衣领处松松垮垮地敞着,露出撩人的锁骨和部分白皙的皮肤,一头青丝随意地散落在肩后,精美的脸上是玩味的神情。

    “小白,你在看什么?”凤沉央问。

    西陵笙浑身僵直,脸颊发烫,她怎么可能告诉他,她在看即将要沐浴更衣的他!

    “我……我看了看你这院子,小伙子,种果子很有天赋嘛哈哈哈……”

    “哦?”凤沉央低低地吐出一个字,目光落在她脸上变得越来越灼热。

    西陵笙神色飘忽着,感觉两人间的气氛越来越不对劲,于是她转身就要往院子里走。

    但凤沉央哪会给她机会,抓住她的手腕往回一带,盈盈纤腰便被他的大掌握住。

    随之门“啪”地一声被关上,女子便被男子抵在了门后。

    西陵笙挣了挣,又羞又急道:“你不是说我脑子里想的那些会不会发生要取决于我吗?”凤沉央凑近了一些,额头与她相碰时,便弯了唇:“你若不想,为何要看?小白,看来你这预知之术不用我教,也能运用得很好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