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绝世娇宠小太后 第二百二十章 觊觎凤主

时间:2018-05-07作者:阿姻

    ,精彩无弹窗免费!

    说到一半,江浣雪突然便顿住,白姑娘明明要帮她,她却要将白姑娘的秘密告诉风姑娘,这样实在是对不起白姑娘!

    风初岚自是自然地追问:“白姑娘她怎么了?”

    江浣雪连忙摇摇头说:“白姑娘她没什么。风姑娘,我还得去药阁修习,我便先走了。”

    说罢江浣雪匆忙地转身离去。

    风初岚笑容收敛,像是在认真地思索着什么。

    江浣雪飞快地跑出了南院,一直到了西院门口才停下来喘气。

    好险,差一点她便要将白姑娘容貌被毁一事说出去了!

    江浣雪一边轻轻地拍着胸口,一边往药阁而去。她要比其他弟子去得晚一些,所以到了药阁的时候,薛不悔已经让弟子们自行配药了。

    也正是薛不悔不在的时候,弟子们便能肆无忌惮地说起别人的闲言碎语来。

    “你们听说了吗?昨天江师姐落水了!”

    “啊?好好地怎么会落水啊?江师姐没事吧?”

    “江师姐倒是没事了,可你们知道她是在哪里落水的吗?”

    “哪里?”

    “东院外那小池塘!”

    “啊!她为什么会在那儿啊!”

    “听说是为了偷窥凤主,翻墙进入东院的时候不小心落水的!”

    “什么?不是说江师姐和陆师兄订了亲的吗?没想到江师姐也喜欢凤主!”

    “天底下哪个见了凤主的女子不喜欢?而且听说陆师兄知道了此事十分地生气,若不是依依师妹劝着,陆师兄恐怕是立刻便要与江师姐退婚了!”

    “啊?可我怎么听说陆师兄和江依依的关系一直不清不楚的啊?会不会是江师姐知道了二人的关系才想要跳进池塘自尽的啊?”

    “嘘!这种事情能胡说的吗?被江师姐和江依依知道了,你可得小心些!”一众弟子七嘴八舌地小声议论着,江浣雪站在门口浑身发抖,她才刚从昨夜的伤心难过之中走出来,将心思都转移到报复之上,可没想到这些流言蜚语又犹如一把利刃一下子戳进了她的心脏,让她有些不

    堪一击。

    “啪——”

    突然响起药杵被狠狠地砸进药臼的声音,一众女弟子立马便噤了声,回头看着那个愤愤的女子。

    “这里是薛神医的修习课,你们能不能别谈论那些无关的事情?”

    说话的人是南菱儿,极其不耐烦地看着那群散播谣言的女弟子。

    一女弟子愣了愣,又恢复嘲讽的模样,道:“南菱儿,薛神医又不在,我们几个姐妹之间说说话怎么了?你不爱听就滚出去啊!”

    南菱儿道:“为什么是我出去?明明是你们在这里说些难听的闲言碎语,你们才应该出去好吗?”

    “我们说的又不是你!江浣雪跟你有什么关系吗?”

    “她跟我没……”

    南菱儿的话还没说完只听一个弟子又酸溜溜地说:“哎呀,上次还看见南菱儿为了维护那位白姑娘和江师姐她们起冲突呢,现在又在这里维护江师姐,真是个不要脸的墙头草!”

    “你们说什么呢?我只是让你们别在这儿打扰其他弟子修习!”南菱儿气道。

    “我们说什么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明明做什么都不行,还要假装很用功的样子!不就是想让薛神医多看你两眼吗?可那又如何?废物始终是废物!啊——”

    “啪——”

    南菱儿愤愤地看着那女弟子,一只手顿在半空中,用为用力过猛还有些微微喘气的样子。

    那女弟子捂着脸回头看她,眼露凶狠道:“你敢打我!”

    南菱儿眼中的愤怒顿时消散而去,方才她气得急了,身体控制不住地便出了手。而现在看着一种女弟子惊讶的目光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我……我不是故意的……谁让你那么说我……”

    “你敢打我!”那女弟子亦是愤怒地要扑过来打南菱儿。

    而南菱儿被自己的行为惊呆了,愣在原地并没有躲开。

    就在众人以为南菱儿要被那女弟子狠狠地还上一巴掌时,一道身影忽地挡在南菱儿跟前,稳稳地挡下了那女弟子的手。

    “江……江师姐?”

    这下子刚刚所有说江浣雪闲话的女弟子都泄了气,皆不敢直视她。

    南菱儿没想到江浣雪会出手帮她,张了张口说不出话来。

    江浣雪冷冷地看了那群女弟子一眼,回头问南菱儿道:“你没事吧。”

    南菱儿一怔,旋即使劲地摇了摇头:“没事没事。”

    一女弟子赶紧上前问道:“江师姐,听说你昨日不慎落了水,今日可好些了?薛神医不是说你不用来修习了吗?”

    江浣雪目光凌厉,看向那女弟子时,吓得她立马闭上了嘴。

    江浣雪强忍着心中悲痛,扬声道:“日后你们再敢胡乱议论我的事情,我定不会饶了你们!”

    “表姐说得是呢!”江依依不知从哪儿突然走了出来,像是帮衬着江浣雪似地对那群女弟子道:“你们怎么能说污蔑我和陆师兄的关系呢?陆师兄可是表姐未来的夫婿,便也就是我的表姐夫,我与他啊,可一直都是清清楚楚的

    呢!”

    江浣雪瞪着江依依,她怎么还有脸说她和陆义山是清清楚楚的?

    江依依说着便转头看向江浣雪,又笑着问了一句:“你说是不是,表姐?从小我们三个可都是一起长大的,你是最了解我的,我绝不是那种抢别人未婚夫婿的人,对吗?”

    江浣雪顿时愣住,原来江依依要说的,是她插足了他们二人的那件事情!

    “我就知道不是你们说的那样!”一个女弟子站出来说,“江师姐,那你是为什么会落水呢?还是在东院外面的池塘,你快说出来让她们统统都闭嘴!”

    “我……”

    因为江依依的突然出现,江浣雪一时有些心烦意乱,面对这样的质问,她突然说不出话来。

    而江依依却在一旁说:“表姐在东院外落水的定是不小心的,你们便不要再混乱地猜测了!”

    “哦……”

    “原来江浣雪真是觊觎凤主啊……”

    “啧啧啧,难怪她说不出口,没想到她是这样的人!”“哎,陆师兄真可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