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绝世娇宠小太后 第二百二十八章 无可救药地喜欢他

时间:2018-05-07作者:阿姻

    ,精彩无弹窗免费!

    凤沉央不知何时到了琴苑门口,看着薛不悔淡淡地开口问:“何事这么急?”

    薛不悔嘿嘿一笑:“凤主,听说白姑娘在厨房给你准备惊喜!老薛我好奇,便想过去看看。”

    凤沉央那双平静无波的眸子微微一动,却是没有说话。

    而花大娘突然想起西陵笙的嘱咐,赶紧用手臂扣住薛不悔的脖子,捂着他的嘴朝凤沉央“哈哈”一笑说:“老薛他做梦呢!说的什么我都听不懂……”

    薛不悔的力气自是比不过花大娘,只能跟只小狗似地在花大娘壮实的手臂间挣扎,同时口中还“呜呜呜”地叫唤着。

    花大娘又岔开话题地问:“凤主,你到琴苑来是……”

    凤沉央这才开了口,语气柔和,不似平日里的淡然:“自是找琴姑商议‘夺凰大会’一事。”

    花大娘赶忙笑着说:“那我和老薛便先告退了……”

    “不用,你们也来。”说罢凤沉央便走进了琴苑。

    花大娘略有些泄气地松开了手,薛不悔立马蹦到地上,叉着腰指着花大娘愤愤道:“老花,你竟然这么对我!”

    而花大娘无奈地垂着头,说:“哎,我不小心将白姑娘的事情说漏嘴了……这可如何是好啊……”

    薛不悔便凑近一个脑袋:“你说漏啥了?”

    花大娘“呸”了他一口:“都怪你!”然后也进了琴苑。

    而薛不悔摸了摸脸上的口水,气得小辫子都竖了起来,一边追着花大娘一边莫名其妙地问:“老花,你怎么怪我呢?我怎么了?啊?老花,你别跑啊,你说啊,说啊!”

    此刻在厨房,西陵笙将手中的火熄灭,看着眼前烤得恰到好处的蛋糕不禁扬起嘴角。

    自从她越来越好地掌控驭火之术后,她发现这门异术不仅能用来吓唬人,还能烤花果干,烤红薯,烤蛋糕……

    因为古代的材料有限,所以西陵笙便用鸡蛋和蜂蜜做了一个较简单的蜂蜜蛋糕,再用橘子瓣摆上一个小太阳的笑脸模样作为装饰,就当做是送给凤沉央的谢礼了!

    哼哼,凤沉央绝对没吃过这等好东西!

    西陵笙嘚瑟着,顺便地还烤了些小饼干留给花大娘和薛不悔他们吃。

    待收拾好厨房,西陵笙便带着蛋糕往东院而去。

    算了算时间,凤沉央也该回来了,这时候的他应该去浴池了,那她便到卧房等他好了。

    为了给凤沉央制造惊喜,西陵笙熄灭了卧房中的灯,然后躲在里屋等凤沉央回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等到快要睡着的西陵笙终于听到屋外的动静,于是揉了揉眼睛,打算用驭火之术重新点燃蜡烛,再吓他一跳。

    然而屋外的脚步却停在了屋前,迟迟没有推门而入。

    西陵笙顿时警惕起来,来人应该不是凤沉央!

    西陵笙身形轻灵地从窗户越了出去,从屋后的房顶绕到前面,小心翼翼地探着头往下观望。

    只见凤沉央屋前站着的人,正是那位气质淡雅的风初岚姑娘。

    风初岚似乎是刚刚沐浴更衣完,散落的发尾还有些湿漉漉的。她踌躇在屋前,模样显得有些后悔,好一会又才开了口,像是在对屋内的人道歉。

    “凤主,方才是我太莽撞,不该擅入东院内的浴池。虽然凤主不与我计较,但初岚想了想还是特来请求凤主责罚!”

    西陵笙微微挑眉,这黑灯瞎火,还洗得香香的,说来请求责罚谁信啊!

    不过听风初岚这话说的,难道是凤沉央在沐浴之时被这小妮子看光了去?

    风初岚将手攥得紧紧,回忆起方才在浴池里的情形,她当然是故意去了东院的浴池,因为她知道每日这个时辰,凤沉央都会去。

    可想哪个男人在见到沐浴之时的美貌女子,会毫不心动了?

    所以风初岚便是想要赌这一把,既然凤沉央已经对一个与他亡妻眼睛相似的女子起了兴趣,便代表他很快会忘记他的亡妻。

    且江依依告诉她,那白姓女子被毁了容貌,她瞬间便变得狂喜,虽然依稀从江浣雪的口中猜到一些,但亲耳听到事实,比任何都要来的惊喜。

    一个容貌被毁的替代品,拿什么跟她相比?

    风初岚便是要赌凤沉央是否会对她心动,只要凤沉央纵容了她,那拿下凤沉央还不是指日可待?

    可令风初岚没想到的是,因为西陵笙的到来,令她忘记了最终的一点,凤沉央又岂是那些世俗男子所能相比的?

    所以当凤沉央出现在浴池,看到丝缕未着的她那一刻时,仅是深深地蹙起了眉。

    凤沉央冷冷地问她:“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一心想要撩起凤沉央,抱着双臂还故意往水中缩了缩身子,酥胸半隐半现,面上含羞地说起准备了许久的词儿:“凤主……我不小心落了水,便想借你这浴池用用……若是凤主不喜,我立刻便出去……”

    “不用。”凤沉央连看都没看她一眼,说完便消失在了浴池。

    仅是两个字,风初岚的心都凉得透彻了。

    虽然凤沉央没有赶走她,但她清晰地听出来,凤沉央对她的态度并不是纵容,而是厌恶。

    他厌恶她,所以连惩罚的关系也不想与她有分毫。

    风初岚深深地呼吸着,心中万分后悔,以前的凤沉央虽然对她不温柔,但也算客气,而现在,凤沉央怕是不想再见到她了!

    风初岚略有些哽咽地又开口道:“凤主,你不要故意躲着初岚好吗?是!我承认我从六年前见到你那一刻起,我便情不自禁地喜欢上了你……

    直到现在我还无可救药地喜欢你,我知道凤主的心里没有我的位置,但我的感情我自己也控制不了!

    我时常想着,你姓凤,我姓风,我们的姓氏这般地相似,我与你应当是有缘分的!虽然这缘分可能会来得很迟……但是,凤主,初岚什么也不求,只求你不要躲着初岚,不要赶初岚走……我知道你在屋中,你若是不肯出来见我,我便在此等到你出来为止!”
小说推荐