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绝世娇宠小太后 第二百二十六章 偿还不够

时间:2018-05-07作者:阿姻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就此江依依既没能得到凤沉央的青睐,亦失去了陆义山及陆家堡这座大靠山,日后若回到流剑山庄,她怕是也不能再有安生日子过了。

    江依依自大地以为西陵笙被她玩弄于股掌之间,可没想这一切本就是西陵笙给她下的套。

    江依依写给凤沉央的那封信,西陵笙当然是看了,不仅如此,她还模仿了江依依的笔迹给陆义山也写了一封信,邀陆义山也到池塘边一见。

    随后西陵笙又让江浣雪故意在池塘边等着江依依,等江依依到了便故意引诱她说出心里话,这样匆匆赶来赴约的陆义山自是能听见。

    而给江依依的那封回信,当然是她拿了凤沉央书房的信纸写的,为此她又赔上了一晚的睡觉时间给凤沉央……

    而凤沉央能到池塘边,当然也是西陵笙叫他来的,不过她并没有告诉凤沉央只是叫他来露个脸就可以回去了……

    但……

    这一切似乎都已经被凤沉央发现了!所以当两人当晚回到东院时,凤沉央便直接去了西陵笙房中。还不等她做出反抗便将她捞进了怀中,幽幽地瞧着她说:“小白,今晚帮你的,可不是动动嘴皮子或是借你一张纸这般地简单,仅是一夜安然之

    眠,恐怕是偿还不够。”

    西陵笙警惕地缩在凤沉央怀中,脸颊微微发烫,咬着下唇道:“你、你这是放高利贷!不过是请你到池塘边走一走……哪有你这么能剥削人的!”

    凤沉央却是轻笑:“若是春暖之际,我便便宜你这一回;可这寒冬腊月、夜深风冷的,这走一走怕是要伤寒数月,你岂不也得还我数月才是?”

    凤沉央的意思是,他出场这么一小会,她就得陪他睡上好几个月!

    去他大爷的!这出场费也忒高了吧!

    而且孤男寡女同床共枕数月,傻子才会相信不会发生点什么!

    西陵笙慌忙道:“你、你、你一个大男人这般柔弱的吗?不过被冷风吹一吹,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而且我还要回家呢,哪有数月来陪你!”

    说着西陵笙便噤了声,怔怔地不知看向何处。

    她的家在哪儿?北国吗?

    可西陵府根本就不是她的家,且北言欢仍是昏迷,北元翊喜欢的人被她夺走了身体,百里溪叠和北温宁因为她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而北离澈……

    而北离澈从来都只是在利用她而已。

    穿越之前,她没有家,而穿越之后,家也只是一种奢望。至始至终她都只是一个人。

    想到这里,西陵笙深吸了口气,将酸涩逼退,改口又说了一遍:“我……我还要回北国办些事情,没有数月……”

    “那便欠着。”

    西陵笙还未说完,便被凤沉央紧紧地抱住。

    凤沉央的下巴轻轻地靠在她的肩膀上,平稳地在她耳后呼吸着。

    “等你办完了事情,再回来还我。”凤沉央道。

    仿佛一股暖流,西陵笙僵硬的身子顿时松软下来,凤沉央的话听起来像是在讨债,却给了无处安身的她一个归处。

    至始至终她要的,不过是一个可归之处罢了。

    ***

    一夜之间,碧湖山庄中所有弟子都知道了,江依依妄图去东院勾引凤主却落了水,还被她的情人陆义山发现,就此断绝了关系。

    “诶诶诶,我说什么吧?她给江师姐下毒,还勾引了陆师兄并不是谣传吧!”

    “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女子?水性杨花就算了,还想染指我们的凤主?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诶诶诶别说了,她来了!”

    一众女弟子正围在一起窃窃私语,江依依路过时自是听到了她们所说的话,正皱起眉头看着她们。

    一个女弟子却直视着她,不屑道:“来了又怎么样?自己敢做还不让人说了?江依依就是一个抢别人男人还不自量力的贱人!”

    江依依一怔,即便是满腔愤怒也不敢发作。从前她有江浣雪撑腰,这些女弟子对她还算是客气,即便是与江浣雪闹翻了之后,还有陆义山帮衬着。

    可现在她失去了江浣雪的信任,还失去了陆义山,她的武功又不如别的弟子,根本不敢再狐假虎威,兴风作浪。

    “行了,琴姑的课要开始了,别在这儿了,看着这贱人都觉得晦气!”一众女弟子说着便离开了原地。

    江依依默默地挪步到一边,终于没有力气再支撑起身子,扶着一旁的墙壁慢慢地滑落下去。

    “我恨……我恨……”江依依一边哭着一边喃喃着。

    突然一双白色的鞋子出现在眼前,正在痛哭的江依依不禁一愣,随之抬起头来,一张温柔如春风的笑脸便映入眼帘。

    “风……风姑娘……”

    风初岚朝她伸出手,关切地问:“依依,何事这般伤心?”

    ***

    陆义山很快便收到陆老堡主的家书,家书中将他狠狠地骂了一顿,说是江老庄主收到江浣雪的信,知道了他和江依依的私情,且流剑山庄还将聘礼都退了回去,并且要与陆家退婚!

    陆义山自然是明白,假如陆家堡失去了流剑山庄的支持,在江湖上的声名定会不如从前风光了。

    所以陆义山便摆出一副潜心悔过的模样,日日想要讨好江浣雪。但江浣雪或是冷漠拒绝,或是严厉警告。

    只因为西陵笙告诉江浣雪需得写信给江老庄主之时,江浣雪便已对陆义山死了心,不会再留任何情面,至此他们陆家如何,也与她没有关系了!

    而江家很快也派人来要将江依依带回去,花大娘给江依依服下了归心丸,她便会忘记碧湖山庄里的人与事,留存在记忆里的,只有一些模糊的情景。

    虽然不记得过程,看不清一些人的样子,但她给江浣雪下毒被揭穿,与陆义山的私情被发现,想要勾引碧湖山庄的凤主不成,反倒连陆义山也失去,每一件都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足已让她痛苦一生。

    江依依离庄的那日,告假回家多日的叶檀心突然回了碧湖山庄,而紧接着凤沉央便去了南院。与叶檀心同一日入庄的,似乎还有一位重要的客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